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亿万天后苏浅墨敬渊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短篇言情 2021-10-27 14:25:44 主角:苏浅墨敬渊 作者:思慕岑
盛宠亿万天后 已完结

盛宠亿万天后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思慕岑 主角:苏浅墨敬渊

盛宠亿万天后苏浅墨敬渊小说全本在线阅读

《盛宠亿万天后》小说介绍

主角叫苏浅墨敬渊的小说叫《盛宠亿万天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思慕岑所编写的短篇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人人都笑苏浅是娱乐圈里名不见经传的小透明,笑她疯狂倒贴还被嫌弃。 她笑笑不说话,转身高调打脸当金主爸爸。 原本以为是咸鱼翻身,哪曾想背后还有神秘大佬一路保驾护航,从此关起门来撩到双腿发麻。...

点击查看 何以柔顾景琛三胞胎全文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盛宠亿万天后》第8章 投奔她的小可爱免费试读

苏浅恼羞成怒,“嘭”地一声,将墨敬渊关在了门外。

臭流氓!

苏浅仰着脖子,用手当扇子扇风,试图让自己滚烫的脸降降温。

而一旁的邢恩早已是八卦之魂熊熊燃烧,对着苏浅就是一通“刑讯逼供”。苏浅被邢恩死缠烂打软磨硬泡的没办法,只得老实交代。

邢恩趴在苏浅床上,盯着她精致的小脸,若有所思。听到最后,邢恩慢吞吞的总结:“所以他莫名其妙的跑过来,就是想和你同居?”

苏浅眼前浮现出墨敬渊的脸,心烦意乱的捏着自己的发尾:“谁知道呢。”

邢恩冷不丁地说:“我看那个墨敬渊,该不会是喜欢你吧?”

听到喜欢两个字,苏浅心脏猛地一跳,下意识一口否定:“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邢恩盘腿坐了起来,一本正经地和她分析,“你看啊。他又是买房子,又是送聘礼的,死皮赖脸的要和你同居,这如果还不算喜欢,那什么才算?”

“强迫我同居那能是喜欢吗?”说起这个苏浅就火大,“他就是个无赖,流氓!我看他才不喜欢我,只是想和我家联姻罢了。”

苏浅眼眸一凝,坚定地说道:“我可不是我爸那个老古董,我是坚决拥护恋爱自由的。我就是今天从这儿跳下去,饿死,也绝不会勉强自己和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同居!”

邢恩摆摆手:“行吧行吧,你们有钱人可真会玩。不过墨敬渊又帅身材又好,你就真的不动心?”

苏浅睨她一眼:“说什么呢,天下长得好看的男人多了去了,我喜欢的过来?”

邢恩担忧道:“你既然对他没感觉,那肯定不能和他同居呀。我们浅浅这么温柔善良高贵美丽,和他同居那不是羊入虎口嘛!”

一想到这个苏浅就头疼。邢恩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安慰苏浅好汉不吃眼前亏,要么这次先忍了?

苏浅却摇摇头,她总感觉墨敬渊身上的气息很危险,对上他的时候,自己总是没有底气,像是被猎人盯上的猎物。

这种感觉让从小到大张扬惯了的苏浅有些新奇又有点不自在。

“啊,公司打电话过来了,”邢恩接完电话,面色凝重,“苏浅,我有点急事必须要先走了,等我那边结束了,再开车过来接你。”

苏浅见她实在着急,只能目送她离开。

邢恩一走,别墅里又只剩下苏浅和墨敬渊。

墨敬渊倚在苏浅卧室门口,勾唇一笑:“怎么,不邀请我进去坐坐?”

苏浅深吸一口气,侧了侧身。

正好,借着这次机会她要把墨敬渊的目的问清楚。

墨敬渊好奇地打量着苏浅的卧房,苏浅却有种自己闺房被人入侵了的感觉,很不自在。

“别乱看!”苏浅恶声恶气地说道。

墨敬渊收回目光:“让我进来的是你,不让我看的也是你,你到底想要我怎么样。”

苏浅深吸一口气,正色道:“墨敬渊,别扯那些有的没的,你告诉我,你到底想干嘛?”

墨敬渊盯着苏浅的眼睛往前走了一步:“你真的不知道?”

墨敬渊的气场太有压迫性,苏浅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结果不小心脚下一滑,仰面摔倒在软软的大床上。

真是太丢脸了!

苏浅又是尴尬又是羞愤,胳臂肘撑着床,想要站起来。

墨敬渊却突然俯下身,双手撑在苏浅脑袋旁边,幽深的目光紧紧地注视着苏浅眼眸,仿佛要把她吸进去。

苏浅心跳加速,她感觉自己像是被墨敬渊蛊惑了一般,明明感觉自己背上的汗毛都要炸起来了,却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直觉让她感到这样的墨敬渊异常危险,苏浅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动也不敢动。

“我真的不知道呀。”好汉不吃眼前亏,苏浅放软了声音,忍气吞声。

墨敬渊勾唇一笑,手指抚了抚苏浅的发,又落到她肩上,微一用力,将她扶了起来。

苏浅肌肤细腻,可以当得上冰肌玉骨四个字。

墨敬渊心头一荡,喉结上下动了动,随即却主动与苏浅拉开距离,又恢复了往日冷淡克制的模样:“现在么,还不是时候。我的目的,你以后就会知道了。”

哼,故弄玄虚。

苏浅在心里小声嘀咕。

看来从墨敬渊这儿也问不出什么了。不过,既然墨敬渊是她老爹放进来的人,那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害她,既然这样就暂时不管,等联系上她老爹再把这事儿弄清楚也不算迟。

只是墨敬渊这人给她感觉太过危险,在没把事情弄清楚之前,她还是和墨敬渊保持距离为好。

这可难倒苏浅了,她是一分一秒也不想和墨敬渊这个危险人物待在一起,可邢恩电话打不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左思右想,苏浅决定直接去邢恩家里等她,反正就是不能和这个危险的墨敬渊待在一起。

“喂,我走了,”苏浅似笑非笑地睨了墨敬渊一眼,“你不会真的要我把衣服脱下来给你吧?”

墨敬渊定定地看着她,不置可否。半晌,他问:“你还是要走?”

苏浅在心底冷笑,呸,闷葫芦,要你管。

反正苏浅是铁了心要走。她已经决定的事情,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没法改变。她苏浅,今天就是从这跳下去,也绝对,不可能和墨敬渊同居!

“墨敬渊,我告诉你,我已经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改变。我已经说过了,我不会和来路不明的人同居,今天不会,明天不会,大后天更不会,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语毕,苏浅踩着高跟鞋,像只骄傲的小孔雀趾高气昂地走出了自己的家门。

墨敬渊并没有阻拦也没有跟上来,这让苏浅不由得松了口气。

只是,今晚住哪儿呢?

要不然去邢恩那凑合着住一夜,明天再找合适的房源吧。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苏浅想着邢恩应该也差不多该忙完公司的事儿了,于是拨了她的电话,想让她来接自己。

没想到的是,电话那头传来了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