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爷娇妻是大佬》慕晚晚薄司寒全文精彩阅读

豪门总裁 2021-05-03 05:56:45 主角:慕晚晚薄司寒 作者:锦瑟鲤
薄爷娇妻是大佬 已完结

薄爷娇妻是大佬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锦瑟鲤 主角:慕晚晚薄司寒

《薄爷娇妻是大佬》慕晚晚薄司寒全文精彩阅读

《薄爷娇妻是大佬》小说介绍

主角叫慕晚晚薄司寒的书名叫《薄爷娇妻是大佬》,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锦瑟鲤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前世的慕晚晚死后,看到她避之如蛇蝎的薄司寒抱着她的尸体嘶声厉吼生生流下血泪,才知道他原来爱她入骨。 重活一世,慕晚晚彻底开挂,抱紧薄爷大大腿,一边虐渣一边撒狗粮。 无数女人把传说中有钱有权又有颜的薄爷当成梦中情人,盼着慕晚晚被抛弃:花瓶配不上薄爷。 慕晚晚冷笑一声,不好意思。天才编剧,国家医学研究院大佬,金牌作曲人……本小姐的小马甲随便拉出一个,都能亮瞎你们的眼。最重要的是我老公没我会死。 传说中的高冷薄爷:我老婆说的都对!...

点击查看 慕晚晚薄司寒小说名叫什么 更多相关内容

《薄爷娇妻是大佬》第8章 背叛者的下场免费试读

陌生的酥麻感,让她紧绷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软成了一滩春水。

她还是怕痛,想要挣扎。

却又害怕激怒薄司寒,所以只能任由他来。

男人的身体像是化为了火,把慕晚晚整个人包裹,融化。

整整一夜,慕晚晚再一次见识了薄司寒惊人的体力,她只记得到最后她累昏了过去,再次醒来之后,外面的世界已经是白天。

“薄司寒,果然还是一样的禽兽。”慕晚晚咬着牙,低声自语了一句。

一楼的餐厅。

长长的餐桌上摆着丰盛的早餐,薄司寒坐在餐桌的前,修长的手指捏着银勺子搅弄着咖啡杯里面的咖啡,明明姿态懒散,却依然优雅如帝王。

站着他旁边的方寻,正在向他报备今天的行程。

“薄爷,那个叛徒已经抓回来了,是带到这边来么?”方寻小心翼翼的问。

薄司寒听到脚步声,抬眼看到慕晚晚走进餐厅,淡淡的点了点头。

方寻也看向了慕晚晚,眼神瞬间一亮!

慕晚晚平时总算喜欢穿大红大紫的衣服,画很浓的妆,为了辣薄司寒的眼睛,她常常把自己打扮的非常不入流。

就算底子很好,也经不起她那样造作,别人都觉得薄司寒心里很强大,面对慕晚晚那样的作精,还能下得去手。

原本昨天方寻在生日宴会上就已经被慕晚晚给惊艳了一把,但是今天的慕晚晚,即便是只穿着简单的杏色吊带长裙,五黑的秀发随意的披散着,素面朝天,却比昨天更美了。

整个人光彩四溢。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慕晚晚脖颈间的痕迹,露出了秒懂的暧昧笑容。

“方寻,你还有其他的事情?”薄司寒冷冰冰的声音从身侧响起。

方寻吓得一激灵,赶紧收回放在慕晚晚身上的眼神儿,合上手里的文件夹:“我这就去按照薄爷的意思去办。”

薄司寒看着慕晚晚拉开了距离他比较远的椅子,黑眸沉了沉,“过来这边坐。”

慕晚晚乖乖的挪到了薄司寒的旁边,坐下。

“下午让去学校吧。”薄司寒说。

慕晚晚点了点头,端起牛奶喝了一口。

她浑然没有注意到男人的目光,伸出小舌头舔了舔唇角边沾上的牛奶。

薄司寒的喉间一哽,目光幽沉。

自从跟着薄司寒来到薄家庄园,慕晚晚和薄司寒一起吃饭的时候,俩人之间大多都是沉默的,很少有交流。

所以,每一次,饭桌上的气氛都是可怕的修罗场。

“哥哥,给你这个。”慕晚晚拿了一块切好的橙子,放在薄司寒的面前,“多吃有助于补充维生素。”

薄司寒眯了眯眼睛,他不爱吃水果,慕晚晚是知道的。

“不要挑食。”慕晚晚一本正经的看着薄司寒,“你的低血糖和你挑食也有关系。”

在餐厅里的女佣,见慕晚晚居然敢用命令的语气和薄司寒说话,不禁倒吸了口气。

在薄家庄园,没有任何人敢用命令的语气和薄司寒说话。

原本女佣以为薄司寒肯定会发怒,却没有想到薄司寒神色淡然的拿起了那块橙子,咬了一口。

然后,他微微的点了点头。

“很甜。”

“这橙子确实很甜,很好吃。”慕晚晚得寸进尺,又拿了一块鲜橙放到薄司寒的面前,“既然觉得甜,那哥哥你就多吃点。”

她记得薄司寒低血糖发作的期间,更容易发作躁郁症。

对于躁郁症发作的薄司寒,她的恐惧已经刻到了骨子里。

今天的早饭进行的还算融洽,最起码没有像是之前那样修罗场。

吃过饭,薄司寒去书房处理公司的事情,慕晚晚回到了她的房间里。

下午就能回学校了,慕晚晚想起之前和教授的约定,准备把她写的新剧本整理一下,拿去给教授看看。

她刚刚在书桌前坐好,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振动起来。

来电显示上跳动着薄云泽的名字。

今天早上起,薄云泽已经给她打了不低于十个电话,她都没有接。

她和薄云泽没有什么好说的。

无视嗡嗡嗡的手机,慕晚晚专心的看向电脑屏幕。

她认真的检查剧本有没有问题,没有注意到卧室的门被打开,薄司寒走了进来。

手机还在锲而不舍的振动。

直到一只冷白的大手忽然伸到桌子上去拿手机,慕晚晚才发现了薄司寒,吓了一跳。

“怎么不接?”薄司寒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周身的气息冷到冰点。

慕晚晚傻住了。

她不接薄云泽的电话也不行?

“是不敢接?”薄司寒冷冷的勾着唇角,“晚晚,我应该让你看看背叛者的下场。”

不等慕晚晚开口,他伸出手抓住慕晚晚的手腕,粗暴的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向卧室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