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先生久爱成疾》舒暖顾锦城大结局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 2021-05-02 16:11:55 主角:舒暖顾锦城 作者:三月燕
顾先生久爱成疾 已完结

顾先生久爱成疾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三月燕 主角:舒暖顾锦城

《顾先生久爱成疾》舒暖顾锦城大结局免费阅读

《顾先生久爱成疾》小说介绍

《顾先生久爱成疾》讲述了舒暖顾锦城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在秦城,谁都知道,舒暖爱顾锦城,爱到卑微如尘。 可顾锦城恨舒暖,恨到从未给过她一丝温暖。 一纸婚约,三年婚姻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屡次因他受伤,他当旁观者; 一句从未爱过,他字字戳心。 顾锦城的不信任,令她攒足了失望,毅然转身离开。 她走后,他整个人莫名空了,空到噬心蚀骨。 时隔数年,再次相遇。 她红唇一勾,漠然笑问,顾先生,别来无恙。 他的心,骤然痛了。...

点击查看 舒暖顾锦城 更多相关内容

《顾先生久爱成疾》第八章 你们到底什么关系!免费试读

他生性多疑,舒暖直面迎上他的目光,“这么说,今天这酒,我不陪也得陪了!”

顾锦城一言未发,浑身散发的冷郁之气,让人不禁凛然。

“好,我答应,大不了舍命陪君子!”

舒暖说这话时,脸色明明很是平静,却给人一种暴风雨来前的死寂。

她的眼神,让顾锦城感到莫名地心神不宁。

跟顾锦城走的时候,舒暖故意当着众人的面,攀上了他的手臂,“锦城,我们走!”

江雪儿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简直男才女貌,配的一脸,顿时气的脸色发白。

李如珍拍了拍江雪儿的手背,道:“雪儿,锦城不过是跟她做戏而已,你心里放宽点,顾夫人的位置终究还是你的。”

江雪儿笑了笑,温柔地道:“阿姨,我没什么野心的,能待在锦城身边,我就很满足了。”

李如珍满意地点点头。

刚出大厅,顾锦城就毫不留情地甩掉舒暖的手,她刚才明明别有用意。

舒暖心里一阵失落,却抱着双臂无所谓地笑道。

“顾锦城,你还真是薄情,看来你现在是铁了心地要跟我离婚了。”

顾锦城只给了她一个冷冷的背影。

车内,气压变得很是低沉,顾锦城冷着一张脸,大有风雨欲来之势。

呵,他们合起来气她,他反倒生气了?

舒暖闭上眼,偶尔偷偷装作不经意瞥过他一眼。

顾锦城的气质真是浑然天成,哪怕坐在那一言不发,仍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的矜贵无比。

他现在这样,真看不出来是曾经给过她力量的温柔少年。

想到腹中这个不能顺利生出来的宝宝,舒暖没来由地心中一痛。

“舒暖,我只问你一遍,你跟那个秦总,到底是什么关系?!”

顾锦城言语中分明怒气冲冲。

业内,谁敢不给顾锦城几分薄面,他亲自陪还不够,秦总居然点名要舒暖陪!

刚在大厅被婆婆打的那一巴掌,舒暖还没缓过来。

听到顾锦城这么一说,她睁开了眼,嘴角荡起一丝意味不明。

他都在外面公然出轨,人都带家里来了,居然还乱加指责她!

“顾锦城,我和秦总什么关系,跟你有关系吗?先管好你的人,别在我这插手!”

顾锦城眸中立刻涌现了波涛的怒意。

“没什么关系,他会对你这么不一般?”

“你不是说你只问一遍吗?怎么还问?我和秦总就暧昧了,你管的着?”

她气的口不择言。

顾锦城闷了半天,发飙道,“离婚之后,你想怎么浪随你!在顾氏上市之前,你若敢在外面勾搭,别怪我不客气!”

