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凤上枝头:妖王别乱来

更新时间:2019-05-21 11:36:01

凤上枝头:妖王别乱来

凤上枝头:妖王别乱来 风烟沫 著

已完结 虞鹊黎源初 科幻言情玄幻职场对决

热门小说《凤上枝头:妖王别乱来》是风烟沫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虞鹊黎源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于人间,她是一只平凡的灰羽小雀。于妖界,妖精们嫉妒她,因为她是上等仙女,但妖族太子却对她情痴意缠,甘愿与父母决裂亦要认定她是命中注定的妻子。于仙界,仙子们却嫌弃冷落她,因为她是劣等魔女,但神族太子甘愿...

精彩章节试读:

小狐狸更加得意,“那是肯定,比你早五六百年!我跟虞鹊在大草原上奔跑的时候,你在天宫里还是一条小金龙呢。”

“你们两个算啦。”黎源出看他们又开始斗气,叹一口气说道,“虞鹊这一次,也不知道能活多久,你们大可在她走之后尽情的斗,但在她前面还是不要让她为难吧。特别是你。”他看着萧炎栗,眼睛里似乎知道了关于萧炎栗所有内心的小九九。“迟早都要走的话,还是早点走吧。”

萧炎栗低下头沉默不语,一向爱挖苦他的小狐狸这次却也很安静,眼睛偷偷瞄着萧炎栗,也禁不住叹了一口气。

窗外的月亮,依旧静谧。

幽冥星君本来也没睡着,听见萧炎栗悄悄飞了出去也懒得去追究。只靠在床榻上看着月光,心里各种矛盾纠结。忽然听见了轻轻的开门声。虞鹊一身素雅的便衣一脸失神的站在门口,轻轻喊了一声,“师傅……”

“怎么了?”师傅连忙站起来过去扶住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找黎源出。”

“不是不是。没有不舒服。”虞鹊走进去坐了下来,欲言又止。

“是不是不开心?”师傅看着她紧紧锁着的双眉,不由得也皱起了眉头。

“没有,我很开心,其实这段时间,每天都很开心。”虞鹊边说,却边控制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掉落下来,她抹着眼泪哭着说道,“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总是很想哭,明明很开心然后突然又觉得很难过,师傅我是不是生了什么病?是不是得了不能开心的病啊……”

“傻丫头,哪里会有这样的病。”其实虞鹊生死轮回无数次,不可能半点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异样的,但是,幽冥星君心更是痛得无法呼吸,就算她察觉了自己身体的异样,怕是也没办法吧。他叹一口气,转移了自己的思维,“人啊,就是这样,患得患失。开心的时候就害怕以后不开心了怎么办,得到的越多,就越害怕失去,这是人之常情,虞鹊你需要慢慢去适应,慢慢的自己的内心越来越强大了,才不会那么脆弱。”

“我不想适应。”虞鹊却忽然停止了哭泣,皱着眉头,眼角还挂着泪水,表情却很坚决,“我不要不开心,不要失去任何东西!”

师傅摇了摇头说道,“是人,都会不开心,都要失去某些东西的。不对,应该说不仅仅是人,应该说世间万物,不管是人是妖是神,就算是一朵小小的花儿,也会失去盛开的春天。”

虞鹊慢慢的,表情变得少见的严肃,她用一种连自己都陌生的语气缓缓说道,“那我若是人,便控制人间;是妖,便主宰万物;是神,便一统六界。是花儿,便生生世世都是春天,是果实,便生生世世都是秋天,岂不快哉……”

幽冥星君只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凉,看着虞鹊阴沉沉的表情厉声喝道,“虞鹊!不得胡说!”

“我没有胡说。”她慢慢抬起头,表情是幽冥星君从未见过的阴冷危险,昔日纯洁的目光里透着丝丝毁灭性的杀意。几乎是同时,幽冥星君只感觉四周气温骤然下降,风起云涌,刚刚还皎洁的月光似乎慢慢蒙上了一层诡异的血色,在漆黑的夜里,显得异常危险。

远在九黎郊外的雪袍先生都忽然感觉一阵不寒而栗,与萧炎栗、月醉玉交换了神色,三人都表情诡异看向窗外那轮血色月光。

“啪——”忽然一个重重的耳光甩了过来,虞鹊直接整个身子都被这力道甩到地上。她愣愣的抬起颤抖的手捂着疼得**辣的脸,双眼含泪看着眼前浑身发抖的师傅,那个虽然平日里喜欢生气,但实际对她宠爱到不行的师傅,第一次打了她。甚至还蹲下来厉声威胁道,“虞鹊,你若还要这样说,休怪为师对你不客气!”

