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心锁爱(孙仲薇郁邵庭)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豪门总裁 2021-04-30 21:12:15 主角:孙仲薇郁邵庭 作者:温宁
律心锁爱 已完结

律心锁爱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温宁 主角:孙仲薇郁邵庭

律心锁爱(孙仲薇郁邵庭)全文完结在线阅读完整版

《律心锁爱》小说介绍

甜宠新书《律心锁爱》是温宁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孙仲薇郁邵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新婚大半年,孙仲薇终于和丈夫圆房,身边的人却不是丈夫。 捉奸?背叛? 郁大律师我以为你是来拯救我的,结果······ 一个律政精英一个跋扈小女人。 原来,你还有那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点击查看 顾寒星花绫 更多相关内容

《律心锁爱》第9章让他净身出户免费试读

回到病房的孙仲薇这才看到自己床头的外卖,也许是那个送外卖的小哥送她来的医院吧!

现在对她来说最善良的人,变成了陌生人。

手指刚刚碰到外卖,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

本来孙仲薇没有接陌生电话的习惯,这一次却莫名的接了起来,大概是猜想着对方是送她来医院的人,又或者只是单纯的想找个人说说话。

自从这个事情发生,她感觉自己一下子变成了孤家寡人,身边没有好友,没有亲人,也没有爱人。

他们不愿意听她讲,也不愿意相信她,这个罪名就这么莫名地被扣到了自己头上。

“喂~”

“你在哪儿?家里没人。”富有磁性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孙仲薇的手一抖。

她是个声控,以前居然没有觉得这个男人的声音有这么地好听。

“医院。”简单地吐出两个字之后她开始一手拿着电话一手吃起了自己的外卖。

良久才突然反应过来,这个家伙居然知道自己的电话还说家里没人,意思是他去了她家?

这个律师怕不是个假的吧?

“怎么住院了?你不是应该和唐明远商量离婚的具体事宜吗?”郁邵庭并没有打算和她寒暄,她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

“等等等等~你怎么会有我的手机号,我记得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还有,我家,你去我家做什么?郁大律师,你们律师都是这样的吗?”她嘴里嚼着饭,吐词有些不清晰,郁邵庭却还是听清楚了她在说什么。

“我说过了,你这个官司,我帮你打。”他的语气里,是毋庸置疑。

电话那头的郁邵庭有些咬牙切齿,平日里来找他打官司的人连预约都预约不上,她倒好,自己主动送过去还有那么多的问题。

“可是现在问题时你未经我的允许拿了我的联系方式啊郁邵庭律师,你这样做事合法的吗?”

孙仲薇好像并没有意识到郁大律师的不悦,还在不断地追究自己的联系方式泄露的问题。

“孙仲薇,你到底有没有脑子,现在的重点是你的离婚官司。”郁邵庭不想多跟这个女人说哪怕一句话。

真的是蠢,特别的蠢。

可是,嘴里含糊的声音居然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客气。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郁邵庭甩了甩头,自己这是怎么了。

“那等公司结束了之后我们再来谈人权的问题,郁律师,我在医院,被唐明远她妈打昏迷被好心人送过来的······”

她一口气把自己怎么到医院以及看到唐明远和戴云汐的事情都如实相告,把照片和是视频都发过去给他看。

还不算太笨。

“住院证明,伤口证明,全部都去医院开一个,唐明远他们家,家暴!”他吩咐着,看着办公室外面的白云,竟想到了孙仲薇受伤贴着创口贴的样子,心里莫名的恼火。

这火气找不到源头,也找不到出口,憋在心里,不好受。

“家暴?”提到这两个字,孙仲薇就想到了自己以前经常看的那个电视剧,那个狰狞的男人和在地上痛苦的女人,以及那些歇斯底里的纠缠。

光盘里的唐明远,和他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好,我一会儿就去把这些证明开好。”

沉默,两边都只听到了电流的声音。

该交代得都已经交代清楚,两个人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毕竟,他们并没有那么的熟悉。

电话,竟一直没有挂。

孙仲薇想着,大概也就是图个心安吧!不然为什么自己会舍不得挂断。

“你的伤,严重吗?”郁邵庭低低的嗓音传来,努力地在掩饰着什么。

孙仲薇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个,一时之间有些错愕,好半天才终于缓过神来,“嗯,已经都处理过了,没什么大碍。”

再一次陷入深深的沉默。

电话,最终还是挂断了。

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墙,安静的病房和喧嚣的窗外。

握着手机,孙仲薇的无力感越发的明显,她在这里,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亲人,之前的长长的一段时间里,她仿佛是和这个世界隔绝了一样。

现在,连一个说掏心窝子话的人都没有。

人是群居动物,不可能不和其他人交集。

吃完饭之后她收拾了一下自己去医院开了相关证明收拾着东西回家。

刚到门口,一道黑影拦住了她,心下一惊,担心是唐家那边派来的人也没多想拎起自己的袋子就往对方头上砸去,一边砸一边大叫着。

“蠢女人!我破相了你要怎么负责?”

直到听到对方的声音看到那张英俊的脸孙仲薇受伤的动作才慢了下来,天啊!自己刚刚干了什么。

郁邵庭的表情,像是要吃人。

他的侧脸,好像真的被自己弄伤了。

匆忙开门,孙仲薇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脸上的伤有些着急。

“对不起,我以为是唐明远他们派来的人,所以······”她抿了抿唇连忙去冰箱里找冰块却发现自己的也刚刚才住进来没多久,别说冰块了,连吃的都没有。

她不好意思的走过来邀请对方坐下,“你先坐会儿,我下楼去给你买活血化瘀的药,很快就回来。”

她自顾自地说着也自顾自地准备去开门下楼竟没发现郁邵庭的脸色已经那么难看。

“手里的袋子里不就有活血化瘀的药吗?”他真的不想再和这个女人有任何额牵扯,指不定哪天就死在她手里。

伸手碰了碰侧脸靠近太阳穴的位置,是真的疼。

手已经放在了门把上,听到郁邵庭的声音才反应过来。

自己的脑子里到底一天在想些什么?真是······

她挠挠头不好意思的折回,不小心碰到自己输液的手,在医院的时候因为着急回来棉花也没有按多久就取了再加上刚刚情绪那么激动地打人,她的手有些微微地疼。

这会儿,郁邵庭看到的是一个额头上贴着纱布,披散着头发,手上开始往外渗血的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