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武侠仙侠 > 特种抢劫:妖孽狐王抱回家

更新时间:2019-05-31 11:32:42

特种抢劫:妖孽狐王抱回家

特种抢劫:妖孽狐王抱回家 凌霄花 著

已完结 顾晨惜君陌 科幻腹黑现代言情

《特种抢劫:妖孽狐王抱回家》是作者凌霄花最近创作的仙侠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特种抢劫:妖孽狐王抱回家》精彩章节节选:一颗七彩琉璃心窍引得六界仙魔出动……他是仙妖两界炙手可热的妖媚狐王,她是穿越而来神经大条的特种女匪,两人究竟谁道高一尺,又是谁魔高一丈?“丫的,打劫呢,笑毛线笑,全都给我站一排,手抱头,蹲下!快,快,...

精彩章节试读:

他话未完,顾晨惜接下来的话几乎气的他差点吐血,“你这是年轻时候给老财主放羊用的吧?”

“放,放羊用的?”南极仙翁眼珠子几乎瞪了出来,咬牙切齿道:“不识货的臭丫头,这可是散魂鞭!散魂鞭!”

“嘻嘻,散魂鞭…那我多谢了!走了!”说完将鞭子揣在了腰间踏步离去,气的南极仙翁直翻白眼。

南极仙翁走了以后,君陌想了很久,觉得应该抽空去看看素素了。正想着,哐当一声门被推开,顾晨惜一身狼狈的闯了进来。

“你,你怎么回事?”见她灰头土脸的,他不由得皱眉,“这才多大一会功夫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嗨,别提了!和别人干了一架!”顾晨惜一**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茶一饮而尽,又倒了一杯茶咕咚咚喝了几口,伸手在嘴边一抹,“哎哟,这个乌龟王八蛋,哎哟,好疼啊……”

“把手挪开,我看看!”君陌抓着她的手,只见嘴角被打的流血了,心疼道:“都流血了,怎么我不在你身边,你就状况不断,谁打的?”

顾晨惜将手抽了出来,笑嘻嘻的将君陌压着坐在对面,自己在脸上随便揉了揉。

“这点伤不算什么的!你知道我刚才在外面看到什么了吗?抛绣球哎,我还是头一次看到真的呢,真好玩!没想到这里的女子真的可以这样定亲,我还以为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呢!”

“哦,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捣乱,所以被人打了对不对?”君陌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

“什么呀!我是那样的人吗?”顾晨惜气呼呼的盯着君陌,“人家姑娘抛绣球,我去抢,我有病啊!”

“嘿嘿,这可不一定,不要忘了我也是你抢上山的哦!”君陌一脸坏笑的说道。

顾晨惜又羞又恼,推了君陌一把,“你这么说,几个意思?手和脚在你身上,想走我可从来没有拦着你!跟狗皮膏药似的,甩也甩不掉!”

他一把捉住她的手,嬉皮笑脸道:“和你开个玩笑嘛,现在你赶我走我都不走的,我去哪里找一个对我这么好的娘子呢!”见顾晨惜还是气呼呼的,急忙撇开话题道:“别气啦!抛绣球,然后呢?”

“哼!”顾晨惜狠狠瞪了他一眼,才继续道:“那小姐长得如花似玉,貌似天仙,额间一粒鲜红的朱砂美人痣,当真是倾国倾城,啧啧,听说还是富家的千金,正真的白富美啊!下面接绣球的人你不知道有多少,反正我在楼上看着,下面黑压压的全是脑袋!”

“那小姐把绣球最后把绣球抛给了谁?”君陌也有些好奇。他虽说活了上万年,可是几乎从来没有踏出过青溪,就算偶尔来到凡间,也从不逗留。这次如果不是为了琉璃心窍,只怕也不会留在这里。听顾晨惜讲的如此有趣,不由得也听住了。

“抛给了一个穷书生,我隐约听叫什么林嘉祥的,模样倒是周周正正,一派斯文的。不过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青城县太爷的小舅子不要脸的把绣球从林嘉祥的手里给抢走了!”顾晨惜一脸的义愤填膺,“这算什么事,所以我…”

“所以你就和人家大打出手,帮着那穷书生把绣球给抢了回来,是不是?”君陌笑了笑,“咦,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这么爱管闲事呢?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被打了吧?”说着起身打了凉水把毛巾弄湿帮她敷脸。

“嘶,慢点!”顾晨惜疼的呲牙咧嘴,不服气道:“我虽然挨了几下打,他也没占到什么便宜,我把那侯宗耀打的门牙都掉了两颗,甩了他们一路跑回来的!”

“你这么能干,干嘛还跑?”君陌故意下手重了一些,痛的她只吸气,“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呗,我又不傻,鸡蛋碰石头不是找死吗?”

“瞧把你给能的!你打了人家,人家能放过你吗?闯了祸还这么得意,我真怀疑你这么能惹祸,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我们那个地方,这叫见义勇为,都是提倡的好不好?再说了,就算是我惹了祸,也有班长给我兜着呢……”

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下来不说了,君陌抬头,只见她咬着嘴唇,眼睛红红的。

“怎么了?”

“没,没什么…”她扭过头去不再说话。

君陌伸手在她的头上揉了几下,道:“饿了吧,我让小二送些吃的上来!”

