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上添娇佟司锦傅佩如目录 锦上添娇小说阅读

古代言情 2021-05-06 14:02:18 主角:佟司锦傅佩如 作者:真水无香
锦上添娇 已完结

锦上添娇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真水无香 主角:佟司锦傅佩如

锦上添娇佟司锦傅佩如目录 锦上添娇小说阅读

《锦上添娇》小说介绍

主角叫佟司锦傅佩如的书名叫《锦上添娇》,是作者真水无香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德正26年,佟司锦随任巡盐御史的父亲来到江都,不料被恶仆推进瘦西湖淹死,随后她的亲爹亲娘亲弟亲姐相继丧命。可以说家破人亡,悲惨至极!幸好她重新回到德正26年。再次睁开了眼睛时,佟司锦发现自己还活着,家还在,所有的亲人都在。重生一世,她擦亮眼睛,不仅性格变得沉稳,而且大开神奇药粉这一金手指,打脸恶人,保护良善之辈,整肃佟家家风。咦?战死的未婚夫怎么回来了?好像他的身份还不一般咯。...

点击查看 主角秦长青李焕儿的小说 更多相关内容

《锦上添娇》第6章 得以生还免费试读

傅佩如转头问佟司锦:“咱们先去哪里?”

“当然是要拜见你阿玛啊,然后我再去找我阿玛。”

“那好,咱们往这边走。”

傅佩如带着佟司锦拐道弯,熟门熟路地朝前走着。没多长时间,她二人就来到了盐运使的书案前。

傅运使正想训斥自家女儿胡闹。傅佩如示意丫头拿出食盒,又把佟司锦往前一推,“阿玛,这是佟大人家的二姑娘。我想给阿玛送点心,佟姐姐是陪我来的。”

佟司锦立刻向前规矩地行万福礼。傅运使只好把斥责的话咽回肚子里,脸上带出一丝笑容,“原来是佟大人家的姑娘。我刚见你阿玛出去和盐商谈公务了,让佩如带你在后头转转吧。”

说着,他瞪了傅佩如一眼,“只能在后面看,不许到前堂去。”

傅佩如乖巧地应道:“女儿知道了,谢谢阿玛。”

俩姑娘转身出了傅运使的书房。傅佩如道:“我知道你阿玛处理公务的地方在哪里,你要不要过去瞧瞧?”

佟司锦道:“来趟衙门不易,当然想去看看。”一路上傅佩如跟她介绍着:“这是大堂。”佟司锦朝里面探头看去,见公案上空空如也。她又问傅佩如书房所在何处,傅佩如带着她拐到一条小径上,指着一间平顶屋子道,“那便是了。”

佟海泰书房的窗子半开着,佟司锦一眼看见书案上堆了一些簿册,她的心猛地一跳。在花朵繁盛的海棠树下,她忽然蹙眉扶额道:“我头有些晕,想去父亲书房躺一会儿。”

傅佩如立刻紧张起来,“你是不是累了?那咱们赶紧回家去。”

佟司锦拍拍她的胳膊道:“不打紧的。这毛病我知道,躺一会儿就能好。”

傅佩如这才稍稍放下心,她让自家丫头跟红梅一起服侍佟司锦。想了想又道:“我去阿玛那里拿些茶过来。”

佟司锦提醒她,“我保证躺一阵子就能好,别惊动了你阿玛。”

