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款新书】月光不及你倾城 江眠月叶景城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2021-05-02 16:30:20 主角:江眠月叶景城 作者:浣兮儿
月光不及你倾城 已完结

月光不及你倾城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浣兮儿 主角:江眠月叶景城

【爆款新书】月光不及你倾城 江眠月叶景城小说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月光不及你倾城》小说介绍

主角叫江眠月叶景城的小说叫《月光不及你倾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浣兮儿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十年前,江眠月作死了叶倾年,害叶氏家破人亡。 十年后,叶景城复仇归来,将她打下地狱。 为赎罪,江眠月被活埋,被入狱,甚至被借腹生子。 可直到生命尽头,她才明白,她永远不可能换得那个男人的原谅。 哪怕以命抵命。 …… 十年前,叶景城爱江眠月时,恨不得为她掏心掏肺。 十年后,叶景城不爱江眠月了,恨不得挖她的心,掏她的肺。 可当那个女人以最凄惨屈辱的方式死去,被挫骨扬灰之时,他才幡然醒悟:原来,他从不曾真正放下过她。 所有的恨与痛背后,都是爱而不得的绝望。...

点击查看 月光不及你倾城江眠月 更多相关内容

《月光不及你倾城》情敌变成女主人免费试读

地面上的叶景城,望着她一身鲜红如血的衣裙,逐渐被泥土掩埋,如一朵残败的花,即将香消玉殒,零落成泥。

不知为何,他胸口一阵发堵。

尤其是发现她掩映在泥土下的那抹解脱微笑时,这股烦闷情绪,更是飙至顶点。

鬼使神差的,他手一抬:“停!”

两个手下停止掩埋,等他指示。

叶景城静默几秒,终是磨着牙道:“把她弄出来。”

很快,江眠月就被从坑里抬了出来,却已双目紧闭,面色青白,与死人无异。

“叶总,怎么办,要送医院吗?”

叶景城沉着脸,一言不发的探向江眠月的胸口。

半晌,指腹下传来一丝微弱的搏动。

他紧拧的眉一松,淡淡收回手:“不必,她死不了,只是暂时的缺氧昏厥,很快就会醒。把她抬上车,跟我回叶家。”

“那这个坑?”

“填了!”

片刻,汽车引擎声远去,墓园重归宁静。

……

江眠月睁眼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房间的床上。

床前,站着神色冷峻的叶景城。

没能死成,她不知该哭该笑。

“为什么放过我?”

叶景城淡淡道:“因为我想过了,死于你而言,只是最轻的惩罚。留着你的命慢慢折磨,让你求死不得,才叫痛快。”

原来如此。

江眠月闭了闭眼:“那么,这又是哪里?”

“叶家庄园,佣人房,你以后的栖身之所。”

丢下这话,叶景城便漠然离去。

门啪嗒一声合上,江眠月揪紧床单,张惶地打量四周。

这间房的装潢摆设,比她租的房子要好十倍不止,居然只是一间佣人房,这座庄园的豪奢程度可想而知。

看来,现在的叶家和叶景城,都已今非昔比了。

国外那十年,他该是怎样地艰辛打拼,才有了如今这番飞黄腾达?

怔然间,门被推开,一个管家打扮,似有几分眼熟的老头走了进来,板着脸道:“跟我来,太太要见你。”

江眠月还来不及回想在哪见过他,就被他的话震得大脑发懵。

太太……

叶景城,他结婚了?

她神思恍惚的跟着管家来到金碧辉煌的叶家客厅,只见豪华沙发上斜倚着一名优雅的贵妇,正低头安抚着怀里一个闹腾不休的男孩。

那男孩十岁左右,长得牛犊般壮实,五官不太像叶景城,倒有几分像过世的叶母。

这就是叶景城的妻儿吗?

想不到,他不仅结了婚,连孩子都有了。

江眠月眼底一片刺痛,初时的不可置信,渐渐化为自嘲。

她在震惊失落些什么呢?十年不见,叶景城会娶妻生子,再正常不过。

难道她还能妄想着,他会为了她这个仇人,终身不娶?

明明没资格难过,可胸口还是钝痛难当。

贵妇听到声响,抬头对上她的视线,双方俱是一惊!

“江眠月?”

“白幼如?”

江眠月万万没想到,叶景城的太太,竟是她的老熟人。

当年,叶家兄弟有个青梅竹马,叫白幼如,住在叶家隔壁,从小喜欢叶倾年。

但那时,叶倾年已跟她在一起,对白幼如的死缠烂打烦不胜烦。

白幼如就记恨上了她,总在叶母面前说她坏话,挑唆叶母逼儿子分手。

可叶父十分维护她这个未来儿媳,发现了白幼如的卑劣行径后,就将其警告一番,跟白家断了来往。

她也终于想起管家哪里眼熟了,他就是白幼如的爸爸,曾被她叫过白叔。

“你,你怎么会……”望着白幼如,江眠月震惊得几乎失语。

这女人不是喜欢叶倾年吗,怎么会跟叶景城结了婚,还生了一个这么大的儿子?

“真没想到,景城带回来的人竟然是你。”

对于江眠月的出现,白幼如也是始料未及,眯眼打量她片刻,见她一身落魄,苍白消瘦,再不复当年的明艳飞扬,顿时笑了。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看只需十年就够了,你说是不是,老朋友?”

听着这明晃晃的嘲讽,江眠月一阵难堪。

当年因为叶倾年,白幼如处处和她作对,却又处处不如她,黯淡得如同明月旁的星尘。

谁料世事无常,曾经情场上的手下败将,如今摇身一变成了叶家的女主人。

而她,却沦为了叶家的仇人。

见她沉默,白幼如笑容更盛:“说起来,我有今天这锦衣玉食的日子,都得感谢你,要不是当初你抢走了叶倾年,我也不会转头和叶景城走到一起。你抢了我喜欢的,我就抢了你喜欢的,礼尚往来。”

惊愕半晌,江眠月满心荒谬和苦涩。

多可笑,促成叶景城和白幼如的,竟是她自己。

她猛地想到一件事:“慢着,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叶景城?”

白幼如嗤笑:“都是女人,你当年那点心思,能瞒得过我?不只我,连叶景城本人都知道。叶倾年是当局者迷,才会被你蒙蔽。”

江眠月登时如遭雷劈,从头僵麻到了脚。

叶景城知道?

他竟然知道!

怪不得他当年总是躲着她,原来是清楚她的心思,在刻意避嫌。

可笑她还没脸没皮的凑上去,撩拔试探,得到一点反应就暗生欢喜。

殊不知,她那点见不得人的心思,早被对方看得一清二楚,丑态毕现。

见江眠月脸色惨白,白幼如愉悦极了:“瞧我,只顾着跟你叙旧,还没告诉你每天要干的活呢。”

江眠月回过神,蹙眉望着她。

白幼如故作惊讶:“景城没告诉你吗,他带你回叶家,是给我儿子当保姆的呀!怎么,你以为是做客?”

江眠月恍然。

怪不得叶景城离开前,说佣人房是她以后的栖身之所,原来是要她给白幼如的儿子当保姆。

他说了要折磨她,让她求死不得。

看来,这就是他给她的第一道折辱了。

她已能料到,接下来她在叶家的位置,将有多尴尬和卑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