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阎罗医尊》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秦嬴苏予杺小说阅读

都市生活 2021-05-07 06:56:00 主角:秦嬴苏予杺 作者:咫尺间
都市之阎罗医尊 已完结

都市之阎罗医尊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咫尺间 主角:秦嬴苏予杺

《都市之阎罗医尊》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秦嬴苏予杺小说阅读

《都市之阎罗医尊》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秦嬴苏予杺的小说叫做《都市之阎罗医尊》,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咫尺间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无所不能的阎罗医尊,既可以一指夺人性命,又可以一指起死回生。如今面对一个五岁萌娃的各种提问,却日趋崩溃…… 爸爸,我对着镜子吃苹果,是不是就等于吃了两个苹果?爸爸,我牙齿里的虫子好可怜啊,我能不能买点糖给它们吃?爸爸,等我长大可不可以也组建一支军团,谁不听话就不给他发棒棒糖?...

点击查看 秦赢锁龙井小说 更多相关内容

《都市之阎罗医尊》第7章 谁是杂种?免费试读

“嘟……”

座机听筒里传来长串的盲音。

女教师等待良久,都没有等到电话那一头传来的接听声音。

女教师放下听筒:“不好意思,苏小姐可能正在忙,没接……”

“呼”,苏子兮长舒一口气,紧绷的小脸一下子笑开花。

幸亏没接!

不然肯定露馅!

而且露馅是小,露馅以后的那顿妈妈、老师混合双打才是要命的。

苏子兮不知道的却是,秦嬴之所以敢让老师打电话验证,是因为早在进来之前秦嬴就掐断了电话线。

女教师听到的盲音,根本不是无人接听的盲音,而是电话不通的盲音!

“那我等会儿再打试试……”女教师显然并不准备放弃。

听到这话,苏子兮刚刚舒缓下来的小脸,再度皱了起来。

而秦嬴则像是早就料到女教师有此一招一样,微微一笑,道:“林老师不必这么谨慎。既然你不信我,那就出几道问题考校一下我好了。”

“考校你?”女教师漂亮的眉毛一挑,随即问道。“苏小姐的车牌号是多少?”

问出这话的女教师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目光。

而苏子兮则一脸“完蛋了”的表情。

整个江州,很少有人知道其实苏予杺上下班开的不是同一辆车!

上班开的是一辆挂了公司牌照的大劳,车牌五个6。

而下班却是一辆更为舒适低调的家庭用车,车牌号另有玄机!

不是苏予杺身边亲近之人,根本不可能知晓!

“江A66024。是兮兮的生日数字号码。”

谁知,秦嬴连想都没想,就说出了答案!

“……”

不光女教师愣住了,就连苏子兮都惊呆了。

这个半路拉来的假爸爸,是怎么知道妈妈另一辆车的车牌号的?

而且还知道车牌号码是自己生日数字组成?

“看来我答对了。”秦嬴一笑,顺手揉了揉苏子兮脑袋。

苏子兮跟女教师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她们误打误撞,正好撞在了秦嬴擅长的枪口上!

赖鸿那份调查报告中可是将苏予杺的资料调查的一清二楚,作为曾经纵横地下世界的王者,记住这点情报资料简直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所以只要女教师敢问,秦嬴就敢答。

而且还都是满分答案!

果然,随后女教师又问了几个相对隐私的问题,秦嬴无一例外全部答对。

甚至还会进行细节补充。

几个问题过后,女教师已经再没有一丝怀疑,转而换上了一张笑脸:“抱歉啊,秦先生。我是出于孩子安全考虑,不得不谨慎行事。毕竟之前曾经发生过假冒家长带走孩子的事件……”

“我理解。”秦嬴风度翩翩点点头,优雅平和,温润如玉。

这幅神情,让女教师有刹那恍惚。

下意识产生一个幻觉:只有这种男人,才配得上苏予杺!

而苏子兮此时则只剩下了星星眼,小脸仰着,崇拜的看着秦嬴。

俨然已经成为秦嬴的小迷妹。

“秦先生请坐。”

女教师拉过来一张椅子,示意秦嬴坐下。

“今天之所以让您过来,是因为兮兮今天的举动实在有些过分。她趁着同学不注意,将一只蚯蚓放进同学衣领里。还骗同学那是一条五步蛇,走五步路就会毒发身亡,必须两只脚并在一起跳才行。结果那个同学就真的跳了两节课,要不是我发现,怕是要跳一整天……”

即便秦嬴只是冒牌爸爸,也忍不住以手扶额,一脸无语。

这小家伙,怕是猴精转世吧!

这智商不应该在幼儿园啊,应该去天才少儿班才对!

那里的孩子没这么容易被祸害!

“兮兮,是真的吗?”秦嬴故意板起脸,装出一副严父形象,问道。

“是徐小波先招惹的我!”兮兮反驳道。

“就算别人招惹你,你也应该报告老师,而不是捉弄同学。”

“可是……可是他们笑话我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

兮兮嘴巴一瘪,低头道。

“……”秦嬴准备了一肚子的“大道理”,全都不翼而飞。

只剩下满满的心疼。

秦嬴轻轻搂住兮兮,道:“兮兮不哭,谁说兮兮没有爸爸了?我不就是兮兮的爸爸吗?”

然后秦嬴转头看向女教师:“林老师,我认为这件事情错不在兮兮。您作为兮兮的班主任,有义务了解整件事情的经过、始末,而非只看结果,粗暴的惩罚一个受害者……”

兮兮刚才可是一直在操场罚站。

而那个嘲笑兮兮没有爸爸的徐小波,却是没有受到任何惩罚。

这就是女教师的失职。

女教师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解释什么。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解释,就听办公室门砰地一声,被人撞开。

然后就见一个身材魁梧、眼神阴鹜的男人走入办公室。

男人身边,还跟着一个胖胖的小男孩。

“林老师,是哪个小杂种又作弄我家小波了?欺负我家小波刚刚转学是不是?真以为我徐璈常年在西杭厮混,就管不了你们江州的事儿了?”

这人,却是徐小波的父亲——徐璈!

“徐先生,你不要冲动,孩子之间的打闹没有什么恶意,只要我们加以引导……”

女教师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个人影一闪,到了徐璈的身前。

赫然是秦嬴。

秦嬴冷冷看着徐璈,语气平淡,却充满了沁入骨髓的杀意:“你刚才说谁是杂种?”

徐璈先是怔了一下,随即咧嘴一笑:“哟,我还没点名,你就对号入座了?没错,我说的就是……”

徐璈那个“你”字还没出口,却戛然而止。

就像是一只打鸣的公鸡被人捏住了脖子。

再看徐璈,表情惊恐,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嘴巴位置,一动不敢动。

徐璈张开的嘴巴里,赫然是一只刚刚削好的铅笔!

锋利的笔尖刺入徐璈嘴巴,只差一点就能洞穿徐璈喉咙。

所以徐璈才不敢动。

“我刚才没听清,你再说一遍:谁是杂种?”

秦嬴一只手握着铅笔,另一只手掏了掏耳朵,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