傅佩如应着急忙忙离去。佟司锦在丫头们的搀扶下进到佟海泰的书房,她歪躺在竹榻上,命丫头们到外面候着,说是想一个人静静。

丫头们都离开了,佟司锦立马起身来到书案前,快速记下各簿册摆放的位置,一本本拿起翻看。簿册里全是数字,有的地方写有汉字,密密麻麻,她看得眼晕。

佟司锦微微定神,心道那本既是要人命的簿册,想必上头记的是重要事项,记载的内容不可能这么密实。

思路一确定,佟司锦还真从中找到了一本。别的簿册备注写得十分详细,只有这一本,每次字墨的浓淡程度有略微的差别,标注也很简短,可以说是惜字如金。

这时,她听到门外传来傅佩如的说话声,“怎的一个个都在外面立着?佟姐姐跟前有谁在?”把簿册揣进怀里藏好,佟司锦躺到竹榻上。刚才东西找得急,她额头上全是汗。

傅佩如带着丫头忽啦啦都进来了,有的倒茶,有的拭汗……佟司锦这才慢悠悠地睁开了眼睛……

在官衙门口,佟司锦和傅佩如二人分了手。佟司锦这下心里很安定,找到了簿册,就可以专心对付明天要来的一切。

傅运使离开从最低阶的七品芝麻官做到从三品,运气好,能力不差,重要的是,他在在京城有眼线与耳报。

佟司锦和傅佩如二人离开官衙不久,傅运使就听到了一条消息。据说,佟御史家二姑娘的未婚夫在战场上丢了性命。他想到自家女儿与佟二姑娘刚才手挽着手的情景,心里为佟二姑娘惋惜了一会儿。

一转头,他看到与盐商会谈回来的佟海泰。傅运使心情有些复杂,不过谁都想当报喜不报忧的人!他决定什么都不说。

傅运使与佟御史寒喧了两句。傅运使说佟二姑娘来过,她知礼有规矩。与此同时,他心里对佟二姑娘的未婚夫,这个不幸的年轻人暗道了一声可惜!

*****

这位被傅运使哀悼的年轻人,此时正在一处悬崖峭壁间的窄台上,朝对面的岩石洞穴口扔过去半只烤熟的野兔。

吉星河受了伤,只有一条胳膊能使上力气。扔野兔时,伤口处受到影响,疼得他呲牙咧嘴。幸好他和对方离得距离不算远,否则就白忙活了。

野兔子“噗”地落下,巴图从洞穴里爬出来,眼睛紧盯着滋滋冒油的兔子肉,手往前伸着,口水都快要掉出来了。他伤到了大腿,无法站起来行走,身体能移动全靠爬行。

巴图好不容易把兔子肉抓到手,他坐起身子,忙不迭撕下来一块塞进嘴里。焦酥的香味蹿遍浑身每个细胞,他大嚼几口,竖起拇指朝吉星河猛点了几下,以示夸奖。

吉星河斜靠着后头冰凉的崖壁坐着,大长腿往前一伸。他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对方,下巴微抬,望向头顶那晴朗无云的天空。连续几天都是阴天,今天一早放了晴。

他早就观察过环境很多遍。身边全是大山,平地拔起陡峭险峻的那种,往下看是怪石嶙峋的万丈深渊。

他的经历说起来也很惊险。

吉星河本是随着父亲吉日嘎朗去剿杀聚集在西夷部落边境上的反贼。

开朝的先帝带兵南征北战,开疆拓土,为大尚朝奠定了广阔的版图。上一任青宗文皇帝,平定了西北的西夷部落、乌库图部落和狄萨部落。文皇帝向各部落的头领赐以甲胄弓箭,他们每年向大尚朝称臣缴贡,确定了主权关系。

文皇帝此举无比英明,虽然西夷等三个部落处于寒冷地区,物产贫瘠,纳进版图后,朝廷也指不上他们能进贡什么东西。可他们横在中间,将俄海斯等异国与中原地区牢牢隔开,这便是一条缓冲地带,起到无形长城的作用。

可西夷部落的头领凌丹是个不安份的角色。年刚过完,他就将朝廷派去的盟长杀死,妄图建立独立汗国。是可忍孰不可忍?

德正帝命大阿哥挂帅,带着主将吉日嘎朗歼灭聚集在西夷边境的反贼。西夷部落、狄萨部落和乌库图部落接攘在一起,界线犬牙交错。吉日嘎朗从小就生活在乌库图部落,带兵对付西夷部落,具有语言和体力上的天然优势。

凌丹是个难对付的角色。他见大尚朝人多势众,将猛兵勇,知道正面对决难以取胜,摆个空城计倒头就跑。大阿哥担心中计,命吉日嘎朗原地待命不能去追。后来他们抓到几个俘虏,严刑审问后得知凌丹是真的跑了,大阿哥才让吉日嘎朗带骑兵快马去追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