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先生久爱成疾舒暖顾锦城完整篇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 2021-05-02 16:10:38 主角:舒暖顾锦城 作者:三月燕
顾先生久爱成疾 已完结

顾先生久爱成疾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三月燕 主角:舒暖顾锦城

顾先生久爱成疾舒暖顾锦城完整篇在线阅读

《顾先生久爱成疾》小说介绍

主角是舒暖顾锦城的书名叫《顾先生久爱成疾》,它的作者是三月燕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在秦城,谁都知道,舒暖爱顾锦城,爱到卑微如尘。 可顾锦城恨舒暖,恨到从未给过她一丝温暖。 一纸婚约,三年婚姻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屡次因他受伤,他当旁观者; 一句从未爱过,他字字戳心。 顾锦城的不信任,令她攒足了失望,毅然转身离开。 她走后,他整个人莫名空了,空到噬心蚀骨。 时隔数年,再次相遇。 她红唇一勾,漠然笑问,顾先生,别来无恙。 他的心,骤然痛了。...

点击查看 舒暖顾锦城 更多相关内容

《顾先生久爱成疾》第一十章 你秉性难改免费试读

勾引男人?

这话从顾锦城口里说出来,显得特别让人心寒。

口腔里的腥甜再度弥漫上来,舒暖心中一痛,无力地靠在椅背上。

凄凉的目光就这么像看个陌生人一般,看向顾锦城。

“外面传的谣言,你也信?”

她清白不清白,顾锦城不是应该第一个知道吗?!

一个月前的那天晚上……

舒暖这样的目光,无疑激怒了顾锦城。

刚刚对秦总的时候,舒暖的态度可不像这样。

温柔、妩媚,把女性所有的长处全都发挥出来,把秦总迷的可是晕头转向!

尽管顾锦城心里没有舒暖,但这种行为在他看来不亚于明目张胆的挑衅!

“以你的秉性,做出任何荒唐事,都有可能!”

她的秉性?

她的秉性怎么了?

她是在外面勾搭谁了,还是夜不归宿了。

她本来还是想问他个清楚,到底舒暖这个人,在顾锦城眼里是多么肮脏的存在?

可是,嘴里的血腥味越来越浓了,甚至到了咽下去都尤为困难的地步。

舒暖抿唇凄凉一笑,“既然你都那么认为了,就当我就是吧。”

顾锦城冷冷瞥过她,似乎是觉得跟她在一辆车里,都有些难捱。

她心凉了半截,隐忍着身体带来的巨大痛苦,打开车门就急促地下车了。

“顾锦城,我在你心里真的有那么不堪吗?”

舒暖丢下这句,唇角已经禁不住溢出鲜血了。

还未走几步。

舒暖已经站不住,扶住一旁的白色轿车,哇地一声吐了一滩鲜血。

看来癌症到了晚期,果然是不能受气的,越受气,反应越严重。

顾锦城在车里应该听到了,她很肯定。

她甚至感受到了那个男人的目光,此刻正定在她身上。

手机铃声突然一响。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舒暖,这个电话是江雪儿打来的。

本来欲走的舒暖,却停下了脚步,胃里一阵反应,她又剧烈地干呕起来。

这声音,在空旷的地下停车场,显得尤为清晰。

她在赌。

赌顾锦城不接这个电话,下车来关心她一下。

哪怕他什么都不问,只是走过来,看看情况。

刺耳的电话铃声和她心中期盼的心跳杂乱地糅合在一起,大脑有几秒钟的空白。

只要他过来,破例地关心关心她,哪怕仅此一次。

这个想法不算奢望吧?

手机铃声突然戛然而止。

顾锦城温柔的声音响起,“喂,雪儿,等急了吧?”

呵,看来一切都是她痴心妄想了!

她呕血都比不上江雪儿一个简简单单的电话!

“乖,别生气,我和她不在一起,我现在马上回来陪你。”

舒暖捂着胸口,身体不稳地从地下停车场踉跄地走出去。

这里压抑地像一口棺材,连一口新鲜的空气都显得那么奢侈!

她哪里来的自信,凭什么会认为顾锦城会放下江雪儿,来关心她?

就算她死了,也比不上江雪儿在他面前假惺惺地喊声疼!

爱与不爱,这就是差距,是她如何奋力追赶,也赶不上的!

顾锦城挂断电话时,深邃冰冷的目光探向了窗外,那里已经没有舒暖的影子。

想到今天发生的一切,顾锦城就憋了一口气!

酒精入脑,那些外面对舒暖的风言风语,就在这一刻,齐聚心头。

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一面!

她的心到底有多么蛇蝎心肠!

顾锦城在车里等了十来分钟,才等到陈醒。

陈醒从另一个方向来的,走到一旁的白色轿车时,看到地上一滩鲜血,眉头跳了一下。

刚才打电话叫他来的是舒暖,这血跟她有关系吗?

顾锦城坐在驾驶座上,目光有些阴沉,车内气压很低,让人喘不过气。

“顾总,我是来送您回家的。”

顾锦城这才抬起幽幽的目光,看向打开车门的陈醒。

陈醒扶起顾锦城道:“顾总,夫人呢,要不要……”

今晚的场合要喝酒,只要顾总有酒局,必定有顾夫人,同样都喝了酒,顾夫人人呢?

话音未落,顾锦城冷厉的眸子凉凉地扫视陈醒。

“陈醒,你话是不是太多了?”

陈醒心里一抖,本来刚才看到地上有血,心里还有些疑问的。

但显然,作为属下,有些事不是他能够问的。

驱车离开的时候,车灯照在地上,陈醒探出头瞥了一眼,那可真是好大一滩血。

舒暖颤颤巍巍地来到马路上,本想打的,可司机一看到她衣服前胸上的鲜血,吓得一踩油门走了。

胃里一阵火烧似的,头晕目眩,脚仿佛踩在云端。

她是要死了吗?

好不容易她才缓过来,费力地打了一个电话出去,“青青,能不能来接我……”

“舒暖,舒暖!你怎么了?你现在在哪里!”

沈青青紧张地询问,可那边除了车流发出的鸣笛声,就再也没有回应。

顾家,顾锦城刚下车,江雪儿就蹙上去扶他下来。

经过短暂的清醒,顾锦城烂醉成泥,他甚少喝的像今天这么多。

“锦城,舒暖那么会喝,她诚心的吧?怎么还能让你喝成这样?”

似乎觉得自己这句说的有点不妥,江雪儿撒娇道。

“心疼死我了,下次可不能喝多了哦。”

娇滴滴的声音,以及白莲花般的身段,让一旁的陈醒眸中不觉一冷。

“你还愣在这干嘛?既然人已经送到了,你可以走了!”

陈醒揶揄了片刻,只得转身离去。

论待人接物,江雪儿怎么比得上舒暖!

这个江雪儿不太像善茬,奈何顾总鬼迷了心窍般喜欢她。

楼上卧室,江雪儿双手环胸,嫌弃地捂着鼻子,颐指气使地指挥着女佣。

“酒气难闻死了!你们还不快点帮我把他的衣服换了,顺便给他擦洗一下!”

江雪儿看着床上带着酒气的男人,眉头蹙的老高。

等女佣把事情办妥,就被江雪儿轰了出去。

她不高兴地嘀咕道:“有舒暖这个自愿挡酒的,你还能喝这么多!她愿意喝,怎么不让她喝死得了?省得不自量力跟我抢男人,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她倒是要看看,舒暖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到底还能蹦跶到几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