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冷心孤女:俘虏残王爷

更新时间:2019-03-31 09:39:23

冷心孤女:俘虏残王爷

冷心孤女:俘虏残王爷 琴九花钿 著

连载中 王采芪夜 都市游戏宫廷女强

主人公叫王采芪夜的书名叫《冷心孤女:俘虏残王爷》,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琴九花钿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性情冰冷顶级杀手,从八岁开始杀人,嗜杀二十年成就凶艳之名,任务中爆炸落涯而死,千年失控,灵魂交错。 再次醒来,她被凌虐致死,霸气回归,为了一个承诺大杀四方,报仇雪恨,杀人放火,绝不手软,搅弄后宅风...

精彩章节试读:

此言一出,何秀得逞的看着王采芪,得意咧嘴笑着,大夫人却不解气的瞪着王采芪,二老爷与二夫人则是一脸幸灾乐祸。

将所有人的目光收入眼底,对于大老爷所说的惩罚完全不放在眼里,倔强抬头朗声道:"大老爷这处罚是不是有失公允先不谈,大夫人没有将我当作王家的晚辈,我又何必尊她为主母?我三房的财产,被她霸占,我的两个丫头也被她派去洗衣服干杂活,甚至我住的地方,连个院墙都没有,只是一圈篱笆,还是曾经的花匠住的杂院,敢问大老爷,这样的人,如何让我尊敬?"

冷着脸控诉的王采芪,浑身透着如实质般的杀气,戾气十足,看向大夫人的眼神几乎要将大夫人的身体射穿,房间的温度顿时下降几度,如厉鬼降临。

她如今不是懦弱无能的王采芪了,她是叱咤风云,心狠手辣的黄芪,她既答应了帮原主了断,不管这王家有多少敌人,就算孤身一人,她也要兑现承诺。

这一瞬间,她就像是个活靶子一般,将所有人的愤怒都吸引到自己身上,就是为了看清,谁会最先对自己出手。

话音落,在场四人全都脸色铁青,大房与二房强占三房财产是整个王家谁都知道的事,但谁都不敢说出来,如今被王采芪揭破,仿佛心中的秘密被当众揭开,四人脸上皆是恼怒。

"砰!"的一声,大老爷震怒,站起身来,怒视王采芪。

"放肆!"

面对如此宦海沉浮多年,怒目间威严顿生的大老爷,王采芪不动声色一笑,轻声道:"怎么,说中大老爷的心事了?想要杀我?您别忘了,我今天才回王家,你们就要杀了我吗?"

"嚣张,太嚣张了,跟你爹简直一模一样!"二老爷眉毛倒竖,惊讶莫名的看着王采芪,愤怒道。

"嚣张?一个婢女欺辱主子,只罚洒扫三个月,而我一个主子不过是说几句重话便要跪三个时辰,真的嚣张啊,大老爷今日若不处死何秀,咱们就府尹衙门见!"王采芪冷着脸厉声道,满脸戾气,眸中坚决让人毫不怀疑她说此话的决心。

"你想怎样?"大老爷铁青着脸,不管怎么说,家丑不可外扬,他现在确实不敢杀王采芪。

"处死!"王采芪声音冰冷。

何秀原本得意的笑容渐渐敛去,转为惊慌,她看着大夫人,满脸恳求。

"一个未出阁的小姐,心肠怎能如此歹毒!"大夫人怒视王采芪,而后看向大老爷道:"老爷,不如……"

她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王采芪截了去,"大小姐都敢亲手杀人了,岂不是更歹毒?"

"你……闭嘴!"大夫人脸色骤变,伸出手来就要打王采芪脸颊。

手腕被王采芪捉住,冷笑:"夫人这么气急败坏做什么,难道被我说中了?呵呵!"