他话音刚落,砰的一声门被撞了开来,几个壮汉挡在门口,伸头朝里面看了一眼,喊道:“胡大人,就是她!”

一个圆滚滚穿着官服的肉球气势汹汹的滚了进来,两手叉腰,唾沫星子乱溅,“大胆刁民,青天白日的竟敢行凶,来人啊,给我抓起来!”

君陌眉头微蹙,上前一步拦住他,“你干什么?”

“干什么?哼,你们当街行凶和官府作对,还敢问我为什么?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没什么好说的!来人啊,带走!”那肉球一颤一颤的说道。

几个衙役绕过君陌站在顾晨惜面前,喝道:“是你自己走,还是要我们动手?”

“说清楚我就跟你走,谁死了,凭什么说我杀了人?”顾晨惜气急败坏的喊道。

“你今天在街上和侯公子发生争执,侯公子回到家就断了气,不是你还能有谁?废话少说,走!”说着推了顾晨惜一把。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杀了他?我不过轻轻的打了他两下,怎么就能死人?大人,你是不是搞错了?他是个大男人又不是面条,哪能捏两下就嗝屁了呢?再说……”她伸手在大腿上使劲一掐,挤出几滴泪来,声泪俱下,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道:“我只是个弱女子,哪有本事杀人啊,请青天大老爷明察…”

这,这丫头的脸变得也忒快了吧?怪不得凡人常言道女人变脸跟翻书似的,果不其然啊!

君陌默默的站在一旁,还是看戏的好!

“明察,明察个屁!老子说谁就是谁?给我带走!”胡景天浑身肥肉乱颤,几乎跳了起来。

“大人,你回去再查查,说不定是他有什么急病死了也不一定啊,青天白日的,冤枉人对您的名声不好哇…”顾晨惜哭天喊地道,“我这么做都是为了大人的名声,大人啊,我死了不要紧,大人的名声要紧呀……”

“你不走是吧?”胡大人冷笑一声,给一旁的衙役使了一个眼色,那衙役拿起刀就架在了君陌的脖子上。

“你,你想做什么?”顾晨惜停止了干嚎,看来自己遇上了软硬不吃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臭娘们,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你是自己乖乖走,还是等我杀了你这个小白脸再做决定?”说着又使了一个眼色。

那衙役将刀往里一松,只见君陌的脖子上一道殷红。

“大人,你要挟我?”顾晨惜双手紧握,恨不得过去一掌打死他。

“呵呵,我可不是要挟你,如果你拘捕的话,我就马上要了他的命给我的小舅子陪葬!”胡大人冷笑道,“你可想好了,是你走,还是他死!我知道你有两下子,你也可以试一试,是你的手快,还是我属下的刀快!”

“放了他,我自己走!”她擦了擦并未湿透的眼眶。可惜了,刚才都白哭了。

走到君陌身边,她顿了顿脚步,压低声音道:“在这里等我!”说完就跟着衙役们走了。

胡景膝下无子,他和夫人对他这个小舅子是视如己出疼爱有加。侯耀宗平日里在外面嚣张跋扈,强抢民女,他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闹出人命,他都随了他,没想到这一次竟然被打死了!他夫人在府里哭的死去活来,非要抓住凶手五马分尸不可。他气势汹汹的让人把顾晨惜押到牢房去,不用过堂,待天亮直接拉到菜市口行刑。

这还是顾晨惜头一次见古代的牢狱。她不由得感叹,这环境也忒差了些。到处阴暗潮湿也就算了,一进来那股尿骚味简直能把人给呛死!

“嗯,咳咳,这环境也忒差了,能不能换一间?”顾晨惜捂着鼻子,皱眉道。

“哼,都是要死的人了,哪里来的那么多讲究,等你到了那边让阎王给你换吧!给我进去!”狱卒一把将她推进了牢房,哐当一声,将锁锁上了。

两边墙上挂着昏暗的油灯,那火苗忽明忽灭的,生出些许诡异。那狱卒一出去,牢房中便是一阵悉悉索索,她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对面牢房还有两人,就是白天抛绣球的小姐还有得到绣球的书生。

“你,你们怎么也在这里?”顾晨惜一惊,问道。

两人都不说话,只是定定的望着顾晨惜露出诡异的笑容。

“你,你们…”

“君陌没来?”那小姐朝着她身后望了一眼,笑着问道。

“你在说什么?你认识君陌?”顾晨惜此时此刻方察觉出不对劲了,一般人被关在死牢里早就哭天抢地乱喊乱叫了,她不仅没有丝毫的恐惧,居然还笑得出来,肯定有问题。

“我自然是认识他的。你,我倒是第一次见,一个凡人,举止粗俗,容貌丑陋,真不知道君陌看上你什么了?玉姬姐姐,你说呢?”她回头看了一眼那书生,又笑道:“对了,我忘了你身上还有一件重要的东西…”那小姐一边说一边朝着顾晨惜走了过来。

顾晨惜两眼瞪得极大,看着两人无障碍的越过栏杆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你,你们不是人?”顾晨惜觉得浑身的血液几乎就要凝固了,她暗暗的抓了抓腰间的散魂鞭,目光如炬的盯着两人。

猜你喜欢

  1. 科幻小说
  2. 腹黑小说
  3. 现代小说
  4. 言情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