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 已完结

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锦贝 主角:乔慕慕战弈辰

《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大结局在线试读 《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最新章节列表

《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小说介绍

主角叫乔慕慕战弈辰的书名叫《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是作者锦贝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七爷,你不想娶,我不想嫁,不如我们离婚吧?” 男人眯起危险狂野的眸,唇角带笑,“夫人,战家没有离异的男人,只有鳏夫。” “……” 战七爷新得了只小野猫,欢喜得很,偏偏小野猫一心想离婚,他只好武力镇压、美色引诱。不够?那就把她宠上天好了。 “你是我的女人,只能你欺负别人,谁敢欺负你,你就狠狠还回去!” 某女一脸无语,“来,让我咬一口……”...

点击查看 乔慕慕战弈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第9章 她是他唯一的解药免费试读

洞房?

乔慕慕嘴角一抽:“你**!”

他难得地翘起凉薄的唇角,“你连我的衣服都敢扒了,不是觊觎我是什么?论**,我还及不上你的半分。”

这记仇的程度……乔慕慕彻底无语,低头之际,看到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肤,顿时惊呼着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

“你还不走?”她怒道。

“这儿是战家,还轮不到你发号施令。乔慕慕,你最好乖一点,别惹怒我。”

乔慕慕咬着唇,等他出去了,才敢吐槽:“惹怒你又怎么样,变-tai!se魔!凤凰男!”

发泄了会儿,乔慕慕孤零零坐在床上,看着满目的狼藉,不由叹息。

她的丈夫,战家七少爷,居然是自己之前救的那个妖孽?

从今晚那妖孽对自己的态度,他今晚似乎并不是想要了自己,不过……男人眼底的渴望她看得真切,他绝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她这头小绵羊掉进了战家的狼窝里,要怎么才能活下去呢?

掌心轻轻按着小腹处,乔慕慕默默去了浴室,发现下shen流了血,她暗道不好。

一定是刚刚激烈打斗,引起身体里那层膜的反应……

这层膜,保得住不?

话说回来,她在飞机上都把战弈辰给吃干净了,她不是处的事儿,战弈辰肯定知道。

这层膜能骗过战家人,却骗不过和自己有了一夜缠绵的战弈辰。

想起飞机上的旖旎“误会”,乔慕慕额间布满凝重和黑线,无奈望天……

北苑,书房。

伊藤刚收拾完,一转身便看到英挺的男人身影,他瞪大眼,“爷,今晚不是您和七少夫人的洞房花烛夜么,您怎么……”

“怎么,你有意见?”战弈辰冷声道。

战弈辰的脸色很不好,有点不满足的意味在其中。

他本是血气方刚的男人,虽然有异性恐惧症,但在乔慕慕的面前他却能有男女之间该有的反应,明明温香软玉就在眼前,却碍于某些原因不能一逞雄风,他不憋屈才怪。

刚刚和乔慕慕的一番对峙,那热烈而活泼、充满挑战性的小野猫差点没穿衣服,他想想都觉得身体难受的紧。

在飞机上的那一次,他没要够,远远不够!

“属下不敢。”

伊藤的声音,让战弈辰回过神来。

“格尼尔庄园那边,准备得怎么样?”

“回爷的话,随时可以搬过去。”

“嗯。”

“爷,您和七少夫人刚刚举行完婚礼,这个时候搬出去,家主会不会动怒?”

战弈辰闻言,冷哼一声:“他做主了我的婚事,还能做主我的人生不成?”

伊藤知道自家爷愿意接受联姻,不是受迫于战南霖的威胁和压力,而是想要借助联姻打消了于家小姐于沁儿的心思,唯一的意外,大约就是七少夫人居然是救了爷的那个女人。

吸了吸气,伊藤沉声道:“爷,殷朗已经去调查了,相信很快就能知道七少夫人是不是在Queen的游轮上的那个女子。”

“不必查了。”

“啊?”

战弈辰摆摆手,“出去。”

伊藤不敢多问什么,弓着身出去了。

乔慕慕,就是她。

刚刚与她打斗时,他亲手触摸到她背部的那个月牙疤痕。

他不会认错,那晚的人,就是她!

她是他唯一的解药。

……##……

乔慕慕一大早就被佣人从被子里“请”出来,她闭着眼睛,打着哈欠,任由佣人们给她梳洗、化妆。

等她瞌睡醒得差不多时,佣人已经帮她穿戴好了。

看着镜子里那穿着大红色旗袍、宛若画里走出的精致美人儿时,乔慕慕愣住了。

原来她也可以穿得这么高贵典雅……唔,果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

长这么大,她是第一次享受到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待遇,虽然乔家家境也很不错,但和战家比起来,简直就是破落户和皇家的差别

这里跟皇宫似的,伺候的佣人也个个手巧,细心。

“七少夫人,该去给老爷夫人们请安了。”

身后,一个年纪偏大的女人轻声开口。

乔慕慕转身,看了她一眼。

“你是……”

“七少夫人叫老奴张嬷嬷就好,老奴是负责教小姐夫人们规矩的,今后的一个月,七少夫人就得跟着老奴学战家的规矩了。”

“学规矩?”

乔慕慕可没听过嫁到战家得学规矩的,这活脱脱……古代皇宫里的制度嘛。

“是的,请吧,七少爷已经在大宅那边了。”

“战弈辰?”

张嬷嬷眼神猛地一寒,盯得乔慕慕浑身不自在,“七少夫人,在战家,女子不能直呼夫君的名字,您刚刚是犯了忌讳的。”

“额……不叫名字,那我叫什么?”

“夫君,七少爷,都可以。”

乔慕慕嘴角抽搐了好几次,额间全都是黑线……

很显然,她被乔家这稀奇古怪的规矩震撼得厉害。

初来乍到,乔慕慕也不敢真的太放肆,她默默跟在张嬷嬷身后,往那传说中的大宅走去。

从北苑去大宅有一段路程,张嬷嬷一路上都在给乔慕慕普及战家人。

战家老太爷战席,战家家主战南霖,也就是战弈辰的大伯,家主夫人冯玉兰。

战家家主膝下三子二女,老大战莫夭折,老二战余,老三战北横。

乔慕慕从乔娜口中听说过战北横的名字,他可是乔娜最想嫁的钻石王老五。

战北横是战南霖最疼爱的儿子,这战家家主之位估计是他的。

还有个四小姐战意雪,八小姐战雨蝶也是战南霖和冯玉兰所出。

直到张嬷嬷说起了乔慕慕的丈夫战弈辰的身份时,乔慕慕的脸上才泛起了些许的惊愕之色。

战烈旻,战席的二儿子,据说他在一次恐怖袭击中为了拯救上千人,自我牺牲了,而他的妻子余艾是在生战弈辰时难产而亡。

战弈辰排行老七,他还有个姐姐在国外,名叫战玥可。

最后就是战席的幺儿,战西赫,战西赫有个儿子战翔,目前在部队里服兵役。

唔,很庞大的家族,乔慕慕默默总结了一下。

“七少夫人来了。”张嬷嬷的声音,传入了大宅的主厅。

主厅里分左右两排,左边坐着战家的男子,右边坐着战家的小姐们。

主位上,坐着家主战南霖,他身边的,就是家主夫人冯玉兰。

乔慕慕一进去,按照张嬷嬷教的规矩,脚步微移,尽量优雅又恭敬。

左侧三个男人,分别是战莫、战北横、战弈辰。

右侧三个千金小姐,分别是战意雪、战玥可、战雨蝶。

都是以年龄来安排的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