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别跑,哥渡鬼呢!

更新时间:2019-08-09 12:06:37

别跑,哥渡鬼呢!

别跑,哥渡鬼呢! 荷包蛋 著

连载中 韩车苏铃儿 玄幻鬼怪仙侠校园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别跑,哥渡鬼呢!》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荷包蛋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线阅读到这本顾淮简安小说,一起来看下吧:我是一名邪灵摆渡人,这些年,我走过南、闯过北,给阴魂寡妇挑过水,二半夜里揍哭鬼,小日子过的无比精彩。 我接触的那些怨灵、邪尸、阴物、山妖、精魅,个个拥有绝高的智商,阴谋诡计层出不穷。我要以更绝的智谋、...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从那老头儿以及他傻儿子家出来时,恍惚觉得忽略掉了什么线索。

而在跟神经病聊天时,我又出现过那种感觉。

现在我知道这线索是什么了。

他们回头张望的东西!

视频里的灵异事件出现前,他们都扭过了头,而且画面紊乱,信号很不好。

这说明,在怪异发生之前,有什么不可测的东西出现了。

这东西是不是第3只邪祟呢?

我看过短视频录制的时间,前后时间差大概有3到5分钟。

以我现在的了解,邪祟会拥有短时间急速移动的能力,这种能力秦巧有,那拍皮球小男孩也有。

如果第3只邪祟更加强大的话,它急速移动的距离,很可能会更长。

此外,那小男孩能自由穿梭进张山的屋子里,在我家门外,却迟迟没有进来。

这兴许是它的预谋,也兴许它根本就进不来。

如果是因为后者,那张山家里就绝对有问题。

寻找第3只邪祟的线索,应该仍然留在西区废楼里!

想过这些,我心里有了打算,等定完工作的事儿,我再去西区废楼跑一趟。

主动出击,揪出最后的邪祟,这样才会永绝后患。

早餐主食是面条,辅以辣萝卜咸菜,这咸菜是早就弄好的。

我相当的纳闷:只是煮个面条而已,苏铃儿怎么就在厨房里忙活那么长时间?

她又把锅碗瓢盆弄得叮当响的,该不会是在里面跳了好一阵广场舞吧?

因为节约电费,我没舍得开灯,零星的光线映射进来,房间显得有些昏暗。

苏铃儿起身想要点燃灯笼,被我制止了。

她那红灯笼总有种阴森森的感觉,映照出来的红光,很像活人的鲜血。

我觉得,我俩就没必要整一顿瘆人倒怪的烛光早餐了,而且点蜡烛更费钱。

“铃儿,你在面条里加了什么作料?我咋感觉味道怪怪的?”

昨天煮好面后,苏铃儿说要在里面加点东西。

那会儿我太饿,狼吞虎咽中,只觉得多出一股怪异的甜味,却也没怎么在意。

现在再次品尝到这种滋味,我忍不住问了出来。

“相公,你就别胡思乱想啦,我肯定是为你好、替你考虑。”

“来吧,多吃点儿,多补一补你的瘦弱身子!”

苏铃儿在我的空碗里,重新盛满一大碗,鼓励似的看着我说道。

这会儿虽然看不清她的表情,不过她的小模样,早就刻进了我的脑子里。

苏铃儿头发像枯草,脸蛋儿蜡黄,明明已经年满18岁,却搞得像未成年似的。

我用脚后跟想都知道,她这些年,肯定没少受苦。

可惜,不管我怎么询问,她就是不肯详细讲述她的经过。

就好像她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而后一直和炳叔在山里生活一样。

我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昨晚有过共同经历后,我对苏铃儿的态度有了明显变化,觉得她更像是个怜人的妹子,有些不忍心过早把她撵回山里了。

“对了,我第一次跟你见面时,身后有那么多的白衣人尾随着。”

“他们是什么来路?为啥会那么听你的话?”

尤其在苏铃儿发飙时,她指挥那些神出鬼没的白衣人,差点儿没勒死我。

对此,我可是记忆犹新。

“他们都是白纸人呀!都是爷爷留下来的!这奇门道术取自《阵枢》,拥有强大的辅佐能力。”

“可惜,我道行不精,只学到《阵枢》里的皮毛。”

说到最后,苏铃儿叹了口气,像是有些失落。

我顿时来了兴趣,安慰她两句后,继续询问细节。

那些人居然是纸做的?

难怪马达的烟头落了上去,能让他们快速燃烧。

而白纸人在行走时,手里都拎着板砖,这应该是他们的分量太轻,生怕会被山风吹走。

看我这么有兴趣,苏铃儿也变得兴奋起来。

她放下还剩半碗的面条,拿出剪刀和纸张,当着我的面儿开始裁剪纸人。

苏铃儿的小手很灵巧。

没一会儿,一个活灵活现、约莫半米高的白纸人,就出现在我面前。

她从小包里取出灰尘一样的东西,轻轻洒落在白纸人身上。

嘿!神了!

