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断莲书

更新时间:2019-05-30 11:40:39

断莲书

断莲书 云姣 著

已完结 楚璎溪音 灵异空间逆袭豪门

小说主人公是楚璎溪音的小说是《断莲书》,它的作者是云姣创作的仙侠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楚璎身为长明神女,曾经所求所念,不过只是一寸安宁。然而一夕之间,风云骤变。六千年前,她与一同长大的攸宁双双捏碎姻缘玉,毁去婚约。六千年后,她悄然归来,面对的,却是帝妃的步步算计。后来,于蓬莱仙岛之上,...

精彩章节试读:

溪音将我带回了蓬莱仙岛的主岛,竟直接就将我安置在他寝殿中。

要我终日面对这阴晴不定的溪音神君,我自然是不肯的。

毕竟他到底是恨了我三万年,即便他说了原谅我,我也仍是不敢信的。

更何况,这厮哪次见我不是将我捏在手里戏耍一番?

若我真在他眼底下过日子,只怕是会被他折磨得更为生无可恋。

于是我便壮着胆子,道:“神君,这是您的寝殿,我住着……怕是不太妥当罢?”

而溪音听了我这话后,薄唇微勾,一双墨瞳轻飘飘地看向我:“你倒是说说,为何不妥?”

他刻意俯xiashen来,那么一张明艳如玉的面庞凑近我,而我望着他眼尾下的那一点殷红,心神便忍不住有些晃荡。

“毕竟男,男女有别啊神君……”我别开头,半晌才憋出这么句话来。

谁知我这话方才说罢,耳畔便听得他一声轻笑,其音清冷,泠泠然也。

他竟又伸手捏住我的尾巴尖儿,将我悬在空中晃了晃。

一阵晕眩间,我恍惚听闻他道:“你忘却了过往的一切,却还记得自己是个女儿身?”

我被他晃得实在想吐,好不容易他住了手,我心头满是怒火,却仍不敢说些顶撞的话:“难道不是么?”

他面露轻嘲,就那么低眼睨着我,纤长的睫羽微颤,掩不住瞳中的清晖流光。

我见他这副模样,便也忍不住怀疑自己,莫非……我是个男儿身?我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他似乎一眼便看清了我心中所想,当下便又冷哼一声:“蠢东西!你这脑子,当真是个摆设。”

“……”我无端端的又被他这般鄙夷了一番,心里已是气极,可奈何蛇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到底还是不敢反驳些什么。

或是见我情绪低落,他远山眉轻蹙,殷红的薄唇微抿了抿,眼瞳之中似乎有什么复杂的光芒一闪而逝。

最终,他将我放在桌前的那块软缎上,指尖点了点我的头,道:“你是长明神女,长明一脉与上古女娲甚乃同宗族人,虽无女娲神那一身救世神力,却也拥有捏造骨肉,锻造灵魂之秘法,只不过……”

他顿了顿,看向我的那双眼分明暗了又暗。

“此等秘术,一人却只得施展两次,一次神魄受损,二次就此殒命。”

他说罢,也不知是为何,竟无端端的红了眼眶。

但也不过是一瞬罢了,他闭了闭眼,再睁眼时,望向我的那双眼眸中又是一片波澜不惊。

只听他又道:“你身为女娲同宗之人,元神灵体本该是人首蛇身,可你偏生犯了蠢,把自己作成这副模样……”

他这话说罢,竟又勾起薄唇,冷笑着。

而我略思索了片刻那人首蛇身该是一副什么模样,只是这么一想,我便觉得倒还不如我现下这副模样呢。

彼时,溪音的手又一次抚上我的头,雪白的衣袖又将我的视线遮挡。

我眼前只余下他衣袖的白,皑皑可作山上雪。

四周寂寂,那一刻我只能听见他低低的嗓音传来:“我怎么忘了,你向来……是不聪明的,如若不然,我又何以走到今日?若你机敏些,又如何会被那么些个人欺负成这般模样?”

他的嗓音仍旧清冽,却又似乎比平日里多出几丝柔色。

“……倒是难为神君为我这笨人操碎心了。”我挣扎着想要摆脱他的手,却始终未能如愿,于是我便咬牙道。

这溪音神君生得一副世间难寻的好相貌,可这性子委实是不太讨喜。

不过短短几月,我都数不清自己被他骂了多少次‘蠢东西’了。

偏生我是寄人篱下,惹不起他这救命恩人。

蓦地,他忽然收回了手,我终于可以看清眼前的一切。

只是当我抬眼,望向他时,便见他眉目清隽,眼尾一滴朱泪痣风情无限。

他就立在我身前,一袭雪白长袍,外罩着银纹轻纱,墨发披散,一张面庞艳若皎月。

如此风姿,当真教人忍不住呼吸一滞,一瞬恍惚。

我想,这浮世三千,万象包览,可这世间,怕是只有他一人如此光风霁月。

迷迷糊糊的,我仿佛听见他道:“他们欠你的,我必会向他们一一讨回。”

他的眼瞳深邃含光,就那么望着我,竟带着一丝安抚。

我何曾见过他这样的目光?

我忽的忆起初见时,我在那荷叶间醒来时的场景。

他自烟柳画桥尽处缓步而来,一身白衣,不染纤尘。

他口口声声说恨了我三万年,却又在我最狼狈的时候救了我。

他救了我,却又将我丢进蓬莱瀛水之中。

我不信,他这长达三万年的怨恨,真的能消弭于那日的瀛水之中。

他要我记住那瀛水的凉,便是要我记住欠他的债。

可我在三万年前究竟欠了他什么?这笔债,究竟是血债,还是别的什么?

任凭我这些日子以来,如何旁敲侧击,他都未曾透露过一个字。

三万年都消磨不了他的恨,可他却又偏偏又说原谅我。

我不记得前尘往事,却又隐隐觉得,似乎有一张大网,已将我困在其中,挣扎不得。

我正陷在自己的思绪里无法自拔,谁知下一刻,我便又被溪音捏着尾巴,倒悬在空中。

他似是随意的晃了晃,眉眼之间划过一丝戏谑。

而我在被他晃得七荤八素时,恍惚听见他又道:“你且等着罢,那九重天,就快变天了……而你我,只需看戏便好。”

疏淡的莲香透过他的衣袖丝丝缕缕的传来,而我眼前发黑,就要失去意识。

美人……果然都是有毒的。

在我晕迷过去的前一刻,脑中只有这么一个念头。

于混沌的梦境之中,我似乎又看见了一个小姑娘。

天幕如殷,诡异无比,而那个小小女孩儿,守着一支残败断莲,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后来天地陡换,于看似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朦朦胧胧的,我似乎又隐约窥见了那一支无叶玄莲盛放在我的梦境之中,点点流光,惊艳动人。

猜你喜欢

  1. 灵异小说
  2. 空间小说
  3. 逆袭小说
  4. 豪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