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逍遥厨娘驯夫录 

更新时间:2019-05-21 10:14:36

逍遥厨娘驯夫录 

逍遥厨娘驯夫录  翻糖小萌主 著

已完结 岳青婷楚廷生 百合虐恋情深宫斗腹黑

经典小说《逍遥厨娘驯夫录 》是翻糖小萌主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岳青婷楚廷生,书中主要讲述了:身为二十一世纪的三星米其林总厨,岳青婷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会穿越。而且穿越的对象,为什么是即将被迫嫁入豪门,给富家病秧子独苗冲喜的悲催贫家女?然后各种被看不起,被白眼,被欺负?......不行,是时...

精彩章节试读:

“住手,谁让你们这么干的?”

当宁彩仙赶到了厨房后,看见那群正在低头忙碌的下人后,当即便气不打一处来,抬脚就是一下,将一名下人手中的木盆踢翻后,气冲冲的冲到岳青婷跟前,咬牙掐腰冷笑道:“我道是谁呢,原来是少奶奶您呀,听说你要弄一道鱼鳞羹?”

“是又怎样?”

看着怄气弄使的宁彩仙,岳青婷可就不会给对方好脸色了,当即便将脸色一沉,折弄着手上的一截青葱,嘴上却道:“一根葱罢了,真能摆成一道菜来着?”

这话可就对上了宁彩仙的矛头了,就似踩到了猫的尾巴,宁彩仙当即便炸毛,抬手便要朝岳青婷的后恼勺扇了下去。

名分对于宁彩仙来说,那就是心中的一根刺,自己本就是出身窑子的伶人,虽说卖艺不卖身,可被楚家少爷带回府中后,却真的成为了一根葱似得,可有可无。

原本楚少爷便体弱不堪,哪里能够行男女趣事,更因自己出生窑子,身份本就极为低贱,就算是楚少爷往日对自己再多宠爱,也难及上旁人的闲言碎语,背后指人。

故而,宁彩仙在楚府的日子并不安稳,为了能够让自己在楚府有个立足之地,她上是拼命巴结林氏等人,下是拼命打压排挤一切靠近楚少爷的人。

可现在却因迫门冲喜一事,直接来了个岳青婷坐上楚府少奶奶,这明显是压上自己一头,更为可恼的是这丫头竟然在处事明理,为人待物上比自己高明的多,不仅入了楚老爷的法眼,更直接把所有人跟楚少爷给隔离开来。

这还得了?

若是真让这古怪丫头把楚少爷给治好,那自己怕是真会被赶出楚府。

虽然宁彩仙是打心底的希望楚少爷好起来,但这个好却必须是出自她宁彩仙的手,可若是被别人给治好的楚少爷,那她宁愿等楚家少爷进棺材后,自己再从新回窑子混日子。

女人,从来都不会去讲道理,要么得之,要么毁之,这才是宁彩仙。

“如果你这一巴掌打下来,我保证会让你百倍还我。”

可就在宁彩仙的手即将触碰上岳青婷的脑袋时,却因岳青婷这句冰冷无比的话给生生扼住。

“你年长,我敬你是姐姐。”

岳青婷将自己的脑袋骄傲的抬了起来,双眸分毫不让的凝视着宁彩仙那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开口继续说道:“但并不代表你能放肆,人,自贱而轻贱,望珍之。”

“好,好一个望珍之。”

可就在岳青婷把这句话刚刚说完,那厨房外就直接走进了一道伟岸的身影,楚南星其实早就在厨房外,可他却不想过早出现,其目的便是想要看看岳青婷会如何化解眼前此事。

可他却没想到岳青婷的性子竟是如此坚毅,不仅能将平日极为跋扈的宁彩仙压上一头,而且在说话上更是做到了滴水不漏。

纵是楚南星厮混商场多年,亦也不敢自夸在如此年纪下,还能这般从容作为。

一时间,楚南星的心底是岳青婷是愈发喜爱,纵是心中有丁点疑虑,这岳青婷不过是出身田野乡间的小丫头,却为何有这般的胆识与从容,可在这喜爱之情下也就荡然无存了。

楚南星并非痴傻之人,睿智豁达的他早已将岳青婷的身世调查清楚,在这般清白无暇的家世中出来的小丫头,纵然楚南星想要找个缘由问责都难,更何况是在这疑虑上做文章?

