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枕上卧枝花好

更新时间:2019-06-27 11:51:48

枕上卧枝花好

枕上卧枝花好 风朗清 著

已完结 良玉沈宁珏 悬疑青春情有独钟宠婚

甜宠新书《枕上卧枝花好》是风朗清倾心创作的一本古言类小说,主角良玉沈宁珏,书中主要讲述了:岁月静默淡如水,点点滴滴在心头。山沟沟来的小女郎中王府上任职,有幸成了王爷的同学? 这教书先生温文尔雅,惊才风逸,沈宁珏觉着真幸运,一出门就遇见了世间最好的人。从此跟在先生屁股后学习请教,端茶送水好不...

精彩章节试读:

良玉这一喊,又把众人的目光全都夺了过去。

沈适上下打量了良玉一番,年纪不大涉世未深的样子,实在是这小丫头模样没什么说服力:“哦?既然无病,为何贤妃还未醒啊?”沈适倒也是愿意多问几句。

良玉定了定心神,低头谨慎地回答道:“启禀陛下,只要民女给娘娘施一次针,娘娘就会苏醒。”

沈适挑了挑眉,目光审视地看着良玉。良玉的手紧紧攥着一角,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陛下,草民也可以让娘娘苏醒。”那人似是不甘示弱一般,也向沈适请求医治苏韫如。

这倒是奇了,太医院众臣都看不了的病,这两人竟然都言之凿凿。

沈适在二人身上来回打量了一番,倒也是不急:“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回陛下的话,草民石寅。”

“民女良玉。”

沈适点了点头,指了指石寅:“你去给贤妃医治。”

石寅勾了勾嘴角,又马上按下,换上恭敬的模样,回答道:“是。”

良玉秀眉一紧,有些着急,觉得沈适如此举动定是对那石寅的话信了几分,如此一来岂不是让王爷处于被动之中了。若是石寅治好了苏韫如,那更是把那些个罪名安在了王爷身上了。

情急之下,良玉也管不得别的,开口道:“陛下,娘娘只是昏睡过去了,并无其他症状,真的不是什么蛊毒,若是让此人以蛊毒来治疗娘娘,岂不是害了娘娘,说不准反而更让娘娘病情加重!”说完自己已经是一身汗了,但是此事也容不得她多想。

不只是良玉,底下的一众太医们也是捏了把汗,没想到这个小丫头敢如此说话。

沈适又再打量了良玉一番:“你说贤妃无病,那为什么太医院众臣没有看出来?”

“回陛下,民女家乡曾有一人和娘娘患一样的病症,后来查证是一种咬了人会让人一直沉睡的虫子咬的,此虫平常不易见,会藏在一种叫菱幽花的蕊中,这种花只存在岭北却也是极少见。被这种虫子咬过之后就会像娘娘这样一直沉睡着,其实只要睡上两日便会自己醒来,若是陛下想让娘娘此刻便醒来,只需民女对娘娘施次针便可。”良玉心中忐忑,但还是有条不紊地说出了先生教她的话。

沈适似是在思考良玉的话,目光看到苏韫如沉睡的脸庞,缓缓点了点头,摆了摆绣着紫色腾云宽大的衣袖,意思便是许了良玉给苏韫如看病的要求。

良玉心中一喜,生怕沈适反悔似的,急忙上前拿出针直接刺下去,动作流畅一气呵成。

“陛下……!”那石寅还想说些什么,已是来不及,良玉没给他任何机会。

良玉开始施针了才放下一颗悬着的心,定了定心神,偷偷瞥了一眼那目光阴森直勾勾盯着她的石寅,松开施针的手,擦了擦手心的汗,低着头,目光只看着地面对沈适说:“启禀陛下,民女为娘娘医治需静心神,恳请陛下屏退其他人。”

沈适没有多问,而是摆了摆手让他们下去。石寅咬着牙狠狠地盯着良玉,虽是不甘心,也不得不退出去。

良玉见他们都走了,忍着得意的笑意,回过身来,继续为苏韫如施针。良玉手法熟练,认穴极准,一套下来行云流水,没有一丝犹豫地在苏韫如几处穴位上下针。

沈适见良玉这游刃有余,干净利落的样子,也是有了几分放心下来。

没过一刻钟,良玉便收了针:“启禀陛下,娘娘一会就会醒来,不必着急。”

“果真?”沈适握着苏韫如的手,看着她似睡着了一半的面容,似是有些不相信良玉会如此简单地就治好了苏韫如。

“民女不敢欺瞒陛下。”良玉本是心中也是有些忐忑,但是凭着对秦一的信任,自是觉得不会有事。

沈适这才点了点头,脸上有了一丝笑容:“你是明王家的?”话中倒也多了几分亲切,少了几分高高在上的样子。

不知怎么的,良玉竟有些觉得沈适这语气有些熟悉,让她差点忘了要端着礼数回话,还好良玉胆子小,不敢在这天子身前随意放肆,倒也是不卑不亢:“回避下的话,民女正是明王殿下府上的医女。”

