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公寓》小说精彩试读 《地狱公寓》最新章节

悬疑灵异 2021-05-03 03:16:18 主角:易阳杨蕾 作者:包子
地狱公寓 已完结

地狱公寓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包子 主角:易阳杨蕾

《地狱公寓》小说精彩试读 《地狱公寓》最新章节

《地狱公寓》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地狱公寓》是包子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易阳杨蕾,书中主要讲述了:天上掉馅饼,地下有陷阱。因为贪图小便宜,我陷入一个连接地狱的恐怖公寓,一个接一个的变态任务,让公寓的住户接二连三的死去......也许下一个死去的人,就是我.........

点击查看 地狱公寓主角易阳 更多相关内容

《地狱公寓》第9章免费试读

第9章

“什么?找到那个人了?”

我激动得从座位上站起来,把旁边的食客们吓了一跳。

“我们通过刘小丽的日记,以及之前的案宗调查,有一个人有特别大的嫌疑。”钟小璃说。

“快说啊,是谁?”

没想到钟小璃无情地说:“这是我们的工作机密,怎么会随便告诉你?”

我就像被当头泼了冷水。

“事情很快真相大白,我们会给刘小丽一个公道。”

这是打官腔。

我需要一个实际的说法,比如这个人是谁,什么时候抓人。

钟小璃不说,我故意说事情过去十三年,那个人早就逃之夭夭了,凭你们慢吞吞的办事效率,你们不可能抓得住。

“他还在你们楼里,怎么可能跑?”

她被激将,脱口而出。旋即她发现自己说漏嘴,反复警告我不要走漏风声,如果泄露了这个秘密,那就拿我是问。

我承诺不说,但是这个事情在我的心里,就像一块大石头压着,下午我也没心思做事了,直接给光头打了电话。

“你是楼里的老人,这栋楼谁是最老的住户?”

光头说,据他所知,楼里确实有几个老住户,一个是我们都知道房主的刘驼背。

另外两户,一户是单身的拾荒老人,另一户就是昨晚参加任务的顾大鹏夫妇,两人没有孩子。

据说房子是当年某个企业改革他们低价买下来的,所以在这里住的时间,都已经有十多年。

“你问这个做什么?”光头说,“你怀疑是老住户欺负了刘小丽?”

我按捺住心中的冲动,这事千万不能说,不能说!

说了容易打草惊蛇,让嫌疑人跑了,我们怎么给刘小丽交代?

“我闲得没事做个分析,就随便问问看。”

光头有些不满,问我钟小璃那边的进度,我说办案哪儿有这么快?他愤愤然地挂了电话。

我对光头说的那几个老住户,除了房主刘驼背和顾大鹏之外,那个拾荒老人我还没见过。

我像个侦探似的,把我熟悉的这两人在脑子里过了几次。

刘驼背被我第一个排除了。

他驼背,一只脚有点问题,走路歪歪扭扭的,风大了都能吹跑,他没那本事。

顾大鹏五大三粗,彪悍无比,一看就是个狠人,会不会是他?

但是他的名字里不带青字。

刚才为了不让光头怀疑我知道了线索,所以我没问其余几人的名字。

想到此,我连刘驼背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呢。

一整天都没等来钟小璃的消息,我有些急火攻心,可又有什么办法?

不过天快黑的时候,刘驼背回来了。

他扛着大包小包,身后跟着一个小小的男孩,看起来不过五六岁的样子。

我走过去帮他提东西,他上楼实在太吃力了。

顺便我逗那个小孩,问他几岁了,上几年级。

这应该就是刘驼背的病孩子,可当他抬起头来看着我的时候,我心里忽然一怔。

他的脸是扁平的,五官都是镶嵌在里面的,看起来很瘆人。

而他的那一双眼睛,射出来的光芒让我不寒而栗。

给我的第一直觉,这不是一个孩童应该有的眼神。

这眼神里包含了许多东西,错综复杂,我相信就算是一个青年男子,也不见得有这样的眼神。

浑浊、沧桑,偏偏还带着仇视、不甘。

他看着我,就像是看着他的仇人似的。

我感觉到他可能分分钟扑过来,把我撕了。

刘驼背略歉意地说,这是他的儿子阿文,早产儿,脑袋受了很大的损伤,跟普通孩子是不一样的。

我又怕又可怜他,却不好当着刘驼背的面表现出来。

“阿文要是摔了饿了,求你们帮帮他。”刘驼背说,“我这把老骨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熬不住了。”

我点点头,送到六楼的时候,终于是忍不住了,我问道:“刘叔,群里的黑老七到底是谁?”

刘驼背怔了一下,继续走了几步,闷声闷气地说道:“这个问题,楼里其他的人已经问了我几百次。我要是知道的话,事情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我也是被胁迫的,不然,怎么可能这么便宜租房子?”

