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侦探事务所

更新时间:2019-08-02 11:48:30

侦探事务所

侦探事务所 包朗 著

连载中 陆明奕吴晓玲 古言穿越虐恋奇幻

主人公叫陆明奕吴晓玲的小说是《侦探事务所》,是作者包朗创作的悬疑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是陆明奕,是一个苏旅财一年级的酒店系酒管1班学生,其实我还有一个身份是高中生侦探...

精彩章节试读:

在上一次的事件之后,那家饭店发生了煤气爆炸事件,现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如果硬要说有,可能就是爆破过的痕迹了,这个看上好像是一起意外事故,但是陆明奕知道这个事件是因为那个组织里的那个人的一个小失误,让那个组织不得以所行此下策。

今天,吴伊玲又有事情要委托他了,“唉,我说,听说过那个什么怪盗杰克吗?”

“没有,怎么了?”

“他好像要有所作为行动了。”

“哦,他杀人吗?”

“不杀,他只是一个小偷而已!”

“哦,那么我不接,他又不杀人,只是耍耍小聪明而以,要被抓也是早点晚点的事,等一下,你说他是怪盗,他有什么怪的地方。”

“在他偷东西之前都会寄出预告信,还有就是在偷东西之后都会把偷的东西寄回去,或者是还回去,好像是在为了犯罪而犯罪,对了,他好像还被叫做现代的亚森·罗平的勒。”

“哦,哪这就更不归我管了。”

“为什么?你不是很喜欢刑事案件的吗?”

“因为这里有版权问题!”

“啊,什么版权问题?”

“耶,《夏洛特·福尔摩斯探案集》是英国作家阿瑟·柯南道尔的作品,而《亚森·罗宾探案集》法国作家莫里斯·卢布朗的作品,如果要人和他对决不应该找我这个现代的夏洛特·福尔摩斯(Sherlock•Holmes)应该找现代的何尔洛特·夏冷摩斯(Herlock•Sholmes)才对。”

吴伊玲听了之后哈哈大笑了起来,陆明奕还不忘记补刀呢,“而且夏洛特·福尔摩斯是主角,而何尔洛特·夏冷摩斯只是个配角,有好好的主角不做我为什么要去做配角呢?”

“好了,好了,你为什么不说他是江南燕,你是霍桑呢?这样一来你不就是主角而他就是配角了吗?”

“我不管,我就是不想管,他不杀人就是觉得没有意思,如果是......”

“如果是啥?”

“额,如果是......”他愣了一下因为那个裘克就在嘴边了,但是他又咽了回去,毕竟他也不想连累她,“如果他杀了人再来找来我也不迟。”

这时吴伊玲开始撒娇卖萌了,“你就不可以帮我去看看我的杰克哥哥长成什么样吗?真是的,小气。”

“什么,你竟然......”陆明奕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又改口说道,“你不可以这样崇拜一个罪犯,特别是......”这时他又意识到了不对,“特别是在一个侦探的面前。”

“好了,我们要不要一起去吃饭吧?快要中午了。”

陆明奕一看手表,“呀,快十二点了,我们随便出去吃一点吧!”

他们出了门,随便找个一家饭店,陆明奕一到饭店就一**坐到了最近的椅子上,就开始打游戏了,吴伊玲看见了微微一笑,问道:“你今天要吃什么?”

陆明奕听了之后说:“点最便宜的。”

“最便宜的就是米饭诶!”

“啊!哦!哪就价目表上最便宜的,”他笑道,“如果来这里,就只吃米饭的话也太抠门了吧!”

“要不要我帮你付,看他游戏都打的来不及。”

“啊,好吧?这会儿也是最紧张的时候,3Q了!”

等他点好吃好弄好了之后他才发现上当了,因为这就是吴伊玲设的一个局,要说说他怎么知道上当,当他转钱的时候才发现,不是发现帐上的钱少了,不是他转给她钱的时候她不收,重点不是她不收,而是她不收是有一个代价的,而代价是什么呢?就是不管她说什么,明奕都要言听计从,又是什么要求呢?就是要他接受她的委托和Jack对块,而碰到陆明奕又不喜欢欠别人钱,所以也没有办法。

“小陆陆啊,你今天开始可真就算是我的人了,我说向东你要是胆敢向北偏东或者是南偏东89.9循环9秒的的话我就和你没完。”

“哎呀,我就求求你了呀,你就收一下吧,我不喜欢欠别人钱的呀!”

