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免费阅读 江言笙顾燃在线阅读

短篇言情 2021-05-03 06:10:17 主角:江言笙顾燃 作者:佚名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 已完结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佚名 主角:江言笙顾燃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免费阅读 江言笙顾燃在线阅读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小说介绍

主角是江言笙顾燃的书名叫《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它的作者是佚名写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整个景城,她名声狼藉,是会所里的“大小姐”,也是谈判桌上雷厉风行的江小姐,还是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霸道男人嘴里的猎物。 她本以为只是个一夜情的对象,却没想到越牵扯越深,最后竟然把自己都给要进去了,而这个男人竟然就是传闻中花心滥情还和自己妹妹不清不楚的顾大少。 不过,在她面前倒是有点儿像护食的小狼狗? 又是一夜过后。 她把钱搁在床头,本来准备像之前一样一走了之,却听见身后恶狠狠的磨牙声。 “女人,你又把我当牛郎?” 她眯了眯眼,“咱们现在是离过婚的人,你出力我出钱,有什么不对的吗?” 顾燃危险的笑了笑,“没有我的允许,这个婚你能离的了?”...

点击查看 侯府诱春 皂罗袍 更多相关内容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第10章 店,我开的免费试读

江言笙提着包包在停车场边上耐心的等穆连臣停车。

她的脑海里回响着穆连臣对她的点评。

与虎谋皮。

她忍不住摸了下脖子,轻轻笑了,那里的吻痕已经很淡了,不仔细看看不出来。

顾燃这人,虎倒算不上,应该是牙尖嘴利的小狼狗一条。

咬人很疼,但是不见血。

进名城九号大门的时候,穆连臣给侍应生报了包厢号。

江言笙勾唇,突然伸手拍了拍穆连臣的肩膀,“包厢没意思,大厅人多热闹,我们还是在大厅吃吧。”

穆连臣脸色更加不好,从刚才两人见面开始,江言笙就开始一直不给他脸,但是他都忍了下来,现在实在是快忍不住了,恨恨的的道:“江言笙……”

江言笙一点儿也不怕他,“不是穆总自己说了是赔礼道歉吗?我难道连提议怎么吃的资格都没有吗?”

她耸耸肩,懒洋洋回头的时候猛然看见一个熟悉的男人从不远处走来。男人身影挺拔,宽肩窄腰,走路带风。

只撞上了一眼,她就冷不丁抖了下。

寂静的空气里,火花噌噌乱蹦。

江言笙的血液都凝固了。

真是孽缘,这男人是在她身上装了雷达吗?

现在只能默默祈祷这人别是来这里吃饭的。

万一真的真的碰巧都是吃饭的,那这位高档的品味应该也不会沦落到坐在大厅里吃!

江言笙突然转脸过来正色的推着穆连臣进去了,急促的吩咐侍应生给他们排位置。

她前脚刚走,后脚名城九号门口就站了两个男人。

“燃哥,你刚回来江城,这次我给你接风洗尘!这地方菜不错,没来过吧?”个子矮一些的男人嬉皮笑脸,穿了合身的剪裁西服,却依旧有些吊儿郎当。

旁边站了位不说话的,漆黑凝眸,看着前面女人逐渐消失的背影。

门口的侍应生大气都不敢出,面前一位是江城奢侈品巨头言家小公子言潭,另一位却是他们这里的大股东,顾燃。

顾总在他们这根本订不到包厢的地方常年拥有一个专属的包厢。

刚才言小公子的话侍应生听到耳朵里,有些摸不着头脑。

顾总自己开的饭店,怎么可能没来过?

言潭勾了勾手指问:“现在还不到饭点,咱们也提早来了,有包厢没有?”

侍应生下意识的看顾燃,顾燃摇了下头,侍应生像是受了点拨,尽职尽责的拒绝,“言先生,我们这儿的包厢都是要提前一周预定的。”

言潭皱眉,“这么麻烦?”

里面快步走出来刚才接待江言笙的那位侍应生,他余光看见了顾燃站在门口,擦了擦额头的汗,带着笑道:“言先生来的巧了,现在刚好前面有一桌退了包厢,您要是需要的话,我直接带您过去。”

言潭咧嘴笑了笑,“那我运气还真是好……”

他转身想要和顾燃说话,却见顾燃的眼睛幽幽的盯着里边儿,半晌开口道:“包厢是前面来的那两个人退的?”

侍应生擦着头上越来越多的汗,弯腰毕恭毕敬,“是的。”

“他们现在去哪儿吃了?”

“直接去了大厅。”

顾燃冷“哼”一声,“我们也去大厅。”

“找个偏僻点儿的位置。”

他说完迈开长腿跟着侍应生进去了,留下目瞪口呆的言小少爷。

言潭不解的挠了挠头,顾燃不是出了名的洁癖吗?

难不成离开江城两年,连性子都变了?

……

坐下来江言笙就开门见山。

“合同穆总带来了吗?”

