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简芷月司少煌小说全文

现代言情 2021-07-21 16:39:44 主角:简芷月司少煌 作者:小轻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 已完结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小轻 主角:简芷月司少煌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小说全文在线试读 简芷月司少煌小说全文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简芷月司少煌的小说叫《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轻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简芷月一直以为司少煌对自己没有爱情,五年的相处下来多少也会有些感情,直到对方的白月光回国,她才知道自己是有多天真。为了使自己不至于太狼狈,她决定自己滚蛋,确被上门的男人抵在墙角:“女人,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谁的人?”“昨天刚好失忆,要不你告诉我?”“呵呵……我不介意用身体告诉你。”“……我听说我跟某个人长的很像?”“哪家医院整出来的,我明天让人去砸了。”“……我听说你的白月光从国外回来了?““谁他妈嘴这么碎,告诉我我明天让人给缝了?“……简芷月一脸懵逼,谁来告诉她,她到底是由替身...

点击查看 夜之庭药人是什么小说 更多相关内容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第4章.你忘了自己是谁的人吗免费试读

她不辞而别让他感觉到自己被甩了?还是说他觉得自己还欠了他的东西没还清,或者是……?

明明他都有女人了为什么还要来招她,明明这些年他送给她的东西她全部都还给他了,这个男人还想怎么样,好过份?

呜呜……。

简芷月被冷风一吹直觉得委屈极了,鼻子发酸、眼框发红,轻嘶了一声……。

第二声还没出来,人便被司少熠夹进怀里……。

没理解错,这男人就是仗着自己的身高把她夹在怀里的,她脑袋冲前面,两只胳膊悬在半空中,腰跟**的位置被男人用胳膊夹着,双腿冲着后面。

“哎……你**,你放我下来,司少煌……你……。”

“闭嘴,不想让别人看到你最好给我安静点儿。”

“……。”

简芷月不是被吓大的,但此刻也乖乖的闭了嘴,太丢人了,她一影后,刚拿了奖的影后,大半夜的跟个男人不清不楚,还以这么诡异的姿势前行……。

要被拍到,她这影后脸往哪里搁,她还要不要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果断的不能喊啊,男人可能就是料准了她这一点,才敢有恃无恐地‘耍牛盲’、‘强抢民女’,还有没有王法了?

公寓的门打开,三个月没有居住的房间里居然没有灰尘的味道,反而传出一股好闻的桂花香,这是简芷月最喜欢的味道。

她有些许愣神,没来得及反应,人已经被男人一把拽进房间。

后背顶在门上,男人强势地压了过来,大手钳制住她的下巴:“女人,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谁的人?”声音冷冽清晰,生怕她听不清似的。

“昨天刚好失忆,要不你告诉我?”简芷月想起那晚听到的真相,恨不得自己撞坏了脑子,失忆挺好,至少不会那么痛。

“呵呵……我不介意用身体告诉你。”

司少煌冷魅一笑,弯身把简芷月往肩膀上一抗,粗暴的打了她PP一把掌。

然后几个大步便进了二楼的卧室。

简芷月后背砸到床上的时候,脑子还有点懵,没搞懂眼前的男人到底是谁,究竟是吃错了什么药。

五年的相处,司少煌了解简芷月身上的每一个敏感点,没两个回合便让女人乖乖地‘从’了她。

一如继往的美味,又因为三个月的分离,让他比平时更满足一些,一不留神就多吃了两遍,等意识到的时候,女人已经累晕过去。

司少煌起身进了浴室,等把自己收拾好,扫了眼睡着的女人,破天荒的抱着她进了浴室。

换上的干净的衣服后,司少煌顿了顿,上床把小东西搂进了怀里。

抱着她睡的感觉似乎还不错,软软小小的一团,眼角还挂着点水汽,看着让人又欢喜又心疼。

为什么过去的五年里他从没想过要这样搂着她,白白浪费了那许多的美好。

司少煌俯身在她的眼角吻了吻,难得放软了语气道:“傻东西,睡吧!”

承认自己内心的感情似乎并没有他想像的那么困难,五年了,但愿还不算太晚。

三个月他翻遍了京市大大小小的剧组,惊动了圈内圈外不少人,都没找到这个小东西,他还清楚的记得那一瞬间涌上心头的疼痛。

那种仿佛心被人活生生的剐去一块的感觉,让他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爱上了这个丫头。

简芷月是被饿醒的,肚子咕咕直叫……。

昨晚本身就饿了,又被司少煌往死里折腾了一晚,能撑到现在她已经很佩服自己的胃。

掀开被子才发现身上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睡衣,满屋狼藉的地板也已经被收拾干净。

简芷月眸色暗了暗,睫毛轻轻发颤……司少煌怎么能这样,他怎么可以这样。

眼泪吧嗒吧嗒地打在睡衣上,本来下定决心要离开男人的心又开始变得动摇不安。

楼下传来开关门的声音,很快听到白枚的声音响起:“小月,你…你没事吧?”