但等楚南星走进了厨房内,看清了那群看似散乱,却又工分明确的下人后,这心中的讶异是愈发强盛,暗猜这岳家小丫头莫非乃是天纵之才,往日不过因家境太过贫困,导致明珠蒙尘罢了。

可楚南星却又哪儿能够得知,这俏生生站在自己眼前的岳青婷,并非原装正版的岳青婷,而是一个从后世而来的西贝货呢?

楚南星实难压制心中激奋,往日中,向来从容的他竟然语调结巴的指着那群匆忙过往的下人,对着岳青婷问道:“这……这是你安排的?”

何为商道?

商也,调南谴北,易物东西,所贸之天下万物,其繁杂程度不亚于领军征战,甚至更深谙难悟,昔日汉太相萧祖便是这其中楚翘,这才助太祖刘氏打下赫赫江山。

而楚南星虽然身居商场,可却知晓如此人才殊为难得,但他却从未想过如此难得人才,今日竟然就在自己眼前。

一个不及金钗年纪的丫头,竟可调动不下十个成年人,而且还安排的如此紧紧有致,若是稍一磨砺下,那这天下的万物岂不是能任由其调遣摆弄,那我楚家岂不是能更上一阶?

此女必定天骄,纵空出世之时,那便是......

这一刻,楚南星竟然动了要这样的心思,他竟想到了将岳青婷培育成自己的接班人,待到自己百年之后,将整个楚家皆托付于岳青婷手中。

其实也不怪乎楚南星有如此想法,首先便是楚男星膝下只有一子,而如今还躺在床上苟延残喘,稍有不慎便会一命呜呼,而岳青婷虽是被带回楚府迫门冲喜,可却与楚家少爷拜过天地,见过祖宗,已然算是楚家儿媳。

虽说这个儿媳按礼制来说只是个虚衔,目的就是用来冲喜救儿子的命,迫不得已才为之,但这并不代表楚南星就不会冲破礼制,为了自己的接班人选,等到了那万一的一步话,强行将岳青婷留下来,以做自己接班之用。

“家公说的可是这群叔伯姨娘么?”

岳青婷可不知晓楚南星此刻心中做何盘算,先前虽说自己是在气势上压过了宁彩仙,打的她一个措手不及罢了,可若要真心计较起来,那群站在宁彩仙身后的楚府丫鬟等人,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吃的消的。

可现在既然楚南星及时现身,那就让岳青婷的心中不免一定,等楚南星竟是以这样一幅模样问自己,就算是岳青婷在后世经过诸多风浪的人,也不免是暗自窃喜一笑,嘴上伶俐答道:“小婷体薄,不能做得下来这些伙计,故而让叔伯姨娘来帮忙罢了,不知家公所问何意?”

但在旁的宁彩仙却不干了,在给身旁的丫鬟使了个眼色后,那丫鬟当即便一个闪身后,现于楚南星跟前,对楚南星福揖禀道:“老爷不知,这……这少奶奶不知从听从消息,竟然想要以鱼鳞来糊弄少爷,说是......”

“够了!”

楚南星当即便将手一抬,制止了那丫鬟继续说下去,抬脚朝厨房内走去,在转悠了数遍后,更是发现岳青婷的分工是何等的巧妙,白案衿花,红案剁切,颠勺舞火之中,已有数道极为别致的菜肴被摆置案板之上,想来便是用于夜膳。

“何为鱼鳞羹?”

楚南星可不去管宁彩仙那一脸隐忍的怒气,自顾的对跟随在身后的岳青婷问道:“听说你要以此羹为廷儿医病,不知是否属实?”

“嗯,小婷确要以鱼鳞为引,柿饼,淋麻,天疏等物熬羹,以做食疗之法,用以相公医病。”

岳青婷顺手一挥,让一名正要上前禀事的下人退去后,回头对楚南星答道:“鲫鱼,食草籽等物成长,鳞若星芒,最为寒凉,而相公身患肺疾,体内又残存狗皋之毒,小婷思来想去之下,觉得唯有此法最为稳妥,不知家公可否准予。”

得!

岳青婷的这话再次说到了楚南星心坎上,他明知岳青婷是不管自己是否肯首,都会以鱼鳞羹去医治自己的儿子,以博取免受殉身苦难,可在话语上却处处把自己的首肯放置第一位,若是此人不玲珑巧妙,那还有何人?

“我既予你全权负责,你便可自行主张便是,何须来问我这老不懂之人?”

楚南星那多日盘旋于脸上的阴云,在此刻就似冰雪融解,嘿然一笑后,指着案板上的某道菜肴说道:“倒是此菜菜色,老夫是从未见过,更是欢喜的紧,不知......”

“此为生鲫刺身,家公不妨一试。”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宫斗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