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爽文】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顾轻舟司行霈未删减版全集在线阅读

短篇言情 2021-05-01 11:04:11 主角:顾轻舟司行霈 作者:明药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已完结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明药 主角:顾轻舟司行霈

【都市爽文】少帅你老婆又跑了顾轻舟司行霈未删减版全集在线阅读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顾轻舟司行霈的小说叫做《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明药倾心创作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少帅说:“我家夫人是乡下女子,不懂时髦,你们不要欺负她!”那些被少帅夫人抢尽了风头的名媛贵妇们欲哭无泪:到底谁欺负谁啊?少帅又说:“我家夫人娴静温柔,什么中医、枪法,她都不会的!”那些被少帅夫人治好过的病患、被少帅夫人枪杀了的仇敌:少帅您是瞎了吗?“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为天,我说一她从来不敢说二的!”少帅跪在搓衣板上,一脸豪气云天的说。督军府的众副官:脸是个好东西,拜托少帅您要一下!...

点击查看 司行霈疯狂的要顾轻舟 更多相关内容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第10章 设局免费试读

夜幕已降,督军府门口的路灯次第亮起,橘黄色的光芒如薄纱,流转萦绕,很是缠绵妩媚。 顾轻舟下了汽车。 迷蒙灯火笼罩下,每个人的眉眼都柔婉和善。 督军府开舞会,岳城世家名流悉数到场。大门前的场地,早已停满了各色豪华座驾,香车宝马,华衣锦服。 “轻舟小姐,顾太太,这边请。”随行的副官亦下车,步履沉稳领路,将顾轻舟视若上宾。 顾轻舟略微颔首,纤细下颌优雅,姿态婀娜跟着副官进门。 督军夫人蔡景纾立在二楼,身姿随意斜倚在窗帘后面,把玩着浅绿色的浓郁流苏,眼睛时刻盯着进出大门的车辆,双眸冷冽又柔媚,带着蚀骨的光芒。 她瞧见了自家派去接顾轻舟的车回来了,这才微微笑了下,笑容艳潋。 顾轻舟来了! “你还真敢来!”督军夫人自言自语,“既然来了,自然有你的好果子吃!一个乡下丫头,你竟敢威胁我?” 她安静微笑,早已有了妙计对付顾轻舟,让顾轻舟既不敢拿出她的证据,同时又能丢尽颜面。 督军夫人缓步下楼。她今天穿了件深紫色洋裙,裙袂曳地,行走间摇曳款款,将她端庄又艳冶的风情揉碎,完美融合到了一处,勾勒出烈烈风情。 有人吸气。 “这就是督军夫人?一点也看不出,她替督军生了五个孩子。”一个四旬男人端着水晶高脚杯,杯中的红葡萄酒泛出艳色涟漪,染透了他的眸子,他目不转睛盯着督军夫人。 真是美人,整个岳城的名媛贵妇,容貌仪态远远不及督军夫人的万一。 只可惜,这样尊贵的女人,无法沾染,否则死也要献个殷勤的。 男人身边的同伴也惊艳,道:“她就是督军夫人!不过,她只生了两个孩子,二少帅和三小姐,其他都不是她生的。大少帅是原配生的,其他两位小姐是姨太太生的。” “哦,怪不得.......” 随着督军夫人下楼,议论声缓缓止歇。 男人惊艳,女人羡慕,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督军夫人身上。 督军府的舞厅很大,可以容纳三百人,数盏水晶吊灯枝盏繁复,在光滑如镜的地面上落下点点碎芒。 