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推荐《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白慕歌令狐悦全文在线阅读

穿越架空 2021-11-13 16:04:04 主角:白慕歌令狐悦 作者:鹤雪沽酒
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 已完结

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鹤雪沽酒 主角:白慕歌令狐悦

好书推荐《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白慕歌令狐悦全文在线阅读

《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是鹤雪沽酒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慕歌令狐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穿越,没想到直接迎来地狱难度的开局?! 作为一个穷得底儿掉,还得冒着欺君的风险去当官的将军府嫡女,白慕歌秉着宁折不弯、充满正义、珍惜生命的原则,选择了......赶紧抱一条大腿! 于是她广撒网,给京城许多位高权重的大佬,同时写了自荐信:“大佬,您需要走狗吗?” 唯独没给据说很不好惹的玄王殿下写信。 结果,她就因为涉嫌轻视玄王,被人拖到了玄王府。 玄王殿下看着她,似笑非笑地道:“本王收你做走狗了!” 白慕歌:“???” 她从此开启了被迫给玄王大佬做走狗的日子,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的大佬,对她越来越狗腿了。 直到有一天,玄王殿下问她:“王妃,需要走狗吗?本王可以!舔狗也行!”...

点击查看 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狗腿王妃的自我修养》 第3章免费试读

第3章

白慕歌方才也听白鹭说了,南国公府的白氏家族有多么恨她,这个时候登门,肯定没啥好事。

白慕歌问道:“能不见吗?”

白鹭道:“怕是不能!他们素来作风强硬,您若是不见,他们说不定会硬闯进来!从前您也是总被他们兄妹欺负的......”

白慕歌叹气:“那行吧,那就见吧!”

仆人得了令,麻溜地出去传话。

白慕歌看向白鹭,开口道:“白鹭,记住了,我不是自尽投河的,而是不小心落水的,对外也要这么宣称,明白了吗?”

白鹭一愣:“主子,为何啊?”

白慕歌道:“这还不简单么?陛下昨天下旨让我做官,今日我就去自杀,这是想干什么?跟陛下作对吗?对陛下不满吗?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白鹭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赶紧道:“主子放心,奴婢知道了!”说完,又赶紧取过了外袍,让白慕歌套上。

白慕歌顺便问了一句:“他们兄妹叫什么?”

白鹭道:“主子的堂兄叫白暮深,堂妹叫白娇娇。”

白慕歌点头,表示了解。

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没一会儿,一个面容勉强算是俊秀,脸上却带着几分恶意笑容的锦衣男子进来了,与他同行的,还一个容貌艳丽的女子,想来就是那兄妹二人了。

白暮深进门之后,就看着白慕歌讥笑了一声:“唷,真是没想到,堂弟,你还没死呢?”

白娇娇一听自家哥哥这话,便捂着嘴笑了起来。

白慕歌默了一默,就算是再好的脾气,也是没人爱听这种话。

白慕歌笑了笑,起身,客气地对着男人一拱手:“堂兄,常言道长幼有序,堂兄还活着,我不敢先死,否则就是对堂兄大不敬呀!”

白鹭:“......”噗!她赶紧低下头忍笑。

白暮深:“......?”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他这个堂弟,素来很胆小,从白夫人去世后,多年来都是由着自己随便嘲讽羞辱,唯唯诺诺的,今日这是什么情况?

白娇娇也变了脸:“白慕歌!你说什么呢?你怎么能诅咒我哥哥!”

白慕歌故作意外地看了她一眼,一脸迷茫地道:“哪里诅咒了?我说长幼有序,分明就是对堂兄的尊重啊!”

白暮深黑着脸道:“好你个白慕歌,落了一回水,倒是变得伶牙俐齿,敢这样与我说话了!你就不怕我带人砸了你这白府吗?”

然而,白慕歌却是半点都不慌。

只看了白暮深一眼,慢声道:“堂兄,你也知道,如今我是京兆府尹了,你把我这白府砸了,属于上门寻衅滋事,原就是可以受罚的。你砸的还是朝廷命官的府邸,罪就更重了!你如果真的要这么做,那我只好回去翻一翻法典,看看需要把堂兄关押几年,南国公府又该赔给我多少银子啊。”

白暮深:“你......!”

