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精彩章节 简芷月司少煌全章节阅读

现代言情 2021-07-21 16:46:24 主角:简芷月司少煌 作者:小轻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 已完结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小轻 主角:简芷月司少煌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精彩章节 简芷月司少煌全章节阅读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小说介绍

主角叫简芷月司少煌的小说叫《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小轻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简芷月一直以为司少煌对自己没有爱情,五年的相处下来多少也会有些感情,直到对方的白月光回国,她才知道自己是有多天真。为了使自己不至于太狼狈,她决定自己滚蛋,确被上门的男人抵在墙角:“女人,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谁的人?”“昨天刚好失忆,要不你告诉我?”“呵呵……我不介意用身体告诉你。”“……我听说我跟某个人长的很像?”“哪家医院整出来的,我明天让人去砸了。”“……我听说你的白月光从国外回来了?““谁他妈嘴这么碎,告诉我我明天让人给缝了?“……简芷月一脸懵逼,谁来告诉她,她到底是由替身...

点击查看 夜之庭药人是什么小说 更多相关内容

《蚀骨危情:司总请自重》第10章.我唱来是为了感动别人免费试读

“那……那不一样,我唱来是为了感动别人的,一般自己感觉不到,刚刚小月唱来是感动我,我……小月你真的唱的太好了,感情特别到处,我决定了下次开演唱会一定要请你去当我的特别嘉宾……。”

“我真是谢谢你露露,看来也不需要点评了,瞧你这样子我是唱的还行?”

“你说呢,当然行了,你们导演要不找你唱主题曲,一定是瞎了眼睛,哦不是瞎了耳朵。”

“噗……露露,你知道小月这回这部剧的导演是谁吗?”

“我管他是谁……。”

“你还真得管了,露露你这回不是也接了个剧本,反响好的话你以后会成为三栖明星,少不得会演他导的戏,别那么毒舌。”

“哎呀我知道了,我不说就是,我也就在你们面前口无遮拦一下,知道你们是不会出卖我的对不对?”

“是是是,都惯着你呢?”司影剜了俩人一眼,出去拿了酒进来。

简芷月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只知道白枚跟助理进来带她走的时候,她都有点站不稳了。

在KTV门口抱了抱司影:“阿影谢谢你,我今天很开心。”

虽然见了简伯路,虽然被人追,虽然见了司少煌,但有司影跟徐露陪着自己一起放纵,她还是很开心。

然后她又过去抱了徐露一下:“露露到了南边要注意防晒防暑,不管拍戏多帮也要记得给我打电话,有不懂的可以问我,嘻嘻……我肯定会毫无保留的把经验分享给你。”

“知道了我的大影后,话都说不清了还操这么多心赶紧回去吧。”

……

回到自己的公寓楼下,简芷月赖在车上不想下去,“白姐今晚我去你那住一晚吧?”

白枚稍愣,立马明白简芷月是在担心什么?

刚要开口,车门便被人从外面拉开。

“简芷月下车。”

司少煌的声音像是从地狱深处传上来的一般,让简芷月打了个寒颤,身上的酒意全消。

“你谁啊,你让我下车我就下车,不下。”

她话语清晰,声音却有一点飘,一听就是喝多了。

“长本事了,敢喝成这样。”

司少煌长臂一伸便把简芷月拽下了车。

白枚想拦都没拦住。

“司少,这可是在大街上,这会毁了小月的。”白枚一想到简芷月那绝望的眼神,那一身的痕迹,下意识的就不想让她被司少煌带走。

“白枚你是不是忘了自己是谁的人了?”

这话司少煌也问过简芷月,此刻再听到便像是一种讽刺,惹得简芷月哈哈大笑。

“哈哈……司少煌你就这点本事吗?强取豪夺……用权势压迫别人……还…。”

“还什么?简芷月别忘了我们之间可是有协议的,我没逼过你。”

司少煌拽住简芷月的手并没有松开,目光染着火,盯着简芷月的时候似乎要把她看穿看透。

觉得她现在的所作所为就跟无理取闹没区别。

“你现在难道不是在逼我?司少煌我后悔了行吗?我……。”

“闭嘴,你想在这里跟我闹?你是想毁了我还是想毁了你自己?”司少煌眼神如炬瘾着疯狂。

简芷月算是看出来了,这个男人是没打算放过自己的。

“对不起司少,是我不知轻重,到此为止吧,白姐我们走。”

简芷月抽回自己的手,转身往自己的公寓楼上走。

司少煌脊背僵直一丝寒意上头,他快被这个女人气死了。

是铁了心的要离开他?为什么?

