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公寓》完结版精彩试读 《地狱公寓》最新章节目录

悬疑灵异 2021-05-03 03:17:34 主角:易阳杨蕾 作者:包子
地狱公寓 已完结

地狱公寓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包子 主角:易阳杨蕾

《地狱公寓》完结版精彩试读 《地狱公寓》最新章节目录

《地狱公寓》小说介绍

主角是易阳杨蕾的书名叫《地狱公寓》,它的作者是包子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天上掉馅饼,地下有陷阱。因为贪图小便宜,我陷入一个连接地狱的恐怖公寓,一个接一个的变态任务,让公寓的住户接二连三的死去......也许下一个死去的人,就是我.........

点击查看 地狱公寓主角易阳 更多相关内容

《地狱公寓》第7章免费试读

第7章

谁也没想到,黑老七会出这样的任务,看着杨蕾焦急可怜的模样,我生出一种要保护她的冲动。

想了想我对她说道:“任务来了就认真对待,你注意点,能包得住硬币的菜,一定不一样,形状体积不同,比如饺子包子,你避开它们。”

杨蕾可怜巴巴的点点头:“你也陪我下去,可以吗?”

我们来到306外,其余三人已经到场。

门被推开,中间摆着一张大桌子,当我们看见桌子上菜品的时候,都忍不住地瞪大了眼睛!

桌子上并没有什么大鱼大肉,营养汤菜。

全是黑咕隆咚的窝窝头,粗粮饼子,装了好几盘子。

而且全都是干货,连一口水都没有,怎么吃得下去?

可黑老七的任务,是要吃得多才能胜出。

陈宇、顾大鹏是楼里的老住户,又是五大三粗的男人,他们二话不说,直接就奔过去,拿起窝窝头就开干。

两人一边吃,一边还小心翼翼,生怕吃到了硬币。

在杨蕾进入房间的时候,我拉住了她,低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杨蕾点点头,向我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

那目光里有感激,还有一点别的什么东西似的,让我内心荡漾。

余娇娇和杨蕾明显占了下风,我把担心的目光投向她俩。

杨蕾拿起一个窝窝头,含泪吃了起来。

而余娇娇则做出了让我们惊讶的一幕。

她双手合十,双眼紧闭着,对着空中拜了拜,嘴里喃喃地在说什么。

这个动作,我已经见她做第二次了。

她到底在拜什么呢?

拜完了之后,余娇娇也开始吃了起来,不过她吃得不紧不慢的,丝毫没有那两个男人的狼吞虎咽。

很快,两个男人已经吃下了两个窝窝头,哽得脖子伸得老长。

我看了看,发现了四个人的特点。

看那两个男人的样子,是奔着奖励去的,不然,争先恐后地抢着吃,生怕被对方吃多了。

余娇娇则是慢条斯理的吃,她的目的很明确——不要吃上硬币就好。

而杨蕾是四个人之中,最紧张不安的。

她每吃一口,就像在吃炸弹,就像下一刻,炸弹就会在嘴里炸开。

旁边陈宇和顾大鹏已经吃了五六个,你不让我我也不让你的架势。

杨蕾一边哭一边吃,才吃了半个。

陈宇吃着吃着,做出了一个让人难以理解的举动。

他端过一盘子窝窝头,把每一个窝窝头都舔了一次。

意思很明确,这些被他唾沫沾过的窝窝头,都是他的了。

他奔着冠军而去的意图,实在是太明显了。

顾大鹏却不怎么着急抢,桌子上的窝窝头多的是,两个女人慢条斯理的吃,吃不了多少。

这个场面拿在任何一个地方,让任何一个观众来看,那都是不可思议的。

“咯嘣......”

一声脆响传来,几个人都呆住了。

这明显就是咬到了硬币发出的声音!

四个人都捏着一个窝窝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是谁吃到了硬币?”陈宇问。

“反正老娘没吃到。”余娇娇一下子把窝窝头扔了,“哪个龟孙子吃到了,自己知道。”

“我也没吃到。”杨蕾说,这让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那就是顾大鹏你。”陈宇说,“你输了。”

“你哪只眼睛看见老子吃了硬币?”顾大鹏站起来张开嘴巴,“你自己看!”

“我明明看见你的面部表情,一看就是吃了硬币,你把它吞下去了。”陈宇生气地说,“你们两个女的,把剩下的东西掰开看看,里面有没有硬币!”

余娇娇和杨蕾把剩下的窝窝头掰开,里面确实没有硬币。

那硬币是被谁吃了?

“老子都没怀疑你呢!”顾大鹏说,“张开你的狗嘴,让我看看!”

“老子偏不,怎么地?”

两人打了起来,陈宇个子大一些,把顾大鹏骑在身下,举起拳头就一顿猛打。

“别打架。”我上去劝阻,就在离他们还有两步远的距离时,陈宇举起的手停下了。

他整个人就像入定了一样,呆愣了几秒,陈宇的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噜”的响声,就像有什么东西卡在那里。

“吐出来!”顾大鹏趁此机会翻身,拍打陈宇的后背。

“呕......呕!”

陈宇的嘴里呕出一团冒着热气黏糊糊的东西,顾大鹏顾不上脏臭了,直接拿起来捏。

“你们看,这是什么!”

顾大鹏的手里,赫然是一枚一块钱的硬币!