“师傅,你——”虞鹊这次却强行忍着眼泪,死活不让自己哭出来,看着师傅一点都不肯缓和依旧是极其严厉的表情,虞鹊慢慢低下头。

可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说错了什么吗?师傅有必要那么生气吗?她不懂。可是师傅那么生气,大不了以后不说就是了。她一脸委屈小声说道,“对不起师傅,我以后不说了……”

见她认错,师傅心疼的把她揽在怀里轻声说道,“听师傅的话,师傅从来没勉强过你什么,但这件事,你一定要听师傅的话。”

虞鹊靠在他暖暖的怀里,觉得好累好累,好想就这样,一觉睡去,再也不要醒来。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然后一天又一天,大家都没有再提这件事。那三个人似乎接受了彼此的友谊,在小院子里无忧无虑,不久又听小狐狸得意的说去他的妖皇宫做客。但师傅却越来越忧心忡忡。

“黎源出。”难得他自己先开了口,黎源出对他内心的秘密一向是撞破不说破的态度。“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禁止虞鹊学法术?”特别是他看见,似乎虞鹊对小狐狸教给她的妖术,竟然也非常容易上手。

“现在太迟了。”黎源出表情吻温和却语气冷淡。“星君,你对任何事都想控制在范围之内,几千年了不会累吗。”

幽冥星君表情变得冰冷,回头看着黎源出,语气也是极为冰冷,“凡事有个度,超过了就受控制,你也不想看见六届之间生灵涂炭吧?”

黎源出却淡淡一笑,语气也淡淡的,“六界太安逸,也不见得是好事。”

幽冥星君似乎要重新把黎源出审视一遍,这纤纤君子说出这般不负责任的话,实在是不协调。他对他刚才的话嗤之以鼻,“你若想要震慑六界那也是你的事,我无话可说。但牵涉到虞鹊的话还是免谈,这孩子只要安安全全就好。”

“你这样私自决定她的生活也不怎么好吧。”黎源出又说道。

师傅只觉得今日这黎源出有点不同往日,特别爱跟他唱反调,不高兴说道,“黎源出,你今日是心里有什么不痛快吗?”

“呵呵呵呵~”黎源出眯起眼睛笑笑,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这死丫头翅膀硬了,天天跟着那两个野小子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师傅只觉得跟他争执下去实在无趣,转移了愤恨的说道。

而此时那个死丫头正在跟小狐狸在凤栖山边上烤着麻雀。闻着阵阵肉香,虞鹊觉得好幸福,站起来四处看了下说道,“咦?那只凶巴巴的小金龙去哪了呢?”

小狐狸一个软趴趴靠过来闻着虞鹊身上的香味说道,“你管他去哪里了,他不在我们正好可以亲昵亲昵~”

“咦?小狐狸你这段时间,跟他相处得那么好,我以为你们很亲昵呢。”虞鹊闪着大眼睛说道。

“呸呸呸!谁要跟他亲昵啊!”小狐狸撇撇嘴一脸的傲娇。

“小狐狸你不是说过,男子跟男子之间也是可以共度良宵的嘛~”虞鹊又笑道。

“啊!好恶心!”小狐狸急的跳了起来,“谁要跟他共度良宵啊!好恶心!我月醉玉心里可是只有你一个人的!”

“嗯~”虞鹊却一直心不在焉,四处看着。

小狐狸知道她在看什么,顿时醋意横生,只一手捏住虞鹊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要这么三心二意行不行呀小妖精!太花心了你!”

“可是刚刚萧炎栗还在这里呢?”虞鹊表情失落。

小狐狸受不了了,双手环抱胸说道,“他啊刚刚跟我说了,天宫里有些事要他回去处理,你不用等他了。他不会回来了。”

他短短几句话,虞鹊听了之后却失了神,不回来了?是,永远都不回来了?她低下头不知所措。小狐狸叹一口气说道,“唉,人家是神族的太子,日理万机正常之事,你只是个无知的小女孩,不要老是想着他。”

“小狐狸你不也是太子吗?你怎么那么清闲呢?”虞鹊默默然碎碎念。

“我不清闲啊!我夜里回去还要处理很多事的,不过我白天会尽量抽时间来跟你玩嘛。毕竟你对我比较重要。”小狐狸又趁机表白。

“那是,我对萧炎栗来说并不重要了?”虞鹊还是很失落。

“你真是要气死我!那我问你,我对你重要吗?!”小狐狸气鼓鼓的问。

“小狐狸对我很重要,可是我心里,更想萧炎栗,我不想他走。”虞鹊如此的直白,小狐狸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你不想他走,但他要走,你也没办法呀。”小狐狸叹息道。

“我不想他走,他为什么还要走呢?”虞鹊觉得自己的小脑袋瓜就是想不明白。

“因为他还有自己的事要做啊。你也没办法把别人强行留在你身边吧。”小狐狸耐心解释。

“那如果我有办法呢?如果我把他强行留在我身边呢?”虞鹊又追问道。

“唉,如果哪天你对我讲这番话,我死千万次也值得了。”只可惜虞鹊讲的是萧炎栗,小狐狸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但还是跟她解释说,“你不能,你把他强留在你身边,他父母会不高兴,就好像如果我把你强留在我身边,你师傅会不高兴,萧炎栗也会不高兴。你做决定之前必须要顾全大局,要为别人着想。”

“做决定要那么麻烦啊?”虞鹊觉得头疼。

“对呀。但是萧炎栗有一点做得不好,他不辞而别。不可以这样,我跟他说要让他好好跟你说再见,但是他怕你伤心,所以自顾走了。”小狐狸说道。

猜你喜欢

  1. 科幻小说
  2. 言情小说
  3. 玄幻小说
  4. 职场对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