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爷娇妻是大佬》慕晚晚薄司寒章节在线试读 第7章 恨不得把她整个人拆骨入腹

豪门总裁 2021-05-03 06:06:42 主角:慕晚晚薄司寒 作者:锦瑟鲤
薄爷娇妻是大佬 已完结

薄爷娇妻是大佬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锦瑟鲤 主角:慕晚晚薄司寒

《薄爷娇妻是大佬》慕晚晚薄司寒章节在线试读 第7章 恨不得把她整个人拆骨入腹

《薄爷娇妻是大佬》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慕晚晚薄司寒的小说叫做《薄爷娇妻是大佬》,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锦瑟鲤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的慕晚晚死后,看到她避之如蛇蝎的薄司寒抱着她的尸体嘶声厉吼生生流下血泪,才知道他原来爱她入骨。 重活一世,慕晚晚彻底开挂,抱紧薄爷大大腿,一边虐渣一边撒狗粮。 无数女人把传说中有钱有权又有颜的薄爷当成梦中情人,盼着慕晚晚被抛弃:花瓶配不上薄爷。 慕晚晚冷笑一声,不好意思。天才编剧,国家医学研究院大佬,金牌作曲人……本小姐的小马甲随便拉出一个,都能亮瞎你们的眼。最重要的是我老公没我会死。 传说中的高冷薄爷:我老婆说的都对!...

点击查看 慕晚晚薄司寒小说名叫什么 更多相关内容

《薄爷娇妻是大佬》第7章 恨不得把她整个人拆骨入腹免费试读

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考虑,慕晚晚回复了那个朋友一个“ok”。

薄司寒应该不会愿意她在交流会上露脸,那她可以选择其他的方式,低调的去参加。

洗完澡,慕晚晚从浴室里走出去,却发现她的床上已经坐了一个人。

薄司寒穿着简单的白色棉T,黑色裤子,整个人的气质内敛了许多。

他听到动静,抬起头看向慕晚晚,那双狭长深邃的黑眸中掠过一道亮光。

慕晚晚穿着粉色小猪佩奇的睡衣短裤,一双露在外面的双腿修长笔直白皙,她的头发还湿漉漉的,滴着水。 

“过来,我帮你擦擦头发。“薄司寒说。

慕晚晚拿着干毛巾,走到薄司寒的面前坐下。

薄司寒从她的手里接过干毛巾。

慕晚晚僵着身子坐在那不敢动,她和薄司寒之间已经很久没有像是现在这样和平的相处过了,薄司寒暴戾狠辣的形象已经深入她的心,她现在还是有些惧怕薄司寒。

特别是看着薄司寒那张不含人间烟火的冰川脸,她怀疑他会不会动作粗鲁的把她的头发给薅下来?

“盯着我看做什么?”薄司寒见慕晚晚一直盯着他,薄唇微动,吐出一句话来。

慕晚晚感觉到毛巾落在了她的头顶,他的动作出乎意料的温柔。

情绪也跟着放松了,慕晚晚弯起唇角说:“哥哥很好看。”

薄司寒的动作一顿,这是慕晚晚今天第二次向他说好听的。

女孩子软软甜甜的声音,像是棉花糖般。

薄司寒的心头蓦然一软。

“明天想去学校的话,让陈伯送你。”淡淡的声音在慕晚晚头顶响起。

慕晚晚先是怔了怔,然后就又抬起眼睛,有些憨憨呆呆的看向薄司寒。

薄司寒挑眉,“怎么?在家还没有待够?”

前段时间,慕晚晚闹得有点凶,天天想办法和薄司寒作对,学也不好好的上,想尽办法要从他的身边逃离,要和薄云泽私奔。

所以,薄司寒干脆帮她请了假,不许她再去学校,让她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

这也逼得慕晚晚听信了慕若的话,在生日宴会上做手脚,想要借着生日宴会上和薄云泽公开恋情,逼薄司寒放手。

慕晚晚想起之前她无条件的听慕若的话,就觉得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慕晚晚当然想去学校,她今年大一,学的是编剧专业。

只是她忽然想到,这马上就该期中测评了,她最近却经常缺课,不知道到时候能不能顺利过测评。

“你在想什么?”薄司寒见慕晚晚皱着眉头不说话,声音低沉沉的。

感觉到薄司寒的不高兴,慕晚晚知道他又开始乱想,拉起他的手放在脸上,用脸颊在他的手心里蹭了蹭,“我在想我期中测评的事情,你也知道我们学校和其他学校不一样,如果期中测评过不了,会影响我的学分评定的。”

全勤达不到的话,测评肯定过不了。

嗅着慕晚晚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甜奶香,薄司寒的喉结滚了滚:“我让方寻帮你找个老师补课。”

慕晚晚觉得薄司寒好像是会错了意,可她还是点了点头。

虽然她不需要补课,但是他的好意,她不会拒绝。

把慕晚晚的头发擦干之后,薄司寒揉了揉她的头顶:“我去洗澡。”

慕晚晚瞬间绷直了身体,白皙的手指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每当薄司寒要在她这里洗澡,那就证明他晚上要留在她这里睡。

重生一次,她对和薄司寒一起过夜这件事,依然是有恐惧。

这个男人在白天的时候不食人间烟火,高冷禁欲,但是一到晚上……

他就像是变了个人,如同困了许久的野兽出笼,恨不得把她整个人拆骨入腹。

前世,自从十八岁生日过了之后,慕晚晚最怕的就是和薄司寒晚上睡在一张床上,那对于她来说是身心的折磨。

“你在怕?”薄司寒感觉到慕晚晚似乎很紧张,目光一沉,像是一只大手朝着慕晚晚的脖颈攥去。

慕晚晚注意到薄司寒微微发红的眼尾,看上去有些妖异。

她这才想到,薄司寒的躁郁症一旦发作,他会整夜整夜的失眠。

并且,他根本不愿意承认自己有躁郁症,拒绝任何医疗的帮助。

他的眼睛里除了阴戾冷酷,还有疲惫。

慕晚晚摇了摇头,用小手指轻轻的勾了勾薄司寒的小手指,“你去洗吧,我等你。”

女孩软软柔柔的声音,如同羽毛落入薄司寒的心中。

眼中的冷色褪去些,薄司寒转身向浴室走去。

压迫在身上的无形大山瞬间消失,慕晚晚松了口气。

躁郁症发作的薄司寒,敏感多疑,实在是令人恐惧。

前世的时候,也是在今晚,薄司寒第一次碰了她。

那一晚的薄司寒,慕晚晚至今印象深刻。

他因为她和薄云泽联手算计他的事情而暴怒,恨不得把她撕碎,吞入腹中,和他融为一体,永不分离。

除了撕心裂肺的疼痛,她感觉不到别的。

那一晚之后,她生了一场大病,差不多半个月才痊愈。

很显然,现在的薄司寒最起码是能保持冷静的。

那么,他应该不会再那么粗暴吧?

薄司寒从浴室里出来,看到慕晚晚已经躺到被窝里去了。

女孩子蜷缩着身子,闭着眼睛,看上去像是睡着了。

无声的走到床边,薄司寒掀开被子躺在慕晚晚的身边。

慕晚晚正在装睡,男人的手臂强而有力的手臂从她的背后伸过来,圈住了她的腰。

身体再一次不受控制的紧绷起来,慕晚晚闭着眼睛不敢动,雅黑浓密的睫毛轻轻的颤抖着。

啪嗒-

床头灯骤然熄灭,房间陷入黑暗之中。

带着灼热温度的薄唇贴在了慕晚晚的后脖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