“不可能,除非你可以以你的现代夏洛特·福尔摩斯的身份和现代的亚森·罗宾对决我就放了你,如果你胆敢说半个不字,啊不对,如果你胆敢说半个/b/音的话,你就嘿嘿嘿!你就玩完儿了。”

“你为什么偏偏要让我来调查他呢?你的侦探老爸不可以吗?”

“我老爸不是现代的福尔摩斯了啦!好了,你就满足一下我想让夏洛特·福尔摩斯和亚森·罗宾来一场真正真阵的对决的少女心吧?好吗?小陆陆?”

“我也是拿你没有办法,好吧!下不为例哦?”

“哦,哪,我永远都不收了,这样一来你永远都是我的人了。”

“别,别,别,别,别......算了,不下不为例了,不下不为例了,哎呀,真是吃人嘴软,拿人手软啊!”

“知道啊!知道就好,快给我去公安局那里开会,去。”

“是!”

陆明奕也弄不明白,自己这么大的一个侦探尽然被这么一个小姑娘给骗了,可能这是因为这个小姑娘是一个侦探的女儿吧!

等他们到了公安局说明了来意,之后吴警官看到他之后就上去迎接,说道:“哦,陆明奕,你来的正好,我们还想来找你呢?虽然这个案子应该是由专门的人来管,但是,那个人太猖狂了,我们也要来帮个忙。”

这时,一边的一位概二三十岁的人走了过来,说道:“你来了就好,只要脱我后腿就问题不大。”

“这位是谁啊?”明奕问道。

“这儿就是专门负责抓那小偷的专案组的赵旭升警官。”

明奕发现这句话的声音是一个很熟悉的人所发出来的他扭头一看发现那个人正是林芳雄,“诶,你怎么也来了?”

“我的高铁票还没买呢,毕竟......”林芳雄把嘴凑到了他的耳朵上说道:“毕竟他和那儿Joker并称为那儿个组织中的黑白双煞。”

“你说什么!”

“嘘,小点声,因为他们都会预告犯案,但是杰克穿着白大衣,白西裤,白皮鞋,白礼帽,里面是一件黑色中山装,脸上一副墨镜,而那儿个裘克穿着黑大衣,黑西裤,黑皮鞋,黑礼帽,里面是一件白色中山装,脸也是一副墨镜,他们的都会用动力滑翔飞行,而且都会变魔术。”

“呦,这不是上次那个和我一起破了烹尸案的公安局的智囊吗!”那位高大的警官说道,“你怎么来了?”

“我是来帮你们抓杰克的。”

“好吧,你们两个快走吧,马上就要开会了。”

陆明奕小声地问林芳雄:“诶,我说这是谁啊,怎么什么大的案都会有他。”

“这儿位啊,这儿位是这个公安局的局长,叫田耀明。”

会议开始前,警官们先向大家介绍了怪盗Jack,“怪盗19880807号,亦称怪盗Jack,自1988年8月7日在大英博物馆首次犯案开始,陆续在世界各地犯案,共计314起,其中114起发生在国外,足迹遍及英,美,法,德,日,韩,朝等几十个国家,盗窃赃物326件,共计金额大约594亿8477万元美金。”

“好,”田耀明说道,“进日,我们又收到了一份预告信,请看大屏幕。”

这时,屏幕上出现了那个预告信:

当在最近的月圆之夜,民国时期中日人民发出的那同样的那一声形同之怒吼,左右之倒,我尚曾骑着诺亚的和平鸽,来到那个神龙见尾不似尾的地方,取走那虎尾之中的宝物。

Jack

“好,接下来就是我来解说吧!”赵警官说道,“这个‘最近的月圆之夜’应该就今天农历七月十五日,而‘中日人民发出的那同样的那一声怒吼’应该就是表示具体时间,‘虎尾的第三节之中的宝物’,应该就是表示目标的物品,而根据一些资料显示,这个物品应该就是虎丘塔第三层中所发现的,现藏于苏州博物馆的秘色瓷莲花碗。”

“好,”田耀明说:“今天晚上,大家都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一定要保住......”

“不是要保住,”赵警官突然喊道:“我们一定要抓到那个卑鄙、**、下流的小偷,赌上我们中国公安的名誉还有信誉,绝对要把他抓到,绝对的,绝对要。”

就散会了之后,小哥两又去了苏州博物馆看了看那个要被偷的东西,那个东西就是在一个展厅的正中,导游介绍道:“大家可以看到这个展厅呈正八边形,这就是贝律铭老先生在模仿它被发现的地方——虎丘塔的内部构造,大家可以看到天花板上的的十字吗?如果你进过虎丘塔你会发现它的第三层也有一样的十字,大家是不是都可以听到外面的潺潺的流水声昵?其实只有这里大家可以听见这个水声,出了展厅就听不到了!这其实就是在模仿虎丘的剑池的水声,这就为让游客可以感觉到好像是自己发现了它一样......”

