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爷每天气到爆炸席夏厉景淳小说免费试读

现代言情 2021-10-14 10:02:56 主角:席夏厉景淳 作者:芝麻烧饼
淳爷每天气到爆炸 已完结

淳爷每天气到爆炸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芝麻烧饼 主角:席夏厉景淳

淳爷每天气到爆炸席夏厉景淳小说免费试读

《淳爷每天气到爆炸》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席夏厉景淳的小说叫《淳爷每天气到爆炸》,是作者芝麻烧饼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传闻淳爷又老又丑,还有特殊癖好? 席夏豁出去了,嫁!反正只是契约结婚,反正只有两年,只要他能帮我把害死父母的人揪出来,顺便找到我的大姐姐就行了。 结婚之后…… 好妹妹,你放开我老公,当初是你自己不愿意嫁的! 前任渣男,你离我远点,我老公会误会的! 小姑娘,擦擦你的口水,别盯着我老公看了! 两年之后,老公我爱你,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淳爷:我找到你的大姐姐了,把协议签了,就告诉你。 席夏打开协议,翻白眼,契约结婚三百年?下辈子都被你预定了? 协议签完,淳爷拿出了自己小时候的照片。 席夏惊呆了? 淳爷你这是迷你女装大佬?!...

点击查看 宁鹭雨穿越俩孩子 更多相关内容

《淳爷每天气到爆炸》第四章 想抢我老公?我怕你驾驭不了免费试读

席夏疑惑的看了眼手机。

要是她真和席静签了合同,会让公司蒙受不必要的损失,到时就算她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这么重要的合同怎么会弄错?

席夏眉头紧蹙,起身打算回公司再核对一下,谁知门忽然被人打开。

穿着一身白色职业套装的席静身姿婀娜的走进会议室,白皙修长的双腿从短裙下伸出、画着得体的妆容,明艳的双眸楚楚动人,及腰的长卷发披散开来,整个人散发着妩媚又撩人的气质。

而素面朝天、不施粉黛的席夏相比之下的确很平淡。

她想:这样的女人,也难怪厉少廷不动心。

席静扭动腰肢,满身优越感的走到席夏身前,随意撩了撩卷发:“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

“是挺久的,一上午都过去了。”席夏毫不客气的讥讽道。

席静神色不改,不疾不徐的掏出一个红包递给她:“不着急,你昨天结婚,我还没给你份子钱呢。”

席夏不情愿的接住,打开一看,意料之中,里面是张天地银行的冥钞。

席静双手环胸,目光灼灼,脸上都是看好戏的神情。

席夏却只惊愕了一瞬面色就恢复平静,将红包丢回她怀里:“谢了,将来你和厉少廷也要结婚,就当我提前送你们份子钱了。”

席静轻蔑的神情一下凝固,手里的红包瞬间成了烫手山芋,她简直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她很快微扬下颌,倨傲的扬起下颌:“我很好奇,面对那种丑男人你晚上真不会做噩梦?他那么久没开荤,肯定把你折腾得够呛吧?他到底什么特殊癖好?”

“这么感兴趣?”席夏笑容玩味,眼中暗含鄙夷,“你怎么对别人用过的东西感兴趣?厉少廷是,厉景淳也是。”

席静脸色白了,却依旧气焰嚣张,绕着席夏走动一圈,上下打量,从鼻孔里发出一声哼笑:“我和少廷是真心相爱,他根本都不爱你。哪点配得上他?你也就配嫁给那种恶心的丑男人了!”

席夏目光一瞬不瞬的看她片刻,故作苦恼的叹气:“实话告诉你,早晨厉少廷还到我公司门口找我,求复合,不过呢,这个男人我玩了好几年早就有点厌倦了,而且我也有老公了,就拒绝了。”

“你?!少廷怎么可能去找你!”席静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让席夏心里很是痛快。。

席夏拍拍她的肩,体贴笑道:“你跟厉少廷要是玩够了,还要继续抢我老公倒也没问题,不过他口味太重,我怕你驾驭不了,等几年再给你啊。”

“你个不要脸的女人!”

席静忍无可忍,抬手就要扇席夏,却被她一把扣住手腕,冷声道:“还想打我?这就是贵公司合作的态度吗?行,这个合同不签了!”