司少煌这个人强势惯了,从来不喜欢自己不受撑控的事,简芷月的紧张头一回让他赶紧到了紧张。

他下意识便追出去。

简芷月泪流满面,双脚跟灌了铅似的艰难的往前挪动。

绕过转角,她确定司少煌看不见了,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似的,双腿一软便栽倒下去。

“小月……。”

白枚感觉自己被撞开,司少煌已经稳稳地接住简芷月的身体。

“**。”司少煌凶狠的骂了一句,人已经迅速地把简芷月抱起来。

简芷月闭上眼睛,眼泪从眼角滴落,脑子里嗡嗡作响什么也听不到,酒意上头,她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艹……小东西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白枚跟上来。

司少煌道:“熬碗醒酒汤上来。”

白枚犹豫了一下,还是走进厨房。

司少煌把简芷月抱到二楼的卧室,放到床上后想进洗手间拎把毛巾给她擦擦脸。

掉了眼泪的面颊实在不怎么干净,幸好她今天没化妆,不然的话得变成一只小花猫了。

司少煌不知道自己的思维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要搁以前他肯定不会注意到简芷月的面孔的。

她知道简芷月跟蒋云淼长得很像,但从最开始就知道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

简芷月的脸他没有特别的去看过,不管是她化妆的样子还是素颜,不可否认的是她是漂亮的,而且漂亮到极致。

非常高级的面孔。

因为职业的关系,她的气质要远远在蒋云淼之上,但在他面前永远都是一副低微之姿。

直到最近才露出了她的小猫爪子,很可爱,也让司少煌觉得欢喜。

他伸出手在简芷月的脸上捏了一把,还没直起身手腕便被人抓住。

他抬眼望过去便对上简芷月亮晶晶的眼睛。

“司少煌。”

简芷月的声音很清楚不像是喝醉酒的样子,而这么连名带姓的叫他也是第一次。

这让司少煌觉得很新奇,认真的看着她想听听她会说什么?

简芷月叫完之后便又闭上了眼睛,正当他以为这女人又睡过去的时候就听到她的声音悠悠的响起:“为什么……为什么连在梦里你也不肯放过我?”

司少煌觉得自己挺冤枉的,做梦的事实在不受他控制,更何况他怎么不肯放过她了。

小猫现在就这么讨厌他吗?铁了心的要离开自己。

明明昨晚他们很开心,他看得出简芷月喜欢他,爱他,根本就离不开他。

“我怎么不肯放过你了?”司少煌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脸蛋,没忍住贴上去亲了一口。

脸被女人一巴掌拍开。

“司少煌我讨厌你,我恨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简芷月可能还是醉了,她的嘶吼声不太像是平常的样子,有些歇斯底里不管不顾,她的眼泪疯狂地涌出来打湿她的衣襟,小脸上唇上到处都是。

司少煌觉得心疼,他低下头在她的唇上舔了一下尝到了眼泪的味道,有些苦涩并不好吃。

“宝贝儿,我对你不好吗?”

司少煌觉得自己挺冤枉的,凭良心讲他除了没有对外宣布过俩人的关系,他不管是在物质上还是在床上自认为没有亏待过简芷月。

“司少煌你是个**,为什么……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我讨厌你。”

敢情她根本没听进去自己说的话,一直都是在自言自语的发泄。

司少煌撑着身体,看着床上的小人儿有几分无奈。

醉酒的小东西胆子挺大,居然还敢骂她,欠收拾。

司少煌贴着她的唇缝亲了下去,纠缠的力道睹住了简芷月想要骂出口的话。

一吻毕,司少煌气喘不匀,又有些想笑。

他这是在做什么,欺负一个喝醉了酒的女人?

司少煌撑着身体坐起来,发现简芷月拽着他手腕的力道至始至终都没有松开。

不免失笑。

“小东西,你明明就舍不得我,为何要为难自己,跟在我身边不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好,我不想做见不得光的人。”

简芷月大睁着眼睛,冲着司少煌吼了一句,看似清晰其实还是醉话。

清醒时候的简芷月是不可能说出这些话的。

司少煌低头看她:“你没有见不得光,你是影后多少人认识你,你怎么会见不得光。”

“司少煌我讨厌你,我不想再见到你,你放我走吧,我求你了,我不想再这样了。”

又来了,边哭边说,断断续续又委屈又心酸,还不讲道理。

司少煌上手把她衣服扯了下来,拉过被子替她盖上,发狠地道:“那不可能,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简芷月你是我的人,从五年前你就把自己卖给我了,你难道忘记了吗?”

“……。”

简芷月还在哭,只是不再开口骂人了,小身体一抽一抽的,看起来真委屈极了。

司少煌不想让她哭,但又没办法止住也的眼泪。

他脱了自己的外套,起身去浴室放水,简芷月一身的酒味儿得洗洗。

他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此刻却做的如此自然。

原来爱一个人不管为他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

他以前不确定自己爱不爱简芷月,只知道这个女人陪在自己身边久了,久到成为一种习惯。

习惯到每天都要吃饭一样。

从来没去思考过如果哪一天她不在身边了会怎么样。

蒋云淼的回国让他看明白了自己的心迹,他早已经过了冲动的年纪,知道自己要什么,既然都吃了这么多年,他不介意吃一辈子。

只是这个想法还没来得及告诉简芷月,这小东西就生了逃走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