等他们回到了警局,就看见赵警官拿着那张预告信问他们:“你们对暗号有思路吗?我完全弄不明白。”

这张预告正面是预告的内容,右下角署名下面粘着白色的蒲公英,反面是黑梅J有所不同的是这个黑梅是个四叶草。

“会不会是中日战争中,日军进攻的时间?”赵警官问道。

“我觉得不太对,”明奕回道,“因为抗日战争战役这样多不定得是那个,而且,他说了一个关键词是‘同样的’所以我猜测应该是发音。”

“我也是这儿样想,但是我对日文的发音不太了解。”芳雄问道。

“没事,我比较清楚,日文发音一共有大约50个音,而现代汉语拼音有47个,而两个当中有相同的大概也就是a行了吧!”

“哪a行又是有哪些呢?”

“aiuêo,就这几个。也没哪个可以表示时间的啊!”

“会不会是I在钟表上的形状也就是6:00,哎呀不对,不管是上午还是下午天都没黑,不可以算是夜,也不可能是12:30,因为这个时针也不可能在12上。”

“哼,我倒有一个奇怪的发现,bpmfdtnl当你发这些音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你发的是bopomofodetenele照这样对应下去gekehejiqixirzhchshzcs,就是这样子,而日文发音分行和段,行是a行ka行sa行ta行na行ha行ma行ya行ra行wa行n,段是a段i段u段ê段o,这段其实就是列,然后对应的行和列再自动填充一下,就是它的发音,这样一来就有m、x,再加上日文的浊音和半浊音,是ga行za行da行ba行pa行,就多了一个b,但是这也不可以在钟上画出来啊!”

“会不会是日文的字母形状呢?”

“这也有可能,”他拿出了手机边写边说道,“它们的样子都是あアいイうウえエおオもモしシぼボ,好像有了,イ的片假名我没弄错的话那一撇好像是上短下长,也就是说应该是1:40:30。”

“好,我一定会叫大家注意的,1:40:30我一定要把他抓到。”赵警官说道。

“不对,总觉的哪里有问题,但是又不知道哪里有问题。”陆明奕想道。

“明奕兄您一般怎么打发时间呢?”芳雄问道。

“我啊,我呢,自学日语。”

“可您为什么要学日语呢?”

“因为我没事干啊,游戏中午就打三局,打完就不碰了,剩下来的时间无聊闲着呢,不如就学点东西,毕竟学习使我快乐吗!”

然后他打开了网页开始学习一些日常使用的日文,像什么“什么什么地方はどうやって行くの?”,还什么“什么什么东西を取るのを助ける。”,还有什么“これは何ですか?”、“それは何ですか?”之类的,突然他看见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标音的方法,是一个台湾人做的一个网页,就是あア(ㄚ)、いイ(一)、うウ(ㄨ)、えエ(ㄝ)、おオ(ㄛ)、かカ(ㄎㄚ)、きキ(ㄎㄧ)、くク(ㄎㄨ)、けケ(ㄎㄝ)、こコ(ㄎㄛ)......他看见了之后很奇怪,因为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括号里的假名,他对正在打游戏的林芳雄说道:“芳雄,你见过这个东西吗?”

林芳雄看都没看:“嗨这,嗨呀,您都没有见过我怎么能见过呢?网上查一下呗,不就都知道了吗?”

陆明奕网上查了一下发现这个括号里的不是假名,而是民国时期的汉语拼音,“民国时期的拼音,”他又想到了那封预告信,“预告信上说‘民国时期中日人民发出的那同样的那一声形同之怒吼’诶,等一下‘形同之怒吼’、‘民国时期’不会是......”他又查了一下民国时期用的拼音,他看到了ㄅ(b)ㄆ(p)ㄇ(m)ㄈ(f)ㄉ(d)ㄊ(t)ㄋ(n)ㄌ(l),之又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一个符号ㄑ(q)“啊,原来是这样啊,我知道是几点了。”想这这里他跑到了赵警官的那里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

赵警官听后颜色大变:“什么,你们认为是く(ㄑ)在钟面上的形状。”

“对,没有错就是这样,是4:10没有错,请弟兄们做好准备,毕竟是赌上了名誉和信誉的,加油吧,我可不想因为解不开时间结果错过了抓人的好机会。”

他看见赵警官通知好各个方面的警官之后就回去了,林芳雄的一局游戏也打完了,“您去哪儿了呀?怎么不见您啊!”

