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言笙顾燃小说《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短篇言情 2021-05-03 06:13:03 主角:江言笙顾燃 作者:佚名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 已完结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佚名 主角:江言笙顾燃

江言笙顾燃小说《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小说介绍

主角叫江言笙顾燃的书名叫《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整个景城,她名声狼藉,是会所里的“大小姐”,也是谈判桌上雷厉风行的江小姐,还是这个莫名其妙出现的霸道男人嘴里的猎物。 她本以为只是个一夜情的对象,却没想到越牵扯越深,最后竟然把自己都给要进去了,而这个男人竟然就是传闻中花心滥情还和自己妹妹不清不楚的顾大少。 不过,在她面前倒是有点儿像护食的小狼狗? 又是一夜过后。 她把钱搁在床头,本来准备像之前一样一走了之,却听见身后恶狠狠的磨牙声。 “女人,你又把我当牛郎?” 她眯了眯眼,“咱们现在是离过婚的人,你出力我出钱,有什么不对的吗?” 顾燃危险的笑了笑,“没有我的允许,这个婚你能离的了?”...

点击查看 侯府诱春 皂罗袍 更多相关内容

《二婚新娘:狼性总裁宠上瘾》第6章 不进来?免费试读

“连臣,你什么时候才回来啊?就算是谈生意……啊!江言笙怎么是你!”

安雅婧一开始的深情款款瞬间变得扭曲起来,她看见江言笙半开的带了暧昧痕迹的脖子顿时失去了理智。

“雅婧,还真是好久不见啊,你这是在家里呢?等着我送你一份大礼啊!”

江言笙半眯着眼睛,慢悠悠的把领口拉好,“哎呀,本来只是想看看他手机里有没有什么小狐媚子,没想到一不小心就拨出去了,我这就挂了……”

安雅婧尖叫,“江言笙!你他的要不要脸!你怎么和连臣在一起?你爬过多少男人的床现在还来脏了连臣!给我滚下来!”

江言笙的微笑减淡,“我自己的事情应该和安小姐没有关系吧,既然你这么想要看连臣,我满足你的要求啊。”

她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靠着冰冷的墙面,唰的一声把浴室的门打开。

手机里咋咋唬唬尖叫嘈杂的女人声音也戛然而止。

里外两人对视,江言笙嗤笑一声,“这是防着我呢还是盼着我呢?在屋里洗澡还围浴巾,重吗?”

穆连臣冷着脸停了水,“你干什么?”

江言笙晃晃手机,“别问我,问问你的准未婚妻,吵得不行。”

她把镜头转回自己这边,笑着冲面色惨白的安雅婧摇摇手,“能上他床的可不止我一个,安小姐就坐在家里面等着接电话吧。”

说完啪的一声按掉了电话,伸手想带上浴室的门,手腕却被人抓住。

“你折腾够了没有?”水蒸气扑面而来。

江言笙礼貌的后退一步,眼睛肆无忌惮的在穆连臣的腹肌上扫视一圈,得出的结论是,半点儿都比不上和她共度春宵的那位。

还好她慧眼识人。

“不知道穆总在说些什么。”

“你给她打电话,为了什么?”穆连臣突然看见她脖颈上明晃晃的痕迹,捏着她纤细手腕的力道猛的增大,“你和谁上床了?”

江言笙收敛了笑意,高傲的甩开穆连臣的手,“排队和我上床的人多了去了,你算什么东西?”

穆连臣气势陡然阴冷,“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江言笙愣了片刻,很快反应过来,穆连臣说的是她所谓在景江海宴“混得开”这件事,气的红了眼睛,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穆连臣。

这种明显是栽赃陷害的事情,他都会信?

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她怎么会觉得穆连臣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改变?

是她眼瞎!

外衣被男人强硬的扯下来,传来清晰的布料撕裂声音,“是不是他们给你钱你就和他们……”

江言笙想要踹他的关键部位,却被躲开。

“**的给我松手!”

穆连臣见她挣扎的厉害,眸色更深,“是哪些人……”

江言笙笑了一声,目光沉如死水,抬手利落的给了穆连臣一巴掌,“穆连臣,我看你是和安雅婧在一块儿呆久了,脑子都不好使了,这些话也亏的你能说得出来!”

穆连臣被她甩的踉跄一下,浴室门在面前轰的一声关上。

江言笙窜的飞快,她去了歌舞升平的二楼,里面乱哄哄的,到处都是相贴的肉体和摇摆的脑袋。

她一把抓住个浓妆艳抹的漂亮女人。女人衣服穿着暴露,露出半截酥胸,被江言笙点了下肩膀,施施然回头。

江言笙掏出三张红票,把她从人群中拉出来,面带微笑,“2406一个帅气多金的客人点了服务,你上去照我说的做,他会给你比这多十倍的钱。”

女人本来见拉住自己的不是个男人还有些恼怒,见了钱之后迅速变了脸,笑意盈盈的把江言笙的安排听完,将钱放好,袅袅的上楼去了。

安排好了一切,江言笙揉了揉发酸的太阳穴,一抬头穿过人群看见了一个熟悉的男人。

男人站在门边上,抱臂冷冷的看着她,身边似乎自带气场,最顶级的**都不敢靠近半分。

江言笙心里还装了事儿,她来不及琢磨这个叫阿然还是什么然的男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她赶时间去做计划的最后一步。