他伸出一只手,指着白慕歌的鼻子,气得说不出话。就算他是南国公府的嫡子,马上也会获封世子,但是随便去打砸别人的家,确实不占理。

尤其陛下如今给这小子封了个官,白暮深也不敢贸然行事。

只是他却想不明白,这白慕歌从前不就是个草包,怎么忽然就知道什么寻衅滋事罪了,还能将自己一军!

白慕歌看着他们兄妹二人,语气夸张地问:“堂兄堂妹,难不成你们真是故意来寻衅的?”

白暮深磨了磨牙,切齿地道:“当......当然不是了!”

白娇娇也赶紧帮自己和白暮深圆场,看着白慕歌道:“堂兄,你想多了,我们是听说你落水了,担心你的身体,所以上门来看望罢了!”

白慕歌点点头,恍然大悟状:“哦?原来你们这么关心我啊!那既然是上门来看望我的,肯定不会空着手吧?你们的礼物呢?”

白暮深和白娇娇:“......”

他们本就是来寻不痛快的,怎么可能准备了什么礼物!但是话说回来,正经人谁会主动开口问别人要礼物啊?

正在他们内心腹诽之间。

白慕歌往他们身后看了好几眼,每个仆从都是两手空空。

随后她看向这兄妹二人,嘴角浮现出讥诮:“南国公府家大业大,说要来关心我,结果竟空着手来?原来你们的关心,都是耍嘴皮子啊!白鹭,送客吧,我不需要他们这些虚情假意的关心!”

白暮深:“???”

还能这样?没有带礼物,就直接赶出门?

白娇娇的面子也有点挂不住。

白鹭忍着笑,看着他们兄妹吃瘪的表情,心里也着实觉得解气,她正要上去送客。

白娇娇就看着白慕歌,阴阳怪气地说道:“堂兄,你这般怕是不好吧,怎么如今上你们白府,不带礼物,就不配登门了吗?”

白慕歌看着她道:“白鹭,等把堂兄和堂妹送走了,你就到处去宣扬,说这南国公府的人啊,空着手来探病。到时候看看,众人是耻笑南国公府小气、虚伪,还是耻笑我们白府?退一万步讲,我们白家,如今都已经是这幅光景,也不怕被耻笑,可是你们南国公府呢?”

白娇娇:“你——!”

白暮深咬了咬牙,要是今日这事真传出去坏了家族的名声,只怕自己还没当上世子就要被家族看低了!

他只好看了一眼白娇娇,生气地道:“娇娇,我们先回家!”

白慕歌却是看着他的背影,开口道:“就这么走了?要是没带礼物,留下一点慰问金也行啊,都是堂兄和堂妹的一份心意,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嫌弃!”

白暮深和白娇娇:“......!”

世上竟有如此厚颜**之人!

白暮深阴沉着一张脸,回头看着白慕歌道:“你这是在敲诈我们吗?”

白慕歌抱拳道:“不敢不敢!那堂兄走吧,白鹭,一会儿你就去宣扬......”

白暮深:“够了!”

他黑透了一张脸,掏出一锭银子扔了过去:“行了吧?”

白慕歌把银子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下,按照古代的计量标准,这应该是十两。

扭头看向白鹭,开口道:“堂堂南国公府的嫡公子和嫡小姐一起来看望别人,竟然只带了十两银子,就跟打发叫花子一样。啧啧啧,白鹭,你出去告诉众人,南国公府特别抠门,嫌贫爱富,瞧不上我们家。再不然就是外强中干,快倒台了吧!”

白暮深已经想上去打人了!

白慕歌看着他道:“堂兄,冷静啊!你要是动手,殴打朝廷命官,被关在牢狱里,哪怕只是拘留一日,这也是很丢人的!会让堂兄成为笑柄的!”

白暮深闻言,怒极反笑:“这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了,你的京兆府尹,不是还没到上任的时间吗?我现在就把你打一顿,也只说是我们堂兄弟之间切磋武功,这样就不算殴打朝廷命官了吧?”

然而......

白慕歌听了这话,依旧不慌不忙地点点头,随即一本正经的胡说:“虽然话是这么说不错,可是堂兄,你就没想过,我突然这么嚣张,能是为了什么?当然是因为我有后台啊!你真的要打我一顿,把我的后台给得罪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