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暖顾锦城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顾先生久爱成疾》小说免费试读

现代言情 2021-05-02 16:09:27 主角:舒暖顾锦城 作者:三月燕
顾先生久爱成疾 已完结

顾先生久爱成疾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三月燕 主角:舒暖顾锦城

舒暖顾锦城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顾先生久爱成疾》小说免费试读

《顾先生久爱成疾》小说介绍

主角叫舒暖顾锦城的书名叫《顾先生久爱成疾》,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三月燕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秦城,谁都知道,舒暖爱顾锦城,爱到卑微如尘。 可顾锦城恨舒暖,恨到从未给过她一丝温暖。 一纸婚约,三年婚姻生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屡次因他受伤,他当旁观者; 一句从未爱过,他字字戳心。 顾锦城的不信任,令她攒足了失望,毅然转身离开。 她走后,他整个人莫名空了,空到噬心蚀骨。 时隔数年,再次相遇。 她红唇一勾,漠然笑问,顾先生,别来无恙。 他的心,骤然痛了。...

点击查看 舒暖顾锦城 更多相关内容

《顾先生久爱成疾》第七章 活不过两个月免费试读

叶敬轩拗不过她,医生也无计可施,这位舒小姐遇事太过冷静。

通常得了癌症的女人,哪个不是被吓得花枝乱颤亦或只知道哭。

而舒暖,平静地仿佛,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

“最多可能只剩两个月了……”

叶敬轩嘴巴张开半天,似乎被突然给震懵了。

“敬轩,我想一个人冷静冷静,你先回去吧,这段时间要辛苦你了。”

舒暖冲他温柔一笑。

叶敬轩还想说什么,舒暖兀自闭上了眼睛,他只得离开。

病房只剩下舒暖一个人,压抑窒息的感觉,让她又吐血了。

两个月,那么短暂。

死亡不可怕,等待死亡的感觉才可怕。

吐血之后,舒暖精神很是不济,打算休息一下,却被闹钟吵醒了。

这闹钟是她自己定的,为了提醒自己,今天是顾锦城爷爷的生日。

在顾家,爷爷待她最好,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给爷爷过生日了。

精心挑选了礼物,舒暖到了顾家才知道,大家根本不欢迎她的到来。

祝寿宴还未开始,厨房里,江雪儿和婆婆李如珍有说有笑。

客厅里没看到爷爷,不过顾家亲戚除了顾锦城都到了,大家都对江雪儿赞不绝口。

“雪儿可真是温柔贤淑,小产还没休息几天,就主动帮婆婆打下手了。”

“那可不是,比舒暖可懂事多了,做女人啊,就应该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就是,别以为会做生意就了不起了,说白了,根本不算合格的妻子。”

所谓的豪门,比普通人家,更势力残酷。

无非就是顾家崛起了,她没有多余的利用价值了。

李如珍斜瞥了一眼舒暖,脸色立马从刚才的柔和变得铁青。

“你来干什么?这几天你都没回家,一个女人老是在外面鬼混,像什么样!”

舒暖将礼物放在桌上,双手环胸冷瞥过去,笑盈盈地道。

“妈,你可真会说笑!顾锦城婚内出轨,我不在外面,难道还跪下来认错?”

闻言,江雪儿又假惺惺地十分柔弱地低下了头,轻泣。

李如珍脸色气的铁青,“你还好意思提!你心太狠!故意推雪儿,害死了我的孙子!”

“这么说,公公要是在外面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你还会敲锣打鼓地把人给迎进来?”

“你!”

李如珍上前就是给舒暖一个巴掌,舒暖被打地摔倒在地,当场就吐了一口血。

本来她是要还手的,但元气大伤的她,根本没有还击之力。

“舒暖,我告诉你!你在顾家耀武扬威三年也够了!能忍,我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能忍,就给我滚!”

呵呵,这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顾家,利用完她了,就可以扔了?

“哎呀,舒小姐,都吐血了,有没有怎么样?”

江雪儿故意作出很惶恐的样子,伸手就要扶舒暖,嘴角却勾起得意洋洋的笑容。

“江雪儿,你别给我假惺惺的,滚开!”

“舒暖!今天是爷爷生日,你又在胡搅蛮缠什么!”

不远处,黑色的皮鞋很快出现在她的眼前,矜贵的男人居高临下地冷冷看向她。

胡搅蛮缠……

明眼人都能看到,是她被登堂入室的小三和婆婆联合起来欺负!

江雪儿立马上前搂住顾锦城的腰身,撒娇道。

“锦城,我只是想给爷爷祝寿,没想惹姐姐生气的,可是不管我怎么做,姐姐都不喜欢我,呜呜……”

顾锦城神色温柔地拍了拍江雪儿的手背,瞥向舒暖的眸中充满冷意。

“舒暖,跟我出去一趟。”

“锦城……”

江雪儿没料到他会这么说,脸色一变,有些不满地撒娇道。

“秦总点名要你陪酒,生意谈成了,今天这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顾锦城黑色的西装,显得他很是不近人情,那双薄唇更是抿成一线,透着凉薄。

“这么说,我还得谢你了?!陪酒?顾锦城,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舒暖咬着唇从地上爬起来,这个俊朗矜贵的男人,说的话,伤入骨髓!

以顾锦城现在的地位,谁能强迫他?

无非是借着这个由头,来折磨她给江雪儿出气罢了!

“这个媳妇,太不像话了,自己不顾家,还不准男人有别的女人!”

“只不过是陪酒,你酒量大,陪陪又怎么样了?”

“要想保住婚姻,就得识相点,锦城又不是非你不可!”

亲戚之间的议论纷纷,让舒暖讥讽一笑。

她挺直了身板,冷冷地瞥向大家。

“顾家的事,你们乱嚼什么舌根?当初顾家落难,在座的可没一个人愿意帮忙,现在顾家崛起了,个个都当自己是说得上话的亲戚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怕现在的舒氏比不上顾氏,就是拔一根毛,也比你们强!”

舒暖一席话,让在场前来祝寿的亲戚一个个脸色胀红,却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帮锦城了?儿子,你听到没有,这种女人还留着干什么?!”

顾陆海脸红脖子粗地吼道,当初他们跪着求顾锦城娶她的时候,可不像这样。

“姐姐,要是你真的爱锦城的话,就帮帮他吧,公司事情那么多,看他每天操劳,我真的好心疼。”

江雪儿当着大家的面哀求道。

“你算什么东西?就凭你,也配来求我?!”

舒暖双手环胸,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顾锦城,在座的所有人,她都不在意。

她要的是顾锦城的态度。

“舒暖!你别得寸进尺!要不是雪儿替你求情,你以为我会对你做的事既往不咎吗?!别给脸不要脸!”

等啊等,她等来的是顾锦城这样的回答。

“这么说我还得谢她?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明白地告诉你,陪酒,不可能!”

胃癌喝酒就是作死,舒暖再清楚不过。

江雪儿捂着心口,难受地道:“为了锦城,我什么都愿意做,都怪我刚小产身体不好,况且秦总点名道姓就要姐姐陪。姐姐,你这么抗拒,不会是怀孕了吧?”

厉害了!

江雪儿这席话,既怪罪了舒暖让她流产,又直指舒暖和秦总关系暧昧。

前面的舒暖不怕,最后这句,却让她没来由地心中陡然一震。

顾锦城眉头紧蹙,深眸似海,目光定在舒暖的腹部。

舒暖心中一阵紧张,上次只是怀疑她怀孕,顾锦城就差点要了她的命。

要是他知道,她真的怀孕了,那还不得让她生不如死?

不,这事,不能让他知道!

她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