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亿万天后》完结版精彩试读 《盛宠亿万天后》最新章节列表

短篇言情 2021-10-27 14:40:14 主角:苏浅墨敬渊 作者:思慕岑
盛宠亿万天后 已完结

盛宠亿万天后

分类:短篇言情 作者:思慕岑 主角:苏浅墨敬渊

《盛宠亿万天后》完结版精彩试读 《盛宠亿万天后》最新章节列表

《盛宠亿万天后》小说介绍

主角叫苏浅墨敬渊的小说叫《盛宠亿万天后》,是作者思慕岑写的一本短篇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人人都笑苏浅是娱乐圈里名不见经传的小透明,笑她疯狂倒贴还被嫌弃。 她笑笑不说话,转身高调打脸当金主爸爸。 原本以为是咸鱼翻身,哪曾想背后还有神秘大佬一路保驾护航,从此关起门来撩到双腿发麻。...

点击查看 何以柔顾景琛三胞胎全文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盛宠亿万天后》第4章 爸爸耐心有限免费试读

整个微博安静了几秒,随即彻底爆发。

【哈哈哈?我没有眼瞎吧?苏浅居然说自己是金主爸爸?】

【这是想红想疯了吗?】

一众网友的嘲笑声中,谁也没有注意到苏浅的微博认证已经悄悄地变成了华耐集团董事长。

那句我自己就是金主爸爸,不仅承包了微博的今日笑点,就连温如延这个狗贼都忍不住出来痛踩一脚。

【物是人非,满目荒唐。】

简单的八个字,却把他的委屈和隐忍表达的淋漓尽致,好像之前苏浅说的那些话,全都是对他的污蔑和诽谤,趁着这个机会为自己强行洗白了一波。

果然有粉丝在下面一呼百应【心疼温大大,被这么一个神经病缠上,简直就是人间惨剧。】

结果没过几秒,华耐集团官方号就转发了苏浅的这条微博认证:“欢迎董事长回家,全体工作人员欢迎您!”

正准备买水军和沙雕网友拼死一战的刑恩:“????”

华耐集团那边反应这么快,苏浅表示十分满意。

温狗的粉丝却不干了,一个个疯狂刷屏。

【不、可、能!苏浅要是华耐集团的董事长,我倒立吃shi!】

【华耐集团现任董事长是苏远,苏碧池碰瓷碰的这么没水准,真的不打算去看下精神科?】

【就是,苏碧池要是真的和华耐集团有关系,怎么可能在娱乐圈里这么多年默默无名?还疯狂倒贴我们哥哥!】

结果三秒钟之后,苏浅是我的这个微博小号就放出来一张照片,正是她刚才在春风渡里的场景。

照片里有三个人,苏浅和苏远,两人对面还站着一个男人,宽肩窄腰,一西装裤下笔直的大腿简直勾人犯罪,只不过照片上看不清男人的脸。

网友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苏浅和苏远的身上。

【**,苏浅和苏远同框了?】

【难道她真的和华耐集团有关?可这也不能够证明苏碧池就是华耐集团的董事长吧?说出去谁信啊?】

吃瓜群众吵的热火朝天,微博爆料更添实锤。

华耐集团官方又不紧不慢的放出了公司注册信息,从上面的资料来看,苏浅手握华耐集团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是当之无愧的大佬。

这下子刚才叫的凶的网友们不由得集体失声,有凑热闹不嫌事大的路人开始起哄。

“**,苏浅是真爸爸啊?那她之前干嘛死皮赖脸的缠着温如延?”

温如延就算再红,也不过是一个流量明星而已,哪里能够跟家大业大坐拥千亿资产的华耐集团相比?

