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邪王绝宠

更新时间:2019-08-14 09:43:33

重生之邪王绝宠

重生之邪王绝宠 道犬 著

连载中 云沁夜寒 历史轮回重生贵族江湖恩怨

完结小说《重生之邪王绝宠》是道犬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云沁夜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朝穿越成了和亲公主,嫁给腹黑王爷,几番逃跑被捉后,便把王府闹得鸡犬不宁。‘禀王爷,王妃遭陷害,太后族亲被王妃打了。’‘打得好。’‘禀王爷,王妃被欺负,太子被王妃打了。’‘扶本王起来,王妃下手太轻,本...

精彩章节试读:

云沁无意对上那男子的目光,不禁一个哆嗦。

夜寒似乎有所感应,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眼神淡漠,大手却悄无声息地握住了云沁桌下的手,微微安抚一般地拍了拍。

云沁心口一暖,问,“那就是太子?”

夜寒没有吭声,却是学着她的动作,在她手心挠了挠。

云沁不自禁地笑了笑,抽了抽自己的手,没抽动,干脆就这么让他握着了。

夜逸冷眼看着两人的互动,神色更冷。一个和亲公主,再加上一个重臣之女,眼下情势都一边倒向夜寒,他不能再坐以待毙。

太子垂眸,目光落在酒杯上,几经流转。

“殿下,微臣敬您一杯。”

夜逸抬眸,笑得温润,“好!”

大臣受宠若惊,连忙和夜逸对饮起来,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效仿,前来敬酒,而夜逸今夜似乎打定主意了来者不拒。

到最后,大家有目共睹,太子醉的连路走不稳。

夜深人静,宴散人离。

宫殿东边的厢房中,女子不停叫唤着‘好热’,许是因为喝多了酒,再加上心情郁结,慕染姝醉的一塌糊涂,赶走了所有的宫女,一个人坐在房间里自斟自酌,嘴里不停地唤着‘宴哥哥’。

夜逸推开房门,看着神色迷离的女子,脸色庹红,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姝儿……”

慕染姝抬眸,便见到了熟悉的五官,那双眉眼却不复冷漠,她笑了笑,踉跄着站起来,“宴哥哥……你来看我了……”

夜逸冷笑,唇上却温柔地在她唇上落下一吻,“醉了?”

慕染姝一把搂住他的脖子,撒娇道:“没醉,我在等你……不会醉……”

她伸手,痴迷地摸着男人的五官,眼神逐渐火热,“宴哥哥……我好喜欢你……”

夜逸眼神微深,一把将女子打横抱起,踢上门,“那就做我的女人,可好?”

男人炙热的吻落下,带着浓烈的酒气,熏得慕染姝七荤八素,她热情地回应着,“好。”

夜,还长。一场关于暧昧的阴谋还在继续。

翌日,整个皇宫都被一声尖锐又凄厉的女声唤醒,不到一刻钟,太子醉酒后走错房间,和慕染姝春风一度的消息便传到了皇宫里的每一个角落。

一身黄袍的太子挺直了身板在宫门外跪了一天,让皇帝给他和慕染姝赐婚。

御书房,皇帝揉揉额头,“他还跪着?”

乐公公叹气,“皇上,太子殿下决心甚大。”

皇帝冷哼,“你相信他醉酒的鬼话吗?”

乐公公尴尬低头,“老奴愚笨,不敢妄言。”

皇帝瞥了他一眼,嗤笑一声,“早知会让他捡了这么个大便宜,朕昨日还不如……”顿了顿,想到夜寒和云沁的状态,他又叹气,“罢了,事已至此,朕也没有别的法子。”

乐公公低眉顺眼,“可要现在拟旨?”

“拟吧。”

这门婚事,皇帝虽然不愿意,但最终还是妥协了。

云沁坐在秋千上磕着瓜子儿,兴致勃勃地听八卦,越听眼神越亮。

玉儿撇唇,“公主,您今日磕了许多瓜子儿了,小心上火。”

云沁摇着秋千,眼神发亮,“该上火的不是我吧?昨天才请旨赐婚要嫁给夜寒,今天就被赐婚给太子,我很好奇,慕小姐会是什么反应?”

玉儿推着她的秋千,闻言不屑道:“她还能有什么反应,接到圣旨以后,直接大闹皇宫,若不是太后力保,让她家里人强行将她带回去,皇上可不得生气了?”

云沁拍了拍手,“大闹皇宫?少女好胆量!”

玉儿嘴角一抽,“她这么一闹,太子哪里还有什么脸面,成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以后进了东宫,奴婢想她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云沁想了想夜逸的眼神,整个人阴沉不定,看着就讨厌。她煞有其事地点头,“说的没错,看来她以后的日子更要不好过了。这样我就放心了,哈哈……总算报了仇。”

玉儿看着心大的云沁,嘴角一抽,趁机劝道:“公主,您也要有危机感才是啊。慕染姝虽然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但是王爷太有诱惑力了,皇城里的世家贵女,哪个不盼着能得到王爷的青睐,您可要小心着点了。”

这边玉儿劝得苦口婆心,那边云沁却是琢磨着宝镜的事情,微微失神。

“公主……”玉儿叹气,“您听懂了吗?”

