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完整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乔慕慕战弈辰) 大结局无弹窗

豪门总裁 2021-05-01 08:36:40 主角:乔慕慕战弈辰 作者:锦贝
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 已完结

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锦贝 主角:乔慕慕战弈辰

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完整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乔慕慕战弈辰) 大结局无弹窗

《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乔慕慕战弈辰的小说叫《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锦贝写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七爷,你不想娶,我不想嫁,不如我们离婚吧?” 男人眯起危险狂野的眸,唇角带笑,“夫人,战家没有离异的男人,只有鳏夫。” “……” 战七爷新得了只小野猫,欢喜得很,偏偏小野猫一心想离婚,他只好武力镇压、美色引诱。不够?那就把她宠上天好了。 “你是我的女人,只能你欺负别人,谁敢欺负你,你就狠狠还回去!” 某女一脸无语,“来,让我咬一口……”...

点击查看 乔慕慕战弈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萌妻撩人:战七爷,别太坏》第6章 简单粗暴的家伙免费试读

他红果着身体,转身。

入目的,是一张酡红惑人的脸颊。

男人漆黑的眸中,满是烈焰,“乔慕慕,你想死吗?”

乔慕慕双眼迷蒙,望着模糊的俊颜,脸上、眼中,全都是对他的渴望。

她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发生了什么,甚至不记得自己为何出现在这里,只知道……她要!

她很热,她要被融化了,若是再找不到解脱,她就会死。

手碰到男人的肌肤时,她感受到了来自骨子里的冰凉,这正是她想要的。

“我不想死。”她一点也感受不到男人的杀意,呵呵笑着:“我想活。”

——我想活!

男人捏着她的手,拽着她往浴室去,“给我滚进去!”

“不要……回浴室就要被烧死了。”乔慕慕挣扎开,倏地踮起脚尖,亲了一下他的喉咙。

只见他的喉咙处,明显滚动了两下。

“嘿嘿,真有趣。”她伸出舌头,舔了舔。

“乔——慕——慕!”男人咬牙,恨不得把她揉碎。

乔慕慕听出这话语里的寒气,顿时打了个冷颤。

目光定了定,瞧着近在咫尺的俊颜,她呆住:“妖孽?”

这个男人,是她先前救了的受伤妖孽吗?

还是……她在做梦?

“你认得我?”男人蹙起眉。

“认得啊,我救了你,现在换你救我。”她嘿嘿一笑,眼底满是狡黠和霸道,“我救了你,你以身相许是该的,快点,我受不了了。”

他在理智和生理之间挣扎!

滚烫的身体,不停蹭着男人的肌肤,可男人就是没反应,她漂亮的眼底满是质疑,“你不会是不行吧?”

要是在梦里就好了,不用她求,梦里的那个男人一定会满足她的。

不行?

男人咬牙,低咒一声:“行不行,你说了不算!”

她娇软的身躯,彻底被压倒。

……**……

翌日。

阳光洒在女人的肌肤上,白皙的肌肤仿佛被人恶意种了点点草莓,遮也遮不住。

女人吃疼地**了一声,迷迷糊糊睁开眼。

一片白色,还有黑。

黑白的风格,真是冷硬又无趣的很。

“昨晚……”她揉着脑袋,眼睛缓缓瞪大,直到眼珠子彻底定住。

“天哪!”乔慕慕怒吼,尖叫。

她昨晚好像做梦了,和梦里的那个男人发生了亲密的关系。

不对,不是做梦!

那个男人不是梦里的神秘男子,是……她在陵城救的妖孽美男!

偶买噶,这绝对是巧合,巧合!

她真的在欧洲这边来了场“邂逅”,真的在现实生活中做了一次,这次绝对真实,因为她浑身都是疼的,肌肤上还布满了吻痕……

乔慕慕掀开被子,站在镜子前打量着自己。

梦境和现实就是不一样,虽然感觉很相似,但反应……

“我昨晚是遇见野兽了吗!”

如果那个男人是狼,那就是饿狼。

她身上的青紫痕迹告诉她,昨晚的男人很强势,也很粗暴,最重要的是……

居然趁她不清醒时占便宜?该死!

“等我找到你,我一定要活剐了你!”乔慕慕放着狠话,看到床头的桌上放了一张巨额支票,更是恨得牙痒痒。

“把我当什么了,随叫随到的小姐?”

她嘟起嘴巴,眼角闪烁着森寒的光芒,突然想到什么,她拿起支票,找到一支笔,刷刷刷在上面写了一行字。

看了眼被撕成碎片的衣服,乔慕慕嘴角抽了抽,再看向床边,眯起美眸,还算那头狼有良心,给她准备了衣服。

换了衣服后,她做贼似的逃离了酒店。

隔壁的总-统套房中,殷朗那张娃娃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他吞了吞口水,指着男人的脖子:“爷,您被种草莓了!”

昨晚爷和谁在一起,他是最清楚的。

在Queen的游轮上,爷被人下了媚药,有异性恐惧症的他第一次碰了女人,从爷的后续反应看,那个女人似乎没有那么让他厌恶。

至少爷还让他和伊藤找人。

时隔两年,爷一直对女人提不起兴趣,他和伊藤纷纷认为,在Queen的那一晚,爷纯属是回光返照,只怕他这辈子都很难再尝男女的滋味了。

这不,爷昨晚的表现……咳咳,他在外面偷听墙角,可是听了一晚上呢,可见爷的体力有多吓人。

也不知少夫人散架了没有。

殷朗刚想到这里,就听见男人冷沉的命令,“你亲自去请她回帝都!”

“爷,您不准备现身吗?”

战弈辰微微挑眉:“不。”

就在这时,外面一个护卫轻轻敲门。

殷朗去开了门,“什么事?”

“朗哥,少夫人跑了,留下了这张支票。”护卫小心谨慎的把支票递给了殷朗,仿佛这是多珍贵的东西似的。

早已料到她会逃跑的战弈辰看了眼支票,“胆子不小。”

殷朗看到支票上的那句话,干咳道:“爷,少夫人的胆子的确不小,这……大得可以包天了。”

“拿过来。”战弈辰显然也看到了支票上有字。

殷朗忙把支票给战弈辰,“爷,我先出去了。”

殷朗跟了战弈辰多年,一会儿会发生什么,他算得准准的!

男人的黯眸一动,瞥了眼支票。

八千万的支票上,写着整整齐齐的一行字:简单粗暴、器小活差,没事去看看男科吧。

——简单粗暴、器小活差?

——没事去看看男科?

“混账!”

一声怒吼,从套房里传出,紧接着就是那些摆件被毁灭的巨响,就连桌子和椅子,也没能幸免。

……##……

不知是倒霉,还是有人跟踪,乔慕慕万万想不到,自己那么快就被乔枫找到,被绑回乔家后还挨了顿打。

乔枫打着替她父亲教训她的旗号,抽了她十八鞭。

乔家有种特效药,擦在身上,一个星期就能恢复白皙肌肤。

这些年乔慕慕时常被打,都习惯了。

乔宅里,乔慕慕若有所思地撑着下巴,坐在窗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