当苏铃儿做完那个动作,白纸人忽然活动起来。

它舒展一下手脚,而后慢悠悠朝我走了过来,两手合十,像是想朝我鞠躬行礼。

“这……你剪裁的白纸人,怎么显得有些笨拙?”我纳闷问道。

眼前的白纸人,和在山上看到的白纸人,完全是两个概念。

山上的那些白纸人,走起路来健步如飞、虎虎生风的。

再配合它们手里拎着的板砖,那简直就是大型群殴的火爆场面。

而眼下,这只白纸人步态迟缓、动作僵硬,就像得了老年痴呆。

原来我还计划着,要是苏铃儿能批量造出灵活的白纸人,**脆就去接工程去。

什么筛沙子、和水泥、扫马路……只要不跟活人打交道,能在晚上干的工作都成。

这样算算,一天下来,我得赚多少钱啊?而且还是躺赚呢!

恍惚间,我都看到毛爷爷漫天飘了。

结果,现实狠狠抽了我一记大嘴巴。

这些提线木偶似的白纸人,啥用处都没有。

它们工作一晚上,估计都赚不回白纸的成本。

苏铃儿显得有些扭捏,“都怪我道行太浅了,没能学到《阵枢》的精髓。”

“另外还有个最关键的环节,手里这些纸张的材质不行。”

“如果能弄到桑皮纸,那我做出来的白纸人,和山上的那些就不会相差很多。”

我重新燃起了希望:“桑皮纸?哪儿有卖的?咱买回来不就得了?”

苏铃儿:“嗯嗯,可桑皮纸太贵啦!就算熟人价,1张也要1000块。”

我吐了吐舌头,想了想手机银行里的三位数,心情有些沮丧。

不行,我真得赶紧解决“穷”的问题。

这贫穷就像是个恶性传染病,能把人传染的越来越穷,越来越穷……

“梆梆梆——”

我正咬牙切齿的谋划着,冷不丁听到门外响起敲门声。

这声音很沉重,表明敲门的那位力气很大。

我默念了几句安神诀,抄起身旁的狼牙棒,朝着门口走去。

这八成是新的邪祟吧,因为之前我没听到走路声啊!

我懒得透过猫眼观察,拉开房门,狼牙棒呼的一下就砸落下去。

“艾玛——车啊,是我!我!勤劳的小马达!”

眼看着要落在对方脑袋上,我硬生生把狼牙棒停了下来。

果然是马达!

虽然他有些憔悴,虽然他眼泪汪汪的、情感比以前丰富了许多,可我确定,这就是我的老铁!

我在他鼻子上探了探,试出他有热乎气儿,于是赶紧把他拉进屋里。

我说你倒是先给我打个电话啊?咋还直接过来砸门了?另外,我怎么没听到你走路的声音?

马达显得有些委屈,“给你打电话了啊!连打3遍,你也不接啊!”

我这才回想起来,昨晚担心分神,早就让手机处于静音状态。

早上又陆续收到花瑛的连环追命消息,我就干脆没调**。

马达经过炳叔的操练,现在已经有了明确的人生方向,那就是护在我身边,不让我出现丁点儿差错。

“炳叔对我有过叮嘱:孤身莫开口,入夜紧提防;宁肯自身死,不许渡主伤。”

“所以和以前相比,我或多或少有些怪异的变化,你不用太在意。”

“对了,这次下山,炳叔让我给你带来两条消息。”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马达问道。

好消息是,我完成给秦巧化解心结的任务后,自身的霉运会受到某种神奇的压制。

每次我渡魂成功后,气运会随之增加。

简单来说,我的好运气、好日子来了。

而且,成功摆渡的邪灵数量越多,我运气就越好,到最后,我运气天天爆棚。

坏消息是,在最后一样渡魂利器现出真容前,我不许把苏铃儿赶走。

如果我敢这么做,炳叔会立即出现,把我当场打成“海豹人”。

马达以他家祖坟发誓:炳叔说得出、做得到,绝对不会含糊。

回想起炳叔那阴森的半张面具,我后脊梁上升起一股莫名的冷意。

想了想,我觉得这倒是没啥。

不就是把苏铃儿带在身边么?她又不会给我增添什么麻烦。

再说了,我对她越来越有好感,还不太忍心把她撵走呢。

“马达,你说我霉运被压制,好运就要到来,这是真的假的?”我问道。

从小到大,这破霉运是让我最头疼的事儿,我对谁好谁倒霉,谁对我好谁倒霉。

就拿苏铃儿来说吧,我就昨儿个下午,给她买了两件衣服而已。

瞅瞅她那运气差的,刚从商店出来,直接栽水道里了,事情发生的,都没法用科学来解释。

马达再次以祖坟发誓,炳叔亲口对他说过,绝对不会有假。

苏铃儿在旁边补充,她从我爷爷那里听说过,摆渡邪灵,的确能给自己增加好运。

我喃喃嘀咕着,“真要是这样,那爷爷早就该运气爆棚了?运气爆棚还能突然死掉?这可有些神奇!”

气氛有些沉闷,我一句话,就把天给聊死了。

早饭过后,我领着苏铃儿和马达出了门。

在经过眼镜哥家门前时,我还特意敲了敲门,等了半天,里面没动静,应该是两口子早早出去卖卤菜了。

站在街面上,迎着温暖的朝阳,我深吸一口气,莫名觉得前景美好起来。

我还没来得及感叹,心里忽然又生出一种感觉。

有人在盯着我!

这种感觉极其强烈!

小说《别跑,哥渡鬼呢!》 第012章 消霉运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玄幻小说
  2. 鬼怪小说
  3. 仙侠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