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精彩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白慕歌令狐悦小说

穿越架空 2021-11-13 16:05:22 主角:白慕歌令狐悦 作者:鹤雪沽酒
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 已完结

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鹤雪沽酒 主角:白慕歌令狐悦

《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精彩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白慕歌令狐悦小说

《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小说介绍

《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是鹤雪沽酒最近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精彩节选:一朝穿越,没想到直接迎来地狱难度的开局?! 作为一个穷得底儿掉,还得冒着欺君的风险去当官的将军府嫡女,白慕歌秉着宁折不弯、充满正义、珍惜生命的原则,选择了......赶紧抱一条大腿! 于是她广撒网,给京城许多位高权重的大佬,同时写了自荐信:“大佬,您需要走狗吗?” 唯独没给据说很不好惹的玄王殿下写信。 结果,她就因为涉嫌轻视玄王,被人拖到了玄王府。 玄王殿下看着她,似笑非笑地道:“本王收你做走狗了!” 白慕歌:“???” 她从此开启了被迫给玄王大佬做走狗的日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的大佬,对她越来越狗腿了。 直到有一天,玄王殿下问她:“王妃,需要走狗吗?本王可以!舔狗也行!”...

点击查看 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 第8章免费试读

第8章

令狐悦又闲闲地瞥了她一眼。

见着她一脸镇定,跪在地上的腿肚子,却是不断地在打哆嗦。

玄王殿下又乐了,慢条斯理地问道:“很害怕?”

白慕歌:“不......不怕!我一点都不怕,其实我还是挺勇敢的,我一直就将生死置之度外,我......殿下,我错了!玄王殿下,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球球您了!放我一条生路吧,球球您了!”

装了半天冷静的白慕歌,终于装不下去了,扑上去就抱着令狐悦的大腿,开启了一波痛哭流涕。

还一边哭,一边哽咽着道:“殿下,我真的特别可怜!从小丧父,后又丧母,我们白家就剩下我一个,我这简直就是比猪八戒还要惨不忍睹的悲凉人生,我还赔光了家里所有的铺子,还要去当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因为得罪了权贵,被整死的京兆府尹,您见过我这么惨的人吗?”

玄王殿下觑了她一眼,见着她看似伤心,但显然就是假哭。只是......猪八戒是谁?算了,他也无意在意这种细节。

他性感的薄唇,微微勾了勾,懒洋洋地道:“见过!比你惨的人,爷见过太多了!”

哭得正认真的白慕歌:“......!”

无情!

北邈这个时候,也终于反应过来了,赶紧拎着白慕歌的后领,把白慕歌给拉开,不让她继续抱着自家主子的腿。

白慕歌抽噎了一下。

很可怜地望着令狐悦。

令狐悦看着她这样子,莫名觉得有点好笑,把手里的扇子,是随手往边上一扔,懒洋洋地道:“胆子这么小,还敢拿爷名头骗人,行了,爷找你不是为了这个!”

哈?

白慕歌瞪大眼,不是为了这个?那自己哭唧唧了半天,是为了哪般?

她赶紧拿出帕子,处理了一下自己的眼泪鼻涕,继续看着令狐悦,问道:“那殿下,你找小人,是为了什么事?”

令狐悦看着她。

似笑非笑地道:“爷听说,你今日,给四个位高权重的人,都写了投靠信。可是偏偏,我玄王府就没有收到,说起来,爷今日还算是救了你,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要投靠,却没把爷当做备选。怎么,白慕歌,你这是瞧不起爷?”

他看似在笑,只是此时此刻,那笑意已经丝毫不达眼底了,而且看起来危险得要命。

白慕歌飞快地摇头,开启了一波马屁:“没——!没有的事!绝对没有,我对玄王殿下的崇拜,就如同黄河之水,奔流不止,飞流直下,足足能有三千丈!岂会有半点,瞧不起殿下的心思,殿下想多了,这都是误会!全是误会!”

谁能告诉她,这位殿下的消息,为什么这么灵通啊?

她今天统共就干了两件不能见人的事,结果两件都被他知道了,这也太吓人了吧!

“哦?”令狐悦拖长了音,好整以暇地看着她,慢声道,“爷倒是想相信,这是个误会,并非是你有心轻视。但是你也该拿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你说是不是?”

白慕歌赶紧点头:“嗯!解释!小人马上就解释!”

说着,她的眼神飞快地转了,想着说点什么解释,看起来自己比较容易全身而退,实在不行就编一点,或者干脆不承认自己到处写投靠信了。毕竟她总不能对玄王说,因为听说你很可怕,所以我不敢投靠你吧?

然而......

她还没来得及开始编。

令狐悦便闲闲地道:“想好了再说话!要是敢骗爷,爷就拔了你的舌头!”

白慕歌:“......”

兄台,为何如此凶残啊?!

他把这句话一说,白慕歌就已经觉得,自己的舌根好像已然开始痛了,整个人都已经处在一种被拔掉舌头的恐惧支配中了!

于是。

她也不敢胡说八道了,只好埋着头,半真半假地说道:“殿下,那是因为......小人到处找人投靠的缘由,是担心小人做这个京兆府尹,若是判案得罪了权贵,怕是要被整死,加上南国公府一直盯着小人,所以想找个靠山保命。但是小人也知道,您是这个京城,人人都很惧怕的存在,是最不能得罪的一位爷。后来,小人在写投靠信的时候,忽然就来了一位蒙面的,不愿意透漏姓名的朋友,对小人说,投靠您,若是伺候您伺候得不好,也许会先被您给杀了,所以小人就听了建议,没有写信过来!”

白慕歌觉得,说没给他写投靠信,是一位朋友建议的,比说自己直接这么选择的,可能这位殿下听起来,就不会那么生气,不想直接掐死自己。

然而,令狐悦却是轻笑了一声,慢悠悠地看了她一眼,懒洋洋地道:“白慕歌,爷给你重新解释一遍的机会!爷好心提醒你一句,不要无中生友!”

白慕歌嘴角一抽!

无中生“有”,还是无中生“友”?两个字的音是一样的啊。

她看着他嘴角危险的笑意,哆嗦了一下,也不敢再冒险继续胡说八道。

于是只好抽搐着嘴角和眼角,灰头土脸地道:“对不起殿下,其实真相是,小人在写投靠信的时候,自己觉得您有点吓人,怕自己伺候不好您,您心中一个不如意,小人就没死在权贵们的手上,反而先死在您的手上了。所以就没敢写投靠信过来,就是这样了!”

玄王府的管家和北邈,见识了白慕歌这一波操作,已经完全惊呆了,真的......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如此狗腿,说抱着殿下的大腿哭,就能哭得泣不成声,还如此擅长鬼扯,“蒙面的不愿意透漏姓名的朋友”?这小子也想得出来!

亏得现在看起来,好歹还是说了实话!

说完了实话的白慕歌,垂着头老老实实的跪着,就像是一个等待着被杀头的死刑犯。她已经开始想,如果这位殿下,真的要把自己自己给宰了,她有多少几率,可以在狗带之后重新回到二十一世纪......能有万分之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