席夏撂下话,转身就走。

席静手腕隐隐作痛,眼底闪过一丝难以置信,神色气愤:“这样就不签了,你回去怎么交差?”

“这就不用你管了,你管好你的姘头吧,别让他再来骚扰我了。”

席夏脚步不停,丝毫不带犹豫,身影很快消失在走廊尽头。

席静紧咬下唇,想追上去又觉得丢面子,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怎么会这样?她本来只是想借题发挥故意刁难席夏,再趁机提点苛刻的条件让席夏讨不了好,根本没想过真不签合同。

这合同对席氏来说很关键,要是出什么差错爸爸一定不会轻饶她!

都怪席夏这个贱女人!

席静害怕的神情被厌恶痛恨取代,她掏出手机,眼神发狠。

不是耽误她签合同吗?她也别想好过!

席夏回到公司第一时间找到了经理。

“合同签了吗?”看到她进来,经理急忙挂断电话,开门见山的问。

席夏摇摇头:“没有,我发现合同里有一处问题,我想跟你打电话核对一下,但你没接,我就先回来了。事关公司利益,我不敢擅自做主。”

经理目光闪烁,面露怒容:“你意思是这事怪我了?你知不知道这个合作项目有多重要?就因为你一个人的问题耽搁了,影响整个项目的进程,行了,你明天不用来了,去找财务领工资吧!”

“可是——”

席夏还想辩解,他却将她推出办公室,砰一声在她面前摔上了门,差点没撞到她鼻尖。

她在经理底下干了几年,知道这人刚愎自用,没有回旋余地。

这就失业了?

八成还是跟早上厉少廷引发的流言有关吧……

她心情极差的回到工位,沮丧的收拾东西,最后在众人幸灾乐祸的目光中离开了公司。

走出大厦,席夏依旧有种恍惚的感觉。

她回头看了一眼大厦,奋斗了几年的地方,没想到就这样离开了。

厉氏总裁办公室内,厉景淳正有条不紊的处理文件,眉眼深邃,暗藏锋锐,全神贯注的模样令他本就俊美无俦的外表添了几分质感。

敲门声响起,他头也不抬:“进来。”

“先生,夫人被开除了。”知道他不喜拖泥带水,手下言简意赅的开口,将整件事的经过说了一遍。

厉景淳眼底划过一丝意外,微扬下颌。

得到示意,手下将合同毕恭毕敬的双手奉上。

厉景淳随意的翻了几页,一眼发现问题所在。

他眸光微敛。

席夏没错,这合同的确存在问题。

她完全可以隐瞒下来将合同签了装作不知情,事后即便他想追责也没有确凿的证据。

但她还是选择了检举揭发,表面看是为公司着想,谁知道是不是她和席勋串通好了借此骗取他的信任?

厉景淳眼神轻嘲,随意丢开合同,没把这事放心上。

夜幕降临,水晶吊灯投洒下无数璀璨光线,将别墅照得透亮。

席夏拿起酒瓶往嘴里倒了倒,一滴也没有。

她酡红的脸颊浮现出一丝疑惑,将酒瓶随手丢在羊毛地毯上,和其他散落的酒瓶躺在一起。

她脚步趔趄的走到低调奢华的酒柜前,纤长白皙的手指在一众光看外表就极为名贵的酒上流连片刻。

“你就最好看!就喝你!喝光你!看你拿什么好看!”

她打开就咕咚咕咚的往喉咙你灌。

晶莹的酒液从嘴角溢出,顺着微红的脖颈上完美的曲线慢慢下滑……

这时,厉景淳裹挟着寒气走进客厅,忽然脚步一滞。

一眼就看见席夏穿着粉面面的睡衣,靠坐在沙发边,手里拿着酒瓶往嘴里灌的样子…

空气里飘荡着一股醇厚浓烈的酒香。

他眉头一皱,这种酒香,他一闻就知道,是“杰卡斯”。

这种看似度数不高却极易醉,又后劲十足的红酒,照她这么灌,就等着胃出血吧。

她以为这样就能吸引他的注意?

天真!

厉景淳面沉似水,越过她要走,席夏却抓住他的裤脚!

她抬起头,眼神迷离的盯他片刻,意识到他是谁,她含糊的笑了笑:“你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