奢华的大厅里,乐队已经准备就绪,先是钢琴飘渺的乐音旖旎盘旋。 督军夫人风韵犹存,艳光足以逼退这世间的繁华,只剩下她的婀娜风情。 顾轻舟踏入督军府的大舞厅时,亦被富丽辉煌、香鬟华服映花了眼睛,恍惚步入云端仙境。 “姆妈,这比伦敦最大的舞厅都要讲究,请了也是白俄人做钢琴师!”顾缃兴奋,双颊微微发红。 只要她嫁入司家,这奢华的排场以后就是她的了,顾缃心头发热。 “是啊,我第一次来.......”秦筝筝也惊呆了。 顾家在岳城只能算中等人家,这样顶级豪门她们攀结不上。督军府的盛筵,秦筝筝无缘一见,今天还是沾了顾轻舟的光。 她们母女惊诧看着这舞厅的时候,顾轻舟已经聘婷走进去了。 副官领着她们三个人,到了西南边的座位坐下之后,穿着制服的侍者端了红葡萄酒过来。 顾缃率先拿了一杯。 秦筝筝也接过一杯。 见顾轻舟亦伸手时,顾缃轻蔑笑道:“你会喝葡萄酒吗?没见过世面,就别糟蹋东西了。” 顾轻舟笑笑,莹白如玉的小手接过了水晶酒杯,轻轻晃了晃,喝了一口。 顾缃一梗:看她的模样,倒也像会品酒的,没出丑! “阿姐,你的手不疼了吗?居然还有心思关心我有没有见过世面,你对我真好。”顾轻舟微笑。 顾缃语塞,手腕被忽略的疼痛经过顾轻舟的提醒,慢慢传来,她吸了口凉气,对顾轻舟的讽刺又不知如何回应,气得不轻。 而后,陆陆续续有客人来了,舞厅里衣香鬓影,男人都穿着燕尾服,女人皆是长款洋装礼服。 督军夫人跟众人寒暄见礼,却始终没走到顾轻舟这边,对顾轻舟视若不见。 “姆妈,督军夫人怎么不过来打声招呼啊?”顾缃也看出了督军夫人对她们的冷落。 而四周有人打量她们。 “是谁啊?”督军府的贵宾,九成都是彼此熟悉的,只有顾家母女三是陌生的面孔,众人纷纷揣测她们的身份。 “没见过呢。” “认识她们吗?” 众人摇头。 有位名媛低低笑道:“皇帝还有三门穷亲戚呢。” 这就是说,顾家母女三是督军府不知名的穷亲戚。 高傲的女眷们投过来鄙夷目光,挑剔着上下打量她们。 顾缃有点急了,她不想被人瞧不起。 秦筝筝不回答女儿,却也频频看向督军夫人,希望督军夫人能过来,给她们撑撑面子。 唯顾轻舟,慢腾腾喝酒,神色悠闲,不带半分焦虑,好似完全跟她无关。 而后,顾轻舟听到她身后三四个女孩子闲聊。 “你知道今天为何开舞会吗?”有个女孩子声音俏丽柔嫩,问道。 “不是说了吗,今天是二小姐的生辰。” “二小姐只是庶女,凭什么她的生辰给她开这么大的舞会啊?我很久没见过二小姐了,听说她还在英国留学,至今还没回来呢。” “那为何开舞会?” “我姆妈说,今天二少帅的未婚妻要来,这是督军夫人给她接风洗尘的。” 这席话,顾轻舟听到了,顾缃也听到了。 顾缃倏然一阵兴奋,**双颊泛红,她自然以为二少帅的未婚妻是她了。 “二少帅的未婚妻?”有个少女声音尖锐,不愿意相信,“二少帅何时定亲了?” “是娃娃亲!” “说起来,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二少帅了,他不是早从英国念书回来了吗,怎么从来不见他露面?” 顾轻舟听到这里,竖起了耳朵。 顾缃和秦筝筝亦然,她们母女对督军府也知之甚少。 “回来五年了吧。”有个人接话,“别说你们,就是司家的亲戚朋友,也说多年不见二少帅呢。” “他这么神秘,是不是在督军的军中任官啊?” “在军中任职很平常,为何要神秘不见人呢?” 这时候,有一个声音**去:“我阿姐跟司家的大小姐是闺蜜,她说二少帅其实是生病了,病了很久.......” “什么病啊?” 顾轻舟听到生病,就有点走神。 她想起了昨天那个男人。 审讯的时候直接剥皮,剥皮之后自己去将那血人钉在木桩上,然后精神亢奋发泄自己的凶欲,他算不算病人? 顾轻舟觉得他肯定是患了某种精神病! 也许,司家的少帅也是得了精神病,不能被外人瞧出端倪,招惹是非,所以避之不见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