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爷每天气到爆炸完整版 席夏厉景淳全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 2021-10-14 09:59:30 主角:席夏厉景淳 作者:芝麻烧饼
淳爷每天气到爆炸 已完结

淳爷每天气到爆炸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芝麻烧饼 主角:席夏厉景淳

淳爷每天气到爆炸完整版 席夏厉景淳全章节阅读

《淳爷每天气到爆炸》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席夏厉景淳的小说叫《淳爷每天气到爆炸》,是作者芝麻烧饼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传闻淳爷又老又丑,还有特殊癖好? 席夏豁出去了,嫁!反正只是契约结婚,反正只有两年,只要他能帮我把害死父母的人揪出来,顺便找到我的大姐姐就行了。 结婚之后…… 好妹妹,你放开我老公,当初是你自己不愿意嫁的! 前任渣男,你离我远点,我老公会误会的! 小姑娘,擦擦你的口水,别盯着我老公看了! 两年之后,老公我爱你,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淳爷:我找到你的大姐姐了,把协议签了,就告诉你。 席夏打开协议,翻白眼,契约结婚三百年?下辈子都被你预定了? 协议签完,淳爷拿出了自己小时候的照片。 席夏惊呆了? 淳爷你这是迷你女装大佬?!...

点击查看 宁鹭雨穿越俩孩子 更多相关内容

《淳爷每天气到爆炸》第七章 她会做饭?味道不错?免费试读

见厉景淳慢慢的靠近,席夏心慌了一慌,但很快就转而淡定下来,“厉总想干嘛,不是看不上我吗?”

说话间,清淡的眸子里赫然多了几分带笑的妩媚之色。

“你想多了。”厉景淳面不改色,越过她拿起合同。

席夏面无波澜,看着眼前的男人将合同翻页,“厉总拿别人家的合同来给一个离职的员工看,是不是耗子抓的有点多?”

席夏再说他多管闲事。

厉景淳抬眼,深邃的眸子里冷彻至极。

这份合同关乎他们席家的生存,为什么她却面色轻松,难道她一点也不担心吗?

“没什么事我走了。”她抬脚想溜人。

这时,一双修长手指轻轻夹住她的衣领,让她脚下的动作停止。

厉景淳犹如古代君王高高在上地皱眉看着她,让人心中有些发毛。

席夏望着他。

他可真奇怪,抓着她的衣领不让自己跑却又一个人发愣,真是怪人一个。

“合同我只是忘记签了。”他薄唇轻启。

他倒要看看这女人是什么反应。

席夏撇了撇嘴。

看来她工作的公司真的跟他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只是这关系……厉景淳甚至可以主导。

他可真的是神通广大。

席静那么的着急的找上门。

难道这个合同就是用自己的婚姻给席家换来的利益吗?

席夏出乎意料的摆摆手,脸颊涌现轻松的笑容,毫不在意,“你太忙了,忘记正常。”

话音刚落,男人却一把将她抵在墙上,气氛瞬间升高,暧昧味道徐徐降临。

厉景淳靠近,脸颊上带着一丝凌厉,阴沉双眸几乎将她看穿,唇动了动,幽幽开口:“怎么,你不希望我签?”

果然席家的女儿不一样,为了目的不达手段啊。

以退为进,不错。

“没有。”席夏想要逃脱他的束缚。

厉景淳却往后退了几步,如鹰明亮的眼似乎在等待她的回答。

“我已经离职了,签不签与我无关。”席夏神情淡漠,丝毫没放心上。

当初因为这份合同被辞退,如今哪怕它没有问题自己也不该再过多干涉,其中的利益跟席家有关,却跟她没任何关系。

厉景淳双眉轻挑。

他的眼愈发尖利,席夏心中一阵冷风,自己几乎要被冻成冰山。

“先生,太太,饭菜已经做好,现在上菜吗?”系着白色围裙的下人**,解了席夏的冰山之冻。

厉景淳看了一眼席夏,点点头。

饭菜色香味俱全,让人食欲大增。

她站着,却不想吃。

男人瞧了几眼,不紧不慢地敲击几下身旁的座位,“坐下。”

入座,两人各端着饭碗安静吃饭。

席夏还在感冒,不免有些晕乎乎的。

“阿嚏——”席夏突然鼻子一痒,控制不住打了个喷嚏。

厉景淳皱眉。

“抱歉,我去重新做一份。”席夏立马起身,走进了厨房。

厉景淳眸光微变。

她会做饭?

眼看着席夏走进厨房,起锅烧水,动作一气呵成,熟练的很。

不一会儿,席夏重新端上来一份,眼看着她精致的容颜上酒覆上了些许的薄汗。

厉景淳眼神深邃,拿起筷子,吃了一口。

味道不错。

不知不觉中,厉景淳就吃了不少。

席夏松了口气。

原来做饭就可以讨好他。

果然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抓住男人的胃!

她不需要抓住他得心,只需要他以后跟她和平相处,这就够了……

吃着饭佣人传来了消息:“先生,席勋先生来找您。”

席勋?他怎么来了。

席夏扶了扶额,怎么到了这里,席家还这般穷追不舍,父女两人轮番上阵,想比还是为了那合同吧,这种吃相,真难看。

她刚想上楼躲避一下,隔壁却被一只大手拉住,厉景淳居高临下,神色琢磨不透,他薄唇轻启,冷彻的声音里带着不容拒绝的蛊惑:“你去。”

“他是来找你的。”席夏不想。

“履行你的义务。”厉景淳顺手拿起餐巾纸擦了擦手,扬长而去。

只留下席夏一人。

佣人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夫人,可否还见,席勋先生等候了许久了。”

“见,让他到客厅来吧。”席夏话语清冷,神色微微在厉景淳离去的方向停留片刻,随即起身下楼。

席勋走了进来,他快速的环视了一下四周。

只听这淳爷有钱,没想到竟如此有钱,不禁面露贪婪。

席夏硬着头皮笑了笑,走进客厅,“叔叔怎么来了。”

见了是席夏,席勋脸色变了,立即充满了严肃,“合同是怎么回事,你姐姐说你不签合同,为什么不签!”

席夏心中冷嘲一声,这还真的是变脸比变天还快,面上还是笑了笑,“叔叔,合同跟我没关系,我也不从中获利。”

“你不是嫁入了厉家了吗,还不算获利,这多大的好事!”

“那既然是好事叔叔为什么不让席静嫁呢,要不这样,叔叔回家一趟,给席静也下一下药送过来。”

“叔叔,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态度。”

轻飘飘的话语还带着笑意,却冷的刺骨。

席勋面上有些挂不住,“你说的什么话!”

转念一想,这席夏贱骨头,硬的很,怕是不吃他这一套。

于是便谄媚的笑了笑,“小夏啊,我把你养这么大,当年你父母出事,如果不是我的话,你恐怕早就已经饿死了,而且叔叔这也不是为了席家嘛,你总不能说让席家这么多年的产业,就这样没了吧。”

“你爸爸在天上看了,会寒心的。”

一番话,却让席夏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

他还真的是虚伪至极。

这么多年的虚伪关怀,如今算是露出了真正丑陋的面庞。

果然是为了利益不惜低三下四,为了利益把她嫁入厉家!

席夏闭了闭眼。

席勋还在笑,“小夏,还得麻烦麻烦你,带过去给厉总签一下了。”

席夏睁开眼,眼中早就已经没了任何的温度,答应了下来,只是看着那一份合同,只觉得沉甸甸的。

于是不假思索的上楼,将合同拿给了厉景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