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历史军事 > 海棠依旧笑春风

更新时间:2019-05-04 09:20:46

海棠依旧笑春风

海棠依旧笑春风 雪未央 著

已完结 风竹傲孟芯儿 职场对决暖婚空间情有独钟

主人公叫风竹傲孟芯儿的小说叫《海棠依旧笑春风》,是作者雪未央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虐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为你,而绾发。为你,而狂歌。爱上你,却是一个错。一步步走向层层帷幄深处的那张喜字。从此,我不在时从前那个人,我要诱惑你的心,颠狂一世……...

精彩章节试读:

但是,那双澄澈的眼睛却慢慢的在他的惊诧中缓缓阖上了……

——————————————————————————

梧桐别院里是突如其来的忙乱,就在午后晴好的阳光中,床上的女子惨白着一张脸安祥的睡去。

匆匆赶来的大夫大气也不敢出,他径直走到床前,就在欧阳永君刺目的眸光中战战兢兢的为着床上的女子把着脉搏,许久许久,大夫才沉重的放下了女子的手腕,“欧阳将军,请恕在下无能,在下真的救不了她,请另请高明吧。”大夫一边说一边已经大汗淋漓,吓得就要屁滚尿流了,他真怕欧阳永君一掌挥过来要了他的小命,欧阳将军的威名洛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这洛城想要不知道欧阳将军那是难上加难,因为,是他保住了洛城的安全,是他让楚国和吴国的军队闻风丧胆。

欧阳永君攥紧了拳头,那要杀了眼前大夫的念头一闪而过,不行,洛城的城池他虽然熟悉,可是这里的大夫他一个也不认识,而他还是想要让孟芯儿醒过来,是的,他只是想让她醒过来,不然,他们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她就落跑了,那他岂不是孤单无趣了吗?

“再举荐一个大夫,除非是她醒了,否则你别想离开将军府。”欧阳永君低吼着。

“将军,我想这洛城里也找不到可以救她的大夫了,除非去几十里地之外的药王谷请来寒书先生。”大夫胆战的说道。

“除了他就再无人有办法了吗?”欧阳永君一挑眉,几十里地呢,一去一回也要一天的行程,那么,孟芯儿岂不是要继续再昏迷个一整天了。

“没……没有了,小的不打逛语。”一着急他居然连出家人的口头禅也说出来了。

欧阳永君皱了皱眉,关于穆寒书他早有耳闻,他是魏国的名医,却也是魏国最古怪的大夫,他给人看病从不收诊费,一切全凭他口中所谓的缘份,他认为有缘的就是讨饭的乞丐他也会救,要是他认为无缘的就算是当今的皇上他也会置之不理。

欧阳永君瞟了一眼床上的孟芯儿,她只不过是被自己或者是被她的力气掐了颈项而暂时的背过气去罢了,可是她那一口气就是怎么也上来,不知道穆寒书会不会救治孟芯儿,但是眼下这绝对是唯一可行的最快的办法了。

再不迟疑,越晚人越难救,欧阳永君冲到床前,他抱起了孟芯儿转身就冲向梧桐别院的月亮门,他要去药王谷,他要去碰碰运气,这总好过在这将军府里等死。

女子散乱的青丝垂落,随着他的飞纵而飘扬,偶尔拂荡而起而拂到他的脸上,让他禁不住的想要记忆那份发中散淡的发香,她的眸眼紧紧的阖着,轻皱的眉上似乎是她数不尽的愁怨,原来,只有睡着了她才会泄露她的秘密,原来她并不如外表那般的云淡风清,原来,她也会怨她也会愁,所以才有了眉宇间的那抹淡淡忧伤。

她很忧伤,想到这一个字眼的时候,欧阳永君的心没来由的一颤,那忧伤,所为何来?竟会是与他有关吗?

一边飞行一边不自觉的想着这些有的没的,长长的回廊就要走到尽头了,转弯再一条石子路就到了大门口,他的速度快得惊人,也没有因为马上就要转弯而慢下来。

于是,就在身子一个旋转而要继续举步的时候,怀中的孟芯儿重重的撞上了一个人。

“你……”欧阳永君刚想要训斥眼前的女子,却不期然的对上了一双明亮的瞳眸。

梅晴一个踉跄后退,眼前男人抱着女人的冲力太强,强的让她根本禁不住这一撞,那止不住的冲力竟让她不由自主的坐倒在了地上,刺痛传来,她却始终一眼不眨的望着欧阳永君,眸子中是一抹忧怨,梅香的尸骨未寒,而他竟然抱着那个害死梅香的女人飞走在这将军府中。

梅晴静静的望着他,依然还是那抹忧怨,那张与梅香酷似的甚至让人很难分辩是梅香亦或是梅晴的脸让欧阳永君恍然一怔,她这是在怨他吗?

是的,一定是的。

他回望梅晴,再低头看一眼因为刚刚那一撞而更加脸色惨白的孟芯儿,此时的她就仿佛在奈何桥边等着接过孟婆手中的那碗汤一样,喝下了,她的记忆里就不会再有他,她的生命也将重新开始而与他无关。

不,他不让她死,他要带着她去药王谷,他一定要让穆寒书救醒她。

“梅晴,你的腿流血了,张大夫还在,让他为你上些药包扎一下,我还有要事,我先走了。”他急切的说道,起身就欲要离开。

“姐夫……”梅晴的一声唤却让欧阳永君不得已的又顿住了脚步,“姐夫,她对你,比我还重要吗?”或者说,是比姐姐的死还重要吗?

欧阳永君怔住了,这一刹那间梅香的容颜飘过眼前,他带回孟芯儿的目的就是要为梅香报仇的,不,他只是为了报仇,孟芯儿死了,一切就再也没了意义,他要让她生不如死的活着,他说过,只要她死了,风竹傲也会死,这个笨女人,她难道忘记了吗?

只要她醒了,他就要让她知道她忤逆于他的后果,他要让她后悔她做过了什么,她竟然趁着他精神恍惚的时候按着他的手狠狠掐住了她的颈项。

那纤细的雪白的颈项上此时甚至还有他的手指印,清晰而张扬的宣示着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这不是谁重要不重要的问题,问题是,这个女人,她必须要活着。”他说完,起身,毫不留情的向府外而去,他不喜欢梅晴看待他的眼神,虽然那眼神比起婉儿要细腻柔和的多了,但是那其中的韵味任谁都看得出来那是一份超乎常人般的爱恋。

对于梅晴这样的眼神他无法接受,他只是单纯的把她当做了梅香的妹妹,仅此而已,再无其它。

那一条路因为不想让孟芯儿死去而变的尤其的漫长,漫长的让人心更焦虑急切,偶尔低头,孟芯儿沉静的没有任何表情的惨白小脸就如一把利刃无时无刻的不在剜着他的心,让他很痛很痛。

飞逝而过的花、草、树、木,曾经是那般的自然美丽,可是此刻,却都不约而同的画上了灰败的颜色,让他无法过目,他的眼里,只有她,只有路。

而路,却是只有蜿蜒,蜿蜒而向药王谷……

猜你喜欢

  1. 职场对决小说
  2. 暖婚小说
  3. 空间小说
  4. 情有独钟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