云沁打着哈欠,“知道了,本公主会加油的。”

不知道什么方式才能说服夜寒那厮将她带回罗莎国呢?

……

东宫大喜,云沁跟着夜寒屁颠屁颠地去凑了热闹。太子倒是容光焕发,就是新娘子瞧着有些憔悴,云沁不厚道地想:心里想着夜寒,身体却要伺候夜逸,慕染姝这算是把自己坑死了。

新人礼成以后的婚宴大多无聊,云沁百般聊赖地在东宫逛了起来,不意外却在后院看到了原本应该在大厅敬酒的新郎官。

夜逸一身大红喜服,器宇轩昂,只是脸色有些阴沉,语气更是凌厉。

“今日是大婚之喜,你眼巴巴地瞧着本宫的三皇弟,是想要人看本宫的笑话?”

云沁好奇地躲在假山后,竖起耳朵,将男女之间的对话听得清楚。

“我没有……你不要无理取闹!”

这是慕染姝的声音,愤怒又无力。

啪!

云沁被吓了一跳,伸头出去看,却见一向骄傲的慕染姝被男人一巴掌甩了出去,那嘴角都打出了血,女子隐忍不发,眼眶哭得红肿。

“夜逸,你个无耻的禽兽。”

慕染姝捂着脸,声音不敢放得太大,却是助长了夜逸的气焰,他一把拎着瘦弱的慕染姝,狠狠掐着她的脖子,拎到半空,不顾女子铁青的脸色和拼命的挣扎,狠辣道:“你以为自己还是千娇万宠的大小姐吗?入了东宫,本宫想怎样就怎样?禽兽?哼!”

男人冷哼一声,在她闭气之前狠狠将人仍在地上。

“你在本宫身下喊着夜寒的名字,若不是为了……本宫都懒得碰你。”

慕染姝痛呼一声,捂着手腕疼得泪眼汪汪,但是不敢反抗,显然对于这样的打骂,她已经习惯了。

“你不是人!”

夜逸眼神更冷,一脚踹上去,“本宫让你看看什么才不是人。”

男人的粗喘和女子的无力呻吟在光天化日下交织成淫靡的乐章,云沁捂住嘴巴,吓得脸色都苍白了。

看着慕染姝宛如濒死的鱼儿一样在男人身下挣扎,云沁忽然就动了恻隐之心,她抬脚就想出去,却忽然被人捂住了唇。

“唔……”

被人一路拖着离开,云沁闻到熟悉的馨香倒是没有大声喊叫,等夜寒放开她以后,她才转身低吼,“你是不是有病啊?”

夜寒抱着双臂,冷眼瞧着她,“慈悲心泛滥了?”他用手指比划了一下挥鞭子的动作,冷嗤一声,“好了伤疤忘了疼?”

云沁身子一僵,方才一时冲动,她只是有些可怜同为女子的慕染姝,被夜寒这么一提醒,万恶的慕染姝又回到了脑海。

她一个哆嗦,摇头,忽然问,“你觉得慕染姝可怜吗?”

夜寒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慢慢地眼神变得讽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云沁干咳一声,接着道:“你看,太子处心积虑地将人弄进了门,然后又这样虐待她,这要是慕染姝的爹娘知道了,得有多心疼。”

夜寒沉默,看着云沁渐渐生动的眉眼,他冷声问,“想说什么?”

云沁哈哈干笑,再接再厉,“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是爹娘生养一场也不容易,所以啊,就算是出嫁了,也应该常回家看看。就像慕染姝这样的,多让人不省心!”

她瞥一眼男人高深莫测的脸,咬牙坚持,“不如我们也回一趟娘家,也好让爹娘放心不是?”

气氛一时沉默得有些诡异,云沁的小心肝噗通噗通狂跳,看着夜寒的目光就像是仰望着上帝,等待着他的裁决。

这样的滋味可不好受,好在夜寒没有让云沁失望,他在她几度迫切的眼神中点头,淡淡地,“嗯。”

云沁总算明白什么叫‘一字千金’了,她喜笑颜开地抱了夜寒一把,眉飞色舞道:“什么时候出发?”

夜寒的目光像是利剑,穿透了她的小心思,云沁笑容一僵,心虚低头。

她讪讪道:“也不是很急的……”

男人轻轻搂着她的腰身,语气莫名有些冷,“嗯。”

一动不敢动的云沁:“……”

事实证明,夜寒是个很有行动力的人,云沁原本以为自己还要再磨蹭很久才能回来,没想到不过一个月,她就站到了传说中的罗莎国的土地上。

玉儿扶着云沁下了马车,看着夹道欢迎的罗莎国臣民,云沁有些紧张。

作为云沁的贴身丫鬟,玉儿知道公主近来记性不太好,在旁边提醒她每个人的身份,云沁张开笑脸一一问好。最后是并肩而立的帝后,皇帝一副纵欲过度的颓废模样,看到云沁态度也是不冷不热,反倒是对夜寒有几分热切。

小说《重生之邪王绝宠》 第7章 赐婚太子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历史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贵族小说
  4. 江湖恩怨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