两人四目相对,江言笙冲着男人抛了个飞吻,做了“好好享受”的口型,身影就消失在了群魔乱舞的人之后。

……

十分钟之后,江言笙一脚踹开了景江海宴后台监控的小门。

“什么人?”翘着二郎腿在监控面前打瞌睡的男人猛的惊醒。

江言笙这张脸就是活招牌,在场的两个人瞬间认了出来,有些不情愿的起身打招呼,“江小姐……”

江言笙扫视了一圈监控上的内容,发现都是些大厅停车场的画面,从二十层往上的客房全都没有显示,她垂眸道:“我要调2406的的监控。”

“江……江小姐,2406是贵宾套房,客人还在里面的时候不能随便调监控。”

“你也知道我是江小姐?那我是你们这里的大小姐,你知不知道?”江言笙冷漠的笑了笑,掏出一张黑卡拍在显示器前面,“卡里有二十万。”

“你就点一下,不吃亏吧?”

“监控,给我调出来。”

黑卡在一阵窸窸窣窣之后被人拿走。

江言笙的食指在桌上轻轻敲了下,屏幕上应声出现了穆连臣的脸,他此刻正面色难看的和面前衣服脱了一半的女人纠缠。

女人哭的梨花带雨,声音听不清楚,但是红唇开开合合,让人怜爱万分。

男人浑身上下只围了块浴巾,还快要被扯下来。

江言笙看的津津有味,还专程录了像。身边两个工作人员大气都不敢出,恨不得瞎了眼才好。

感叹了下穆连臣果然是不懂得怜香惜玉,江言笙靠着桌子给穆连臣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穆连臣的声音怒气汹汹。

“江言笙,你找的小姐?”

江言笙漆黑的眼瞳里绽放出笑意,声音是捏出来的楚楚可怜,“穆总这是什么语气?我还以为我投其所好了呢,特地花大价钱找来的脱衣舞,穆总还不好好欣赏?”

“我看穆总急急忙忙的,刚才也没招待好。反正我是不乐意的,楼下倒是大把乐意做这桩生意的,穆总要是满意了就把合同签了。”

让人当傻子一样的灌了一晚上的酒,就算是条狗都有脾气了!

合同软磨硬泡就这结果,要是签不成就签不成吧!

她难道还找不到比穆连臣更好的合作伙伴?

这一个晚上过的**的糟心!

江言笙捏的手机的骨节都咯咯作响,她冷笑一声道:“这合同穆总要是不太想签,明天你和女人拉拉扯扯脱衣服的劲爆视频就能上头条!”

虽然知道估计今晚上在景江海宴乱搅一通的事儿就会传到父亲那里,江言笙还是觉得做的一点儿都没错,甚至还不解气!

……

没有一天是个好日子,今天更甚。

江言笙来景江海宴的时候没有开车,纯靠走路,现在一出门外面噼啪闪过一道雷,而后雨就像不要命一样砸下来。

她站在门口,雨刮着脸往下掉,门口迎宾的侍应生在背后给她撑伞。动了动嘴唇,她还是没说出借把伞的话。

有情侣相拥着撑伞从她面前走过,手上拎着超市塑料袋,里面装了家常菜,在街角,在雨里交颈缠绵的吻。

江言笙微微张嘴,眼泪突然涌了出来。

她想起两年前和穆连臣去过一次加拿大,她拉着穆连臣的胳膊走路。

别人说,在加拿大的阳光里,所有美好的东西都会留下来。

现在看来,这句话也并无错误,她所有的幸福和美好,都没有回来啊。

怎么什么都没有回来?

那为什么要让她回来这里?

回来这个暗无天日的景城,这个只会下雨和乌云密布的景城。

……

雨声很大,没有光穿破厚重的云层,只有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

声音耳熟到让人忍不住战栗。

装作低头按手机,江言笙确实在找闺蜜余舟舟的电话,她心里祈祷这位大小姐应该在附近,能够带她一趟顺风车。

身后撑伞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个,同时还雷厉风行的把她的手机夺走了。

江言笙仰头看他,男人一米八几的个子,他站在敞开的金碧辉煌的大门边上,手臂轻轻一带,她就跌跌撞撞的进了一个怀抱。

她装模作样的推了下,没推开。

江言笙像是真的累了,她有些慵懒的半眯着眼睛抬头,“里面莺莺燕燕种类齐全,不去里面找乐子,跑出来淋雨?”

“你不也跟木头桩子一样站这儿?”

她脑袋是真的晕,视线对焦了半天才高傲的冲着男人摊开手掌,“给我。”

男人勾唇笑了笑,“这么晚了,没人会冒着雨过来接你的,如果你求我的话,说不定我愿意带你一程。”

江言笙扯了下男人的袖子,把他的脸拽到跟前来,带着酒味的气息喷洒在男人的脸上,带着种勾人魂魄的心动,“没人接我?我打一个电话,争先恐后的都是来接我的,知道不?”

她笑的灿然无比,在男人面前两指合拢搓了搓,“而且,根本不缺像你这样的,我有的是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