“恶人先告状,原来真是他!”余娇娇没好气地说,“什么人啊你。”

“你给大家一个说法。”顾大鹏说,“你这是陷害我们死,形同杀人。”

陈宇没说话,我看他脸色不对,走近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歪着脖子,已经断气了。

就在我惊愕之际,陈宇忽地睁开了眼睛。

我吓得后退几步,那双眼睛却始终没有闭上,凸起就像青蛙的眼睛。

他的死相,除了脖子上没有伤痕,跟吊死鬼也是差不多的。

“你们看见了,人不是我杀的。”顾大鹏说,“你们得给我作证。”

与此同时,群里传来了黑老七的信息:“陈宇吃到硬币,处死。本轮吃得最多的是顾大鹏。特别奖励:一万元,免死一次,可在后面任务里用。还有,这一枚硬币是金币,送给你。”

一万块,一块金币。

还奖励免死一次?这可是给一条命啊。

这可是目前为止,最大的奖励了。

顾大鹏拿起金币,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刚才给她说什么?”余娇娇瞪着一双杏眼问我,“你们两个是不是在算计人?”

杨蕾连连说没有,说易阳只是给她打气,让她勇敢面对。

“你少给她支招,我告诉你易阳,这个女人假装柔弱,其实,背地里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想怎么会呢,杨蕾不是那样的人。

余娇娇也气呼呼的走了,杨蕾红了眼睛,抬眼对我说:“谢谢你易阳哥,要不是你提醒的话,这一次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用谢。黑老七的任务里,并没有说吃得少的会如何,所以,你大可以慢慢的吃。”

“让他们着急得到奖励的人去抢,他们吃到硬币的几率,就比你大得多。你看,余娇娇就是这个心态。”

“这个任务其实很容易活命,把自己的贪欲压下去,就不会死。”

“我却没有想到这一点,我当时就吓蒙了。易阳,以后你也这样帮我,陪着我,好不好?”

杨蕾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我快要掉进去了,那是深不可测的温柔海洋。

“当然,我一定会帮你。”我脸红心跳,难道,这是杨蕾对我的什么暗示吗?

爱情来得也太突然了吧?

可是在这样朝不保夕,意外和明天不知道哪一个先来的环境下,彼此取暖,互相帮助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顾大鹏自己报了警,作为目击证人,我也要接受询问。

果不其然,这一次来的人里面,还是有钟小璃。

“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又在这里?”我率先问起她来。

钟小璃看我的眼神很有杀伤力,她一定是觉得我胡搅蛮缠给她难堪,几个人做了现场勘察,这次没说上吊死,而是说被食物噎死。

意外死亡,等同自杀。

“你出来一下。”

钟小璃把我叫到外面,我跟着她走到楼道的尽头,那里吹着风,让燥热的身体冷了一些。

“把你的手机给我看看。”

钟小璃看的是我们租户群的聊天记录,顺便她加了我的微信,让我把聊天记录发到她的手机上。

“以你的看法,黑老七到底是谁?”

“你在征求我的意见?”我问道,“你不怀疑我了?”

“就算是吧。你知道,这件事挺棘手的。”

钟小璃很真诚,于是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她。

她听得也很认真,一双大眼睛看着我,等我说完,钟小璃说道:“你有没有什么证据?”

“707房间里面有一口棺材,棺材里的东西具有一定的魔力。”我说道,“那个东西就是黑老七。”

钟小璃叫我把这件事情不要声张出去,注意自身安全,有情况就通知她。

“钟小姐,听说你们相关部门有专门办这种灵异事件案件的专家,据说叫九局,让他们赶紧来吧。”

钟小璃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从哪儿听到的小道消息,哪儿有什么九局。”

“真没有?”

她坚定地摇头,我失望极了。

经历了两个任务,陈宇死了,顾大鹏和王一博得到了丰厚的奖励,其余人有惊无险。

我估计黑老七今晚的任务就此结束,回到房间拿起杨蕾给我买的晚饭来吃,杨蕾在旁边用笔记本加班,楼里暂时恢复了平静。

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准备洗漱休息,手机里传来了微信提示音。

我以为又是黑老七这个诡异的家伙,一看,是钟小璃给我发来的信息。

“我回来翻看了以前的案宗,一个未婚女孩在707自杀,在自杀前,这个女孩身怀有孕,就要临产,但是在法医验尸的时候,却没有发现她腹中有胎儿。这个案件压到了至今,没有找到自杀原因,以及那个胎儿的去向。”

“未婚,怀孕快要生产,这女孩到底经历了什么?是不是遇到了负心人?”

“但是我们调查过,她没有感情纠葛。”

“那她的孩子是从哪儿来的?又是怎么没有的?也许,这就是她生出怨气的原因。”我回复道。

“那就化解她的怨气。”钟小璃说。

“怎么化解?”

钟小璃没有说话,我等了许久,她还是没有回复我,估计是突然接到了出警任务,着急离开了。

我不知道刘小丽曾经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她失去了孩子,失去了生命。

换做任何一个人,这口气确实咽不下去。

要是我们消除她的怨气,放下仇恨,送她去该去的地方,她就不会再折腾了。

我给光头打电话,他说刚到附近医院照顾梅姨,我让他向梅姨讨教关于消除怨气的方法。

“不硬上来软的了?”光头反问我。

“硬上我们整不过,还得搭上无辜的性命。如果能和平解决,何乐而不为?”我压低声音对光头说,“你快问问梅姨,找个好办法出来。”

光头在那边嗯嗯啊啊的答应着,挂了电话。

杨蕾今晚又挤在我的房间里,照例是她睡床我睡地板。

估计是她觉得有我在身边,她睡得十分踏实,我怎么也睡不着。

半夜的时候,光头叫我开门,他手上提着一个大大的黑色塑料袋子,他看见床上睡着的杨蕾,对我挤眉弄眼地说:“行啊你,这么快就上手了?”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回来做什么?拿到秘术了没有?”

光头晃了晃手上的黑口袋:“都在这里!我已经在梅姨那里学到了方法,走,我们这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