"放肆,你竟然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大逆不道……"大夫人胸口起伏,脸色被气的绯红。

"正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夫人您如此动手动脚,不愧是有其母便有其子,难怪大小姐喜欢杀人!"王采芪毫无根据的推测,握着大夫人的手一甩,直接将大夫人甩回座位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逆女,大逆不道,我今日……我今日一定要替你父母教训你!来人,来人啊!"大夫人自知力量不是王采芪对手,大声叫人。

何秀见此,连忙上前抱着王采芪的腿,一幅护主的中心模样,王采芪直接抬脚,绣花鞋狠狠戳在她心窝上,痛得她满地打滚。

二夫人关心的为大夫人顺气,看向王采芪的目光,尽是崇拜与幸灾乐祸。

二老爷无措的左右看看,脸上表情精彩至极。

"都给我住口!"大老爷终于忍不住,眉毛竖起,结束这乱糟糟的场面。

何秀他是一定不会杀的,毕竟是大夫人娘家带来的人。

几经思量,大老爷没好脸色的看着王采芪,声音僵硬道:"何秀虽然犯错,但……罪不至死,不如这样,杖一百,如何?"

他虽是询问的语气,眼神却透着毋庸置疑的决然。

王采芪咬唇,不语,心中不由暗骂,自己竟然连个丫头都不如!哼,她说过要何秀死,何秀必须死!

"老爷,夫人,救救我夫人……"何秀面色惨白,不停磕头求饶。

大夫人不可置信的看着大老爷,仿佛不相信他会做出这种决定,但看到他脸上的坚决,大夫人识趣的闭嘴,随即朝何秀使了个眼色。

何秀声音止息,显然是有大夫人保护,无所畏惧。

既然现在杀不了何秀,让她吃点苦头也好,王采芪忙道:"那么现在就行刑吧,本姑娘等着看呢!"不等众人反映,王采芪直接大喝道:"来人,拉出去行刑!"

她的话,似乎无形中就有一种威严,原本就守在旁边的家丁听到声音,忙蜂拥而入,连抓带扯,直接将何秀给拖了出去,将之放在早就准备好的长板上,嗬嘿嗬嘿的打了起来。

何秀凄惨的叫声传来,王采芪玩味的笑了。

那几个打板子的家丁莫非跟何秀有仇?打的这么干脆利索。

挥了挥手,驱散耳旁传来的声音,王采芪转移话题:"大伯父请我过来,有什么要事吗?"她态度恭敬起来,毕竟大老爷帮她出了口气,她总要有回报吧。

见王采芪示好,大夫人冷哼,大老爷面色更难看,愤怒到僵硬道:"没事!"

热脸贴冷**?王采芪可不会做如此曲意逢迎的事,面色一冷,摆摆手转身,以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冷声道:"既然没事,侄女就先告辞了,哦!还有……秀禾和兰芝是我娘给我留的贴身丫鬟,又是我外婆家的人,你们无权管辖,我会将她们带在身边!"

她现在孤身一人,在王家没有任何人帮助可不行,既然来了中堂,她也该要回自己的两个贴身丫鬟。

在场之人纷纷一愣,这话题转变的如此快,根本没有人反应过来,无人反驳,看着她走出中堂。

一众家丁丫鬟,惊骇的看着从容淡然的王采芪,冷俏着一张脸,飘然离开,心中生出古怪的敬畏感,无人敢拦阻。

他们本想问罪的,想办法出气的,可是,王采芪她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嚣张,张狂,睥睨,恣意,能说会道又有理有据,以至于他们准备好的说辞,一个都没有说出来,此时才满脸错愕,面面相觑。

耳边是何秀一声弱过一声的惨叫,不到百杖她便已经没有多少气力,看来行刑的人,并没有偷懒耍滑,打的很是结实呢,不知她能不能顺利坚持到一百杖。

刚刚走出门,便看到阶下三人缓缓走来,为首一人是一身白衣,飘逸风华,神情傲然的白衣男子。

他身后跟着提着箱子的小童,身侧则是引路的管家王充,王充态度甚是恭敬,卑躬屈膝满脸讨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游戏小说
  3. 宫廷小说
  4. 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