“哦,我去了一下赵警官那里。”

“您去哪儿做甚?”

他就把和赵警官说的话原原本本的和林芳雄对说了一遍。

“哦,还真就叫你学了日语才可以想道。”

然后林芳雄看了一下手表,“呦,现在有意思了”他说道,“马上就要到点了。”

陆明奕听了之后吓了一跳他看了一下手表,“切,你吓死我了,才7:45。”

“我说您呐,真是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再过个5分钟,再反一反不就4:10了吗?”

“啊,等一下,反一反。”陆明奕又想到了那个预告信,“‘左右之倒’不就是要反一反吗!”他又努力的回忆了一下那封预告信,“哼,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我现在就去会会他。”

想到这里他就向外面跑,林芳雄见状就问:“诶,诶,诶,您干嘛去。”

“这个回头再跟你解释。”然后,他就跑出了公安大厅,骑上了自己的捷安特800自行车,往拙政园的方向骑了过去。

要说为什么陆明奕不去博物馆而是去博物馆边上的拙政园呢?因为预告信中写着“来到那个神龙见尾不似尾的地方”苏州市内有一条“龙”——护龙街,现在是人民路,人民路最早南起文庙,北抵报恩寺,报恩寺内有一座塔,北寺塔,这样一来人民路就像是苏州的一条龙,龙头是文庙,龙尾是北寺塔,而拙政园内有一个借景的地方而借的景就是北寺塔,让人觉得它好像就在拙政园内,但是它根本就不在里面,所以这个就是见尾不似尾的地方。

他赶到预告地点的时候,一看手表,7:49:45,“太好了,赶上了。”他想道。

正当他高兴的时候往前走了一两步,这时,一阵微风吹过,他向后一看,他来了,一帽,一衣,一副墨镜,没有任何名余的动作,他们两个人,四目相对,虽然在逆光之下看不清脸,但是明奕可以明显感觉得到那个人的脸上有让人颤栗的微笑,还有就是那张年轻得让人感到可怕的面孔,不像是88年第一次犯案的年龄,倒像是88年出生的,不对,可能是90年00年甚至更年轻。

“嗨!小伙子,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就是来抓你的人。”

“哦,你的口气真不小啊!”

“我想你应该还没有拿到你要的东西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你的预告中写的明白,‘我尚曾骑着诺亚的和平鸽’诺亚的鸽子在四月一日衔着橄榄枝回到了诺亚的方舟上的,但是诺亚没有找到陆地,所以这一天是愚人节,所以我想你应该就是在开个玩笑而已。”

“哦,没有错,我的确是在开玩笑,这一次只是在演习,下次我就一定会来偷的。”

这时,你要知道如果陆明奕要抓住他的机会只有一次,就是他打算逃跑时的一个转身,只要他一转身陆明奕就可以冲过去一脚把他助跑的脚步踢乱,脚步一乱之后他就摔倒了,如果他一摔倒他要背着他的动力滑翔翼站起来再助跑就难了,如果他脱了动力滑翔翼逃跑,是不可能逃掉的,因为陆明奕100米跑只要12秒,但是他没有逃跑,而是拿出了宽波发讯器,调了调波段,清了清嗓子,用另一个人的声音说道:“这里是3号机,在拙政园内发现杰克,请将他逮捕归案。”

“我的妈呀!他可以不用任何设备去模仿别人的声音。”陆明奕惊讶道。

就在他一愣神的时候,杰克一个转身,打开了变成大衣的动力滑翔翼,一个健步,飞了起来,这时陆明奕才反应过来,打算去追,但是晚了,之后他发现地上有一张牌是四叶草Jack,背后写着:

当玉兔把那对家园和能源分开之时,当深夜的钟声让那钟面上的两人相随之时,我将来取走我想要的东西。

Jack

“这上面写的是......。”他想了好一会儿,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这时候,有几个人突然闯入,“别动,”其中一个人大喊道,陆明奕傻了一下,呆呆的看着他,“A小队发现杰克,再重复一遍,A小队发现杰克,请求支援。”这时,陆明奕才反应,刚打算逃,就给几个人扑倒了,这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就把这个“杰克”拷起来了,还把预告信弄坏了。“A小队已把杰克逮捕归案。”

“放开我,我不是杰克。”

“都这会儿了,你就给我安分一点吧!”

往天上一看,看到天上的那只飞远的白色大鸟,终于知道了怎么一回事。原来是那个真杰克在捣鬼,“好啊,你个杰克,看我抓到你了之后怎么收拾你。”他想道。

之后,经过几个小时的调查,证明了他不是杰克。

第二天早上,他拿着那张预告信在公园里和林芳雄说:“芳雄你看得懂上面的暗号吗?”