虽然我知道他会这么说,但是当他亲口说出来的时候,我还是挺失望的。

“来的人都是你邀请进群,难道你不记得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吗?”我追问。

“他是自己进来的,我不知道。”

路过707的时候,刘驼背停了一下,好像有些犹豫,但是最终,他没有进去。

倒是阿文,靠在门框上摸了一阵子,然后他竟然跑了进去,一点都不害怕的样子。

“阿文,快出来。”我叫道,“我给你找东西玩。”

可他就像没有听见一样,自顾自的绕着棺材走了几圈,最后,慢慢的靠在棺材上,张开一双手臂,意图把棺材抱在怀里。

真是个傻孩子,不过既然他不害怕,那就算了。

我临走的时候,阿文趴在棺材上,像是睡着了。

我想,当个傻孩子挺好的,也许整栋楼里,就只有阿文不会接到任务,不会惧怕黑老七。

我下楼发现,唐老大也回来了,他料理好了姚波的丧事,回来是给姚波报仇的。

他还特意拿了许多食物,都是他家乡的特产,冷吃兔、麻辣牛肉干等,他在楼道里搭起了桌子,邀请大家一起来吃。

我知道唐老大的用意,他这是要团结大家的力量,共同找到黑老七。

他跟之前一样,直接就问我,这两天有没有找到黑老七的线索?

我没打算告诉唐老大707的进展,他这个人比较光头来说,有些冒失,并且,胆子没那么大。

于是我说毫无进展,我跟光头去处理过怨魂,事情没办成不说,还被黑老七坑死了一个。

唐老大无奈地摇摇头,没有再问。

我不打算再去707折腾了,专心等待钟小璃那边的行动。

今天晚上竟然出奇的安静,黑老七没有在群里发布任务,我点开他的头像,就像触动了某根弦似的,他发话了。

“各位,是不是看见我出来,就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那我就告诉大家一个更振奋人心的消息。”

大家都停住了,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手机屏幕。

不知道这次黑老七又会发布一个多么变态的任务。

“下面我宣布一个最新任务:今晚没有任务,大家联络感情,增进友谊,吃好喝好。”

现场一片沉寂。

过了大约十秒钟,全楼爆发出了一阵尖叫。

谁也没有想到,黑老七今晚不布置任务!

这太难得了!

每个人都非常高兴,就像死神发了特赦令一样,有一种死而复生的感觉。

看着大家狂欢,我既高兴,又心酸。

享受夜晚,享受烧烤和啤酒,这只不过是外面那些普通人的日常而已。

在这个公寓里,竟然成了过年一样的奢望。

这更加让我觉得,黑老七就是刘小丽,她已经向我们递交了证据,等着我们给她伸冤,所以她就消停了片刻。

我相信楼里没有人像我这样,心生向往和期待,又小心翼翼地装着心事,这种心里藏着事无法与人分享的感觉,真的让人憋气。

光头与我举杯,他似乎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他的祝酒词是:为即将到来的光明干杯。

杨蕾凑近我,身上散发出一股好闻的沐浴露味道,看起来她的心情也不错,刚洗了澡,任由头发披散在肩膀上,上面还挂着小水珠。

“易阳哥,黑老七不发布任务了,是不是一切都要结束了?”她温柔地一笑。

“放心吧,这件事情很快就会过去的。”

没有黑老七的骚扰恐吓,楼里一片祥和,男人们划拳喝酒,女人们谈论着生活琐事,余娇娇肆无忌惮的讲着有色笑话,除了杨蕾羞答答的不敢听之外,其余几个笑得前俯后仰。

因为没有任务,全楼的人几乎都出来了。

刘驼背的傻儿子阿文也跑了下来,我好心给他一些吃的,他竟然连牛肉的包装都不打开,直接就开吃。

我帮他撕开,教他怎么吃,他吃了几口,一副满足的样子,抬眼看我的时候,那眼里终于有了些孩童的样子。

但是他并不靠拢我们,在楼梯拐角的地方,很快又恢复了我第一次见他的眼神,冷冷地看着狂欢的人群。

“看,那就是刘驼背的傻儿子。”老租户赵宏伟讥笑着说,“哈哈,小孩,你过来,我给你吃一个鸡腿。”

阿文居然听懂了,还怯生生的走了过来,赵宏伟把自己吃剩下的鸡骨头给了阿文,那上面一点肉都没有。

阿文才不管那么多,直接就拿起来吃,还吃得津津有味。

“哈哈!果然是个傻子。”赵宏伟指着阿文大笑起来。

“你有没有人性!欺负一个小孩儿。”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而是余娇娇!

我也没想到,余娇娇会第一个站出来制止别人欺负阿文。

其实她要不制止的话,现场除了我,至少还有几个人会帮阿文把鸡骨头换成鸡肉。

“关你屁事,余娇娇,你个不正经的女人,给我讲人性?”赵宏伟的笑声更加肆无忌惮,“你们新住户都不知道吧?还跟这个女人打得火热,小心哪一天把你骗进房间,还得给钱!”

“砰!”

余娇娇拎着一个酒瓶子就砸向了赵宏伟的脑袋,幸好他闪身躲过,瓶子撞到墙上,支离破碎,啤酒泡沫撒了一地。

“敢打我,老子杀了你!”

我们赶紧拉开了两人,光头大声吼道:“黑老七不布置任务,是不是就自相残杀?死上瘾了?”

余娇娇在几个女人的拉扯中,指着赵宏伟的鼻子,泼辣的骂道:“赵宏伟,老娘咒你,黑老七下一个任务就是你,你不得好死!”

就在两人的对骂中,阿文始终站在那里,我冷不丁地看了他一眼,不由得一个冷噤。

阿文的那双眼睛里,充满了腾腾的杀气。

这目光,对着的人,是赵宏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