“嗯……果然不错。”沈适带着几分赞赏,“你先下去吧,贤妃若是无恙,朕自会有赏。”

“是,多谢陛下。”良玉缓缓起身,退后了几步,然后转身出去。

出门的一刹那,腿一软差点倒下去,一身的冷汗。今日是如此近距离的面见天颜,都是强装着不害怕,如今终于可以松了口气。

良玉轻轻拍着胸口,还没好好喘上几口气,就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不善地盯着自己。良玉不用想就知道是谁,翻了个大白眼过去,楚王的人果然也是像他一样,浑身都阴森森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你治好了贤妃?”石寅像是没看见良玉的白眼,还是上前小声问了一句,那目光也有所收敛。

良玉仰起脸,得意地笑笑,眼睛眯眯的,还装模作样地抱了个手臂:“如此简单的病症,自是手到擒来。”斜着眼睛,连个正眼都不给。

石寅也不在乎良玉这副样子,宽大的衣袍两手藏在袖子里握紧,细眼一垂,似是自言自语:“看来是我医术不精,判断失误了。”

“知道就好。”良玉的得意都写在了脸上,一双柳叶眉高高扬起,似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很快,沈适就传良玉进去了。

此时苏韫如已醒,已端坐在椅子上,红唇微扬,笑意盈盈地看着进来的良玉。

良玉虽是意料之中,但见到苏韫如完好无损的样子,也是松了口气,方可以坦荡地面对二位高位者。

“没想到治好我的竟是你这个小丫头,果然人不可貌相。”苏韫如见到良玉,心中有些微微诧异。

“民女也是偶然见过此症,都是凑巧罢了,民女不敢居功。”良玉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她虽是小门小户出身,在王府这段日子也是学得礼数周全,纵然是在皇帝嫔妃面前也不曾露怯,倒是没有给明王府丢脸。

“话虽如此,你却是个有能耐的。”苏韫如转过头,看着沈适说:“皇上上次赏给妾的丹芝,妾想赏给这个丫头,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沈适自是不会反对,只道:“爱妃高兴便好。”

苏韫如也是早知沈适不会拒绝她的要求,大方地对良玉道:“本宫便把珍藏的丹芝赐予你,望你能悬壶济世,不要让本宫失望。”

“多谢娘娘。”良玉心中喜悦,丹芝不可多得,上好的丹芝可救人于危命,作为医者得到如此良药自是喜不自胜。

苏韫如接着说道:“本宫多年来偶有不适,但太医院皆为男子,多有不便,不知你可愿意留在宫中为本宫调理身子?”苏韫如居高临下地看着良玉,虽是询问良玉的意见,却让人无法反驳。

良玉一怔,没想到苏韫如会如此说,她几乎是下意识地回答道:“娘娘三思!”

苏韫如轻轻摇着手中的团扇,身子微微斜靠在椅背上,缓慢地说:“你不愿意?”

“不……不是……”良玉也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拒绝了苏韫如,顿时吓得又是一阵冷汗。今日才待在宫里几个时辰,便是胆战心惊,说话做事都要三思而行,小心翼翼。若是以后一直待在这里,想想就觉得可怕得紧。

良玉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脑中的想法,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变得正常:“回娘娘的话,民女自幼在民间言行无状,不懂规矩,生怕会冲撞了宫中的贵人。再者,民女医术不佳,太医院中自有比民女医术高很多的太医,民女不敢班门弄斧。”

苏韫如听罢,掩面一笑:“你不必害怕,有我在没人会为难你。”

“娘娘……!”良玉急得一头汗,眼中含了半眶泪水,就差急得哭出来了。

“好了,你若不愿意,那便许你还回王府中。只是,要每日来请一次脉,如何?”苏韫如似是也没有要为难良玉的意思,见良玉急切的模样,便也松了口。

“谢娘娘!”良玉急忙一拜,生怕苏韫如再反悔似的。

苏韫如轻轻一笑,觉得良玉这丫头单纯可爱,心生几分好笑,也不恼她。然后又转过身对沈适问了一句:“皇上可许妾刚才的决定?”

沈适站起身来,走到苏韫如身边,握住她的手:“你觉得合适便好。”

苏韫如低头娇笑:“多谢皇上。”

如此,良玉在今日之后便要每日来宫中为苏韫如请脉。良玉不知,皇宫这么多御医,为何苏韫如非要她日日过来。一肚子疑问,却是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明白其中奥秘。就好像她也不知道为何会突然冒出来个石寅,为何那石寅说贤妃是中了蛊毒,为何先生会知道如何才能医治好贤妃,还有最重要的,他们又是如何知道贤妃会在近日晕倒。

一连串的事情,良玉长这么大从未感受过如此诡异的一天,满腹疑问。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青春小说
  3. 情有独钟小说
  4. 宠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