林芳雄看了一下说道:“这儿前半句不太明白,后半句是知道的,不就凌晨零点吗?”

“这个我知道,但是我也在想前半句呢!不过我感觉应该是日期。”

“哪,是几月几号呢!”

“我感觉应该是一个天文现象。”

“但是又是什么呢?”

他们两个也没有什么个思路,就在那里傻看,这时陆明奕突然看到了一个广告牌,广告牌上写着节约能源保护我们唯一的家园,他突然就知道了预告信上的所指的是什么意思了。

这时林芳雄也看到了那个广告牌,他也是一个微微一笑。

“芳雄你也应该是知道上面的暗号了吧!”

“没错,我是知道了。”

“你对于这个小偷有什么抓捕计策。”

“我想,不如这儿样,咱们写在手机上,看看咱们的套路一不一样。”

之后,他们两个在手机上写下了自己的谋略,之后交换了一下,一看大家都笑了出来。

“陆兄,您还真是谋略过人呢!”

“林兄,你也不错啊,到了那天我们勍这么办,你负责外面,我负责里面。”

到了那天,杰克摸到了博物馆的门口,发现大门是敞开的,走进大门发现二门也是开的,而且里面黑黑的,“这下怪了,就算是他们没有解开我的预告信也不可能这样没有防备啊!”他走了进去,走到了那个展厅,刚把开锁的工具伸入展台钥匙孔,那个展台的门自己打开了。

“呀!上当了。”他大声喊道。一转身当打算跑,四周的防火门就关上了。

“你果然还是来了。”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了,“那是赝品,想不到老奸巨猾的杰克也有没辙的时候啊!”杰克用力去撞那个防火门打算撞开防火门逃出去,“没用,这是防火门,是我用汽车锂电池的电关上的,除非你用炸弹才能炸开,不过,你在用炸弹的一刹那,我们就可以用它的残骸找道你的供货商,然后,你的身份就大白了。”杰克又拿出了宽波发讯器,刚打算调波段,他又说道,“没用的,我已经帮你把这里电都给断了,这里已经是没有信号了,就算是有,保安室的人都被我的伙伴下了安眠药了,你也叫不来。”这时,那个人从一个昏暗的地方走了出来,原来是陆明奕。

“哼,你是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来的?”杰克问道。

你不要小瞧这一句话,这一句是出奇的镇静,镇静的好像这一切都是他的计划之中一样,心想:“我的天哪,不是吧,他已经知道了我的计划,”但他又一想,“不对,就算是知道你也走不了。”他假装镇定说道:“信中所写‘当玉兔把那对家园和能源分开之时’其中的‘家园’是指地球,‘能源’指的是万物之源——太阳,而‘玉兔’指月亮,这句话的意思是月亮在太阳和地球之间之时,则就是今天,农历八月初一,而‘当深夜的钟声让那钟面上的两人相随之时’其中,钟面上的两人是指钟面上的时针和分针,他们相遇又有钟声就是指零点,就是现在。”

“哦。”

“你要知道,这可是我精心为你设计的牢笼,我只要和你一起等道大天亮你就束手就擒吧!”

这时,杰克拿出了一个烟雾弹往地上一扔,只听“咚”的一声,整个展厅里都是烟雾,陆明奕心想:“反正你已经没辙了,就随便你吧!”过了一会儿又听到了玻璃碎裂的声音,“呀,完了他打算破窗逃跑了。”他想道,他顺着声音跑了出去一看天上一只大鸟飞了起来,“哎,

他跑,算了,算他走运,不过别让我下回还碰到他。”

之后,吴警官和他还有林芳雄清算时,发现他们只是把博物馆的总砸拉断了,迷昏了几个人,碎了一块玻璃,其它也没什损失,但是他是为了抓杰克才用了不得以的办法,加上又是未成年,所以就象征性的批评教育了一下就结束了。

之后,吴伊玲看到了他就问了:“我说,捉住了没?”

“哼,别提了,让他跑了,但至少他没有得手。”

“唉,你看清他的长相了吗?长得帅吗?”

“我并没有,第一次逆光,第二次无光,不过他看上去大概二十岁。”

“你要知道,他不是这么容易就能看得到的,毕竟他可是组织里的白煞吗!”

小说《侦探事务所》 第五章 秘色瓷莲花碗失窃事件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古言小说
  2. 穿越小说
  3. 虐恋小说
  4. 奇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