是了,原来顾锦城这么气,是因为顾氏最近要上市。

怪不得最近他应酬这么多,感情是在为上市到处做准备。

他提了一次离婚又不提了,就说得通了。

一路无言,车子到达金碧辉煌,两人进了包厢。

秦如声早就在包厢等候多时了,见人来了,他起身迎接。

“顾总,我不过开个玩笑,您还真把舒小姐带来了,这怎么好意思?”

秦如声嘴上这么说,目光却直勾勾地看向舒暖。

“秦总,我们合作这么多年了,就算您不主动邀请,我也会不请自来。这次我还带了您喜欢喝的茶,一早就给您备上了。”

舒暖笑盈盈地上前,热情主动地握住秦如声的手。

一席话,哄的秦总心花怒放。

一旁,一道犀利的目光不悦地定在两人握住的手上。

一股烈日般的焦躁如暴风雨般说来就来了。

秦如声笑着接过礼品,“顾总,秦某素来不怕来硬的,就怕舒小姐这种有心的。”

“哈哈,秦总说笑了。”

舒暖大方一笑。

明明顾锦城是当之无愧的主角,此时却仿佛被两人的亲密无间给架空了。

顾锦城脸色不太好,要不是有事要谈,当场就要发作。

“秦总跟顾某谈合作的时候,可从未这么热情。”

顾锦城脸上带着笑意,眸中威胁的意味却不言而喻。

舒暖打趣道:“锦城,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老是板着一张脸,别人能对你热情到哪里去?秦总跟我算是老相识了,自然与你不同。”

秦如声又被哄得一笑。

顾锦城越来越相信,舒暖在哄男人方面,确实有一手。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有些他谈不下来的合作,到舒暖这里,却水到渠成了。

“舒暖,愣着干什么?还不陪秦总喝一杯。”

顾锦城脸色不好地催促,舒暖也懒得搭理。

明明心里泛苦,知道这酒不能喝,她还是深呼了一口气,举起酒杯。

舒暖盈着笑意与秦如声碰杯道:“秦总,舒暖先敬您一杯,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顾氏上市的事,您可得多多支持。”

尽管顾锦城对她冷血,她却费心费力地帮助他。

说到底,江雪儿的话,她还是听进去了,最近顾锦城很是憔悴,她还是心疼的。

这酒,她不想喝,可是来都来了,骑虎难下。

舒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刚入肚,胃里就一阵火辣辣地,仿佛像被一阵猛火燃烧一般!

一阵腥甜涌上了喉头,硬生生地被她压下去了。

不知道秦如声是不是看出她脸色不对劲,脸色微微一变道。

“舒小姐,我今天主要是和顾总喝,您一马当先,不太好吧?”

“她一向能喝,你跟她客气什么?”

顾锦城冷冷道。

一向能喝?

刚结婚的时候,舒暖也不会喝酒。

后来一次体检,顾锦城被检查出来有轻度脂肪肝,把舒暖给吓坏了。

他还这么年轻,继续这么折腾,可怎么得了?

自此以后,舒暖就各种明里暗里替顾锦城挡酒,却被他认为,她喜欢喝。

哪次喝酒回来,她不吐个稀里哗啦!

得了这个病,她清楚,熬夜、劳累、喝酒、郁结,四样她都占了。

哪样都跟顾锦城有关,但也都是她自己作出来的。

舒暖被逼地只得继续喝了几杯,往常千杯不倒的她,却被胃疼搅地浑身都在止不住颤抖,几次喉咙里涌出血都被她吞了下去。

终于,在一杯酒下肚之后,她仓促地说了句,“我去下洗手间!”

她也顾不上顾锦城会怎么想她,冲进卫生间就一阵呕吐。

这一吐,就是十多分钟,感觉胆汁都要被吐出来了。

洗手池里全都是腥红的鲜血,像一朵朵妖艳的花,刺目极了!

要是顾锦城看到了这一幕,会怎么想?

会心疼她,替她难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