苏浅之前的所作所为,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大家讨论的津津乐道,原本没指望能够得到当事人的回应,苏浅却认真的点名了这条微博,言简意赅的回了四个字:“因为眼瞎。”

【噗!苏爸爸好实在!】

【嘻嘻嘻……劈腿在先,前女友华丽转身,温如延恐怕早就哭晕在了电脑前!真想知道他现在是什么感觉?】

苏浅才不管温如延是什么感觉,盯着他那句物是人非,满目荒唐八个字,心头的火蹭蹭蹭的往上窜:“爸爸耐心有限,劝你好自为之。”

她又不是泥捏的,温如延想踩着她洗白的做法也太恶心人了。

结果没过几秒,温如延那条微博就莫名其妙不见了。

苏浅也没在意,给邢恩发了条消息,坐上车离开了这里。

半个小时之后,两人在别墅门口汇合。

邢恩看着占地极广装修的美轮美奂的苏家别墅涨红了脸,好半天才蹦出一个字:“靠!”

“我现在相信了,你真的是爸爸!”

对比她的兴奋,苏浅就淡定多了,提着行李箱上了二楼。

“以后我就住这了,公寓那边的房子退了吧。”

“好,苏爸爸说了算!”

邢恩笑得眼睛弯弯,苏浅今天简直是帅炸了,不知道啪啪啪打了多少人的脸。

做她经纪人这么久,邢恩还是头一次觉得这么爽!

“不过……”邢恩看着她,眼里有点小心翼翼:“苏苏,一路繁花的节目你还去吗?我听说,节目组又邀请了温如延和谢薇这对狗男女。”

“为什么不去?”

苏浅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双手交叠支着下巴,明显是准备搞事情。

“你看我长的像好欺负的?”

邢恩乐了,温如延这次可是踢到了铁板,他所在的娱乐公司正是华耐投资的产业之一。

苏浅摇身一变,直接成了他可望不可即的金主爸爸。

这反转……

她只想说一个字,那就是爽!

搬家不是个轻松的活,苏浅到后来累的胳膊都抬不起来,拿了件浴巾就去了洗手间。

墨敬渊进来的时候,浴室里的水声正好停止。

苏浅哼着歌出来,下一秒尖叫声响彻天地。

“啊---!”

她捂紧了身上的浴巾,伸手指着墨敬渊,脸色铁青:“变态!你怎么会在这里?谁让你进来的!”

墨敬渊听到变态两个字,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平静的语气恨不得让苏浅抓花他的那张脸。

“你爸给的。”

“你胡说!”

苏浅一脸戒备的瞪着他:“我爸疯了才会把家里的钥匙给你!”

墨敬渊那双眸子似笑非笑,慢条斯理的把钥匙装回裤兜里:“准确来说,你爸是把你卖给我了。”

苏浅嘴角一抽,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拿起来一看,是老头发来的消息。

“乖女儿,咱家公司出了点问题,需要资金支撑,我已经提前收了墨敬渊的聘礼,你就好好和她相处吧。还有,别墅也卖给他了。”

苏浅一脸的????

华耐运营一向良好,现在说资金出了问题,打死她都不会相信!

苏浅赶紧把电话拨回去,苏远早就已经关机。

她脸色一黑,墨敬渊抬脚走了上来。

“你想干嘛?”

苏浅警惕的后退两步,才刚刚洗完澡的她,头发湿漉漉的垂在两侧,白皙的小脸被染红,眉眼含羞带怒,像极了一朵盛开的粉蔷薇。

她深吸了口气:“你给了我爸多少钱,我还给你。”

墨敬渊好笑,懒洋洋的看了她一眼:“你确定你还的起?”

苏浅想到那个可疑的微博小号,面无表情的转身就走:“那行,别墅给你了,我走。”

还没等她走远,男人已经再次提醒:“小丫头,你觉得你穿着这一身能走多远?”

苏浅低头,白色的浴巾勉强包裹住胸前的**和笔直的大腿,她要是就这么走出别墅,估计今晚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墨敬渊调侃够了,才半眯起眼:“行了,对你一个小丫头,我还没那么禽兽。”

他说着转身就走,擦身而过的瞬间,苏浅闻到他身上那股极为淡雅的清冽冷香。

这味道……似乎似曾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