穆连臣颔首,把东西放到她面前,上面已经盖好了章。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随便点了几样。”

他坐在对面,桌上的香薰蜡烛火焰映的面庞忽明忽暗。

“没关系,我不挑食。”

江言笙优雅的拿起刀叉切牛排,忍着胃里泛呕的冲动咬了一口。

吃一口就停了。

有些事现在想想,其实在很久之前都是有预兆的。

比如说,她知道穆连臣的喜好,知道他不爱吃什么,但是穆连臣却连她最讨厌吃的东西直接端到了面前来。

尤其是这种五分熟带了血丝的牛排。

穆连臣目光幽深如同深海,他打了个响指,之前安排好的侍应生拿了捧花上来。

江言笙这回是真的连吃其它菜的胃口都没了。

之前是红玫瑰,现在是黄玫瑰。

这男人是彻底和玫瑰这个坎儿过不去了是吗?

巨大的花束在大厅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引起了轰动,玫瑰的数量很多,周围人一时数不清楚朵数。

“这是要求婚了吗?”

“来名城九号吃饭的,怎么不在包厢里求婚?非要搁着这么多人的面,哗众取宠。”

“我看那个男人倒是挺面熟的,不是穆氏集团的总裁吗?人家可是定过婚了的……”

“女的该不会是安家的千金吧?”

坐的偏远一桌上言潭勾着脑袋看热闹,他笑嘻嘻的想要拍下顾燃的胳膊,突然想起这位的洁癖,手无比顺畅的伸了回来。

“燃哥,你说你是不是提前就预知了大厅里会有好事儿发生,才找坐在这儿的?”

“好事儿?”

顾燃顺着看过去,热议中心安然坐着一男一女。

女人穿了修饰好身材的黑色拖尾连衣裙,妆容精致,双手交叉着放在胸前,像一只优雅的黑天鹅。

眨眼笑的时候眼角一颗小小的泪痣璀璨生辉。

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言潭头还没转过去,就听见身后传来砰的一声。

他呆呆的回头,就见桌上一片玻璃渣。

刚才还不发一语坐着的顾燃直接把玻璃杯捏碎了。

言潭嘴都合不拢,他结结巴巴道:“怎……怎么着燃哥,这么大的气,这是被抢……抢老婆了吗?”

……

大庭广众下议论纷纷,穆连臣一动不动,丝毫不受影响,他等着江言笙把花接过去。

他知道江言笙最好面子。

所以在两年前江言笙低声下气跟人求情还价的时候,说不感动是假的。

穆连臣指了下花。

“给你的赔礼道歉。”

江言笙似笑非笑,晾着拿花的侍应生,冲他挥了挥手,“拿错东西了,从哪儿弄来的送回哪儿去。”

侍应生先前被穆连臣塞了小费,这会儿直接被拒绝了,脸上有些为难,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江言笙托着下巴歪头道:“我说过了,一顿饭就够了,穆总不必搞这么多花样,明天上新闻给安小姐认出来可怎么办?”

合同到手,章印都有。

她可短暂的不怕这个男人了。

穆连臣直视她,“我和她很快就会解除婚约了。”

江言笙身体微微往前倾,她身上带着的幽幽香水味像毒药,让男人忍不住吸了口气。

她压低了声音,像是听见什么好笑的事情,“穆总自己也说了,是很快,而不是已经解除。在外面这么大动作总归是不好的吧?”

“再说了,你的恋爱情况和我有一丁点儿的关系吗?”江言笙的背后靠在椅子上,“过去的都是过去了,穆总,人都要朝前看的。”

“我今天让你过来,是想和你复合的。安雅婧的婚约只是小问题。”

穆连臣淡淡的说道,不像是商讨的语气,倒像是一个通知。

江言笙要被气笑了,她肩膀颤抖着,微低着头轻笑着。

“复合?”

穆连臣抿着唇,“如果你不同意的话,你手里的那份合同随时可能作废。”

江言笙抬眸看他,总觉得每一次和穆连臣见面,都在一次又一次的刷新她对这个男人的认识。

把恋爱和各种条件放在天平的两端。

是小学生的脑子吗?

她猛的撑着桌子站了起来,椅子往后退发出刺耳的吱吱声,吓了边上拿花的侍应生一跳。

桌上本来浪漫的配着牛排喝的红酒杯被拿起来。

下一秒尽数浇在男人的脸上。

“你……!”

穆连臣暴跳如雷。

他今天穿的昂贵衬衫,被红酒撒上就洗不掉了。

江言笙用有点傲慢的眼神看着穆连臣,像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分手之后,怎么看都觉得你配不上我。”

“安雅婧那个粗俗肤浅的女人倒是和你很配。”

穆连臣喉咙里发出低低的怒吼,“江言笙,你别给脸不要脸……”

他说着抬起手,一巴掌就要打在江言笙脸上。

江言笙并不准备躲,她微微闭上眼睛,今天做的这件事,她早就想做了,就算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也无所谓。

穆连臣以前以为最在乎自尊心的人是她,实则不然,其实是他自己。

要不然她当初卑躬屈膝低声下气的时候,为什么穆连臣像是丢光了脸一样在边上躲起来,远远的看着。

脸颊上等待着的痛疼迟迟没有来临,江言笙睁开眼,眼眸上垂下一片阴影,穆连臣的手腕被人牢牢的抓住,他涨的发红的脸和白衬衫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江言笙仰头。

原来是她的小狼狗来英雄救美了。

站在酒店大厅灯光底下的顾燃像长了漂亮翅膀的神祗,隔了衣衫都能看见里面有力的胸膛,炽热又温暖。

“我的店里,可不欢迎打女人的人。”

对面穆连臣的脸色在听了这话之后刷的变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