说话间人已经推开卧室的门进来。

见简芷月好模好样地坐在床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吓死我了,他…他没把你怎么样吧?”白枚掩上卧室的门朝简芷月走过来。

简芷月抹了抹眼泪:“白姐,我饿了。”

白枚一个趔趄差点跪扑在简芷月面前,挣扎着站稳白眼都懒得翻了,“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弄吃的。”

“嗯。”简芷月头也没抬,没有攻击性,特别乖地点了点头。

多好的小姑娘,司少煌那个**是怎么忍心下手的。

看着简芷月露在睡衣外的肌肤上那些个掩饰不掉的斑斑痕迹,白枚在心里把司家的祖宗从头到尾问候了一遍。

她不敢想像睡衣里面是个什么样的光景。

白枚下楼之后,简芷月挣扎着起身去浴室收拾了一翻,白枚猜测的没有错,她身上白晰的肌肤上到处都是草莓红痕,连脚踝都没能幸免,羞愧的没脸见人。

司少煌是真**,没有意外。

简芷月刚出浴室出来就接到了简伯路的电话。

她老爹做别的事情不积极,管她要钱可是从来没逾期过。

简芷月不欠他的,给他生活费是本份,是她还未泯灭的良心下应尽的义务。

她跟简伯路约好地点后,便换了衣服下楼。

厨房里白枚已经做好了简单的早餐。

煎蛋、烤面包配上热牛奶,这么短的时间熬粥是来不及了。

简芷月的胃不好,平时吃粥的时候比较多。

她自己倒没注意过这些,因为工作的关系,吃什么都很随意,倒是白枚一直都很注意,知道她胃不好以后,照顾她更加细心。

所以这几年的相处下来,她是真心的把白枚当了亲人,无关乎她是谁的人。

她从小没得到过母爱,更别提父爱了,对于别人的善意,哪怕只是不经意间的也会让她铭记在心,无比感动。

饭后白枚本想陪她一起过去,但这事儿说起来都算是简芷月的私事她不想把无相关的人扯进麻烦你,便坚持不让她跟着。

她开车到了指定的咖啡厅,简伯路居然没有到。

这让她有些意外。

简伯路在电话里说的那么着急,不该是早就等着了?

虽然有些意外,但简芷月也没有多想,她推门走进咖啡厅里面,在脚落里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这个位置很好,能一眼看到街面上来来往往的人,不管简伯路从哪个方向进来,她都能先看到。

侍者过来,简芷月点了杯黑咖啡。

她今天是素颜,加上戴着帽子,配了个宽边的眼镜,倒也没被人认出来。

她把黑咖啡端过来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很香,让她一瞬间的平静。

她享受着黑咖啡的味道,暂时忘掉今天是来送钱的糟糕心情……。

只是这份好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门口就传来一阵响动。

简伯路从门口处跑了过来。

他一身狼狈,跑的很快,连店里的侍者都没反应过来。

他已经到了简芷月跟前:“钱呢?”

他凶神恶煞地吼道。

简芷月蹙起了眉头,也不多话,从包里抽出了之前就准好的几个信封。

厚厚的好几个。

简伯路捞进怀里,转身便朝外跑了。

简芷月还在奇怪,他今天这是怎么了,居然没坐下来让她请他喝咖啡也没有小气数数信封里的钱。

他这么着急做什么,他可不像是会赶时间的人。

门口的响动再次打乱简芷月的思绪,离开的简伯路又折了回来。

他的动作依然很快,逃窜似的到了简芷月身边。

他轻撇了简芷月一眼,便喊道:“你们别追我了,这是我女儿她可以帮我还债,她可是有钱人。”

他喊往便向后门逃去,很快失去了踪迹。

简芷月一口气没缓过来,那些追着简伯路进来的人,已经站到她对面。

“简伯路的女儿?”

“不是,我不认识他。”不用深想也知道简伯路肯定又在外面借高利贷了,这些人可不是好忽悠的,简芷月不想把自己拖下水,坚决不承认自己跟简伯路有关系。

“你说不认识就不认识了,他可说你是的……带走。”

为首的男人不容简芷月狡辩,一招手便有人上前来拽简芷月。

简芷月慌了神,身体侧开躲到了桌子的更里侧,来人抓空。

“我说了我不是,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想做什么,再这样我报警了。”

“哈哈……小妮子还挺泼辣,哥喜欢,兄弟们赶紧的动手啊,怎么着等着我来呢?”

跟进来的四五个人又是一阵哄笑。

简芷月面色发白,她抬头扫了一圈,咖啡厅里原本就没什么客人,此时更是见不着人影了。

连侍者也不知道躲到了哪里去。

这个时代的人都不喜欢多管闲事,尤其是在对方人多又不讲道理的情况下。

简芷月心想遭了,今天自己恐怕是逃不掉了。

这么一想反而镇定了:“你们不就是要钱吗?”

她生而冷艳,一双眸子不怒不而威,更何况是她生气的时候。

她是演员天生吃这确定饭的,要什么样的角色都可以手到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