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顾南绯秦宴小说

豪门总裁 2021-05-03 04:24:01 主角:顾南绯秦宴 作者:西贝
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 已完结

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西贝 主角:顾南绯秦宴

《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全文及大结局精彩试读 顾南绯秦宴小说

《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小说介绍

《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是西贝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南绯秦宴,内容主要讲述:四年前,顾南绯在男友的算计下生下了一个父不明的死胎。四年后,她闪婚嫁给了一个瘸子,附赠一枚萌哒哒的小包子。婚后,她才知道瘸子是锦城人人闻之色变的秦三爷。本以为这是一场不会交心的婚姻,却不想她被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宠上了天。可后来,隐藏的过往被揭开,她毅然递上了一纸离婚协议:“秦宴,我们离婚!”向来沉稳冷峻的男人凶狠的将她逼入墙角:“想要离婚,除非我死!”小包子:“粑粑死了我就成了孤儿了,妈咪求带走!”...

点击查看 顾南绯秦宴全文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闪婚成瘾:大佬娇妻宠上天》第9章免费试读

第9章

萧凌渊:“......”

周彻:“......”

陆年戈:“......”

谁都没想到老梨树会开花,这不仅瘸了,还讨了老婆。

楼下拍卖会正在进行。

萧凌渊拿着扑克,觑了窗台边的女人一眼,说:“不给你老婆拍两件回去?”

秦宴将手上最后一对二扔了出去,然后推着轮椅来到窗口这里,恰巧此时,台上放出来今晚慈善拍卖会最受瞩目的一件拍卖品。

那是一颗极为罕见的鸽血红宝石项链,听说是拿破仑曾经送给约瑟芬的生日礼物。

在这条项链出现的那一刻,现场的气氛明显高涨了许多。

就是顾南绯也惊艳不已,没有女人不喜欢宝石的,尤其这么大颗,听到台上拍卖师介绍拍品,顾南绯从包包里拿出手机。

按道理这样的慈善拍卖会根本不允许带电子设备进来。

只是顾南绯跟着秦宴走的是VIP通道,没有人来搜他们的东西。

顾南绯没有发现她身旁的男人,而秦宴往她的脖子那里扫了一眼,顾南绯今儿穿的是一件米色的晚礼服,裹胸设计,很好的托出她的身材。

加上她的皮肤白,配上这件浅色调的礼服,搭配十分的完美。

只是脖子那里光秃秃的,总觉得差点什么。

秦宴嗓音沙哑的问:“喜欢吗?”

顾南绯吓得一跳,这才发现身旁有个人,她与男人对视一眼,很快挪开了视线,有些慌张,低低嗯了一声。

她说:“我觉得挺好看的,设计很好。”

顾南绯喜欢珠宝设计,如果当初她顺利进入B大,应该会选择修珠宝设计这门课。

只是没有如果,她已经错过了上大学的机会,时间不会倒流了。

“三千万第一次,三千万第二次,这可是无价之宝,若是没有人出更高的价,那......”

“五千万!”

许牧举了牌。

二楼是贵宾区,一楼跟二楼又有明显的分界线。

这次拍卖会云集了锦城一大批富有的大人物,这里面也包括何非凡,他是刚刚跻身上流圈子的新贵,在白以沫的游说下来露露脸的,原本那条项链都已经是他的了,可没想到中途会有人截胡。

他心有不甘,咬咬牙,再次举了牌。

“五千二百万。”

众人见他还在跟,不由得暗暗钦佩,女人们是艳羡嫉妒的盯着坐在他旁边的白以沫。

白以沫挽着男朋友的手臂,高傲的昂了昂下巴,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一亿!”

众人一惊,纷纷抬头往楼上看。

二楼的玻璃往下看能将一楼尽收眼底,可楼下的人想往上窥探,却是一点也看不到的。

气氛沉默了几秒,突然就炸了,这一条项链一个亿,拍的人怕不是傻子吧,珠宝虽然有收藏价值,但再次转手那也得有人买。

哪怕是自己的妻子情人想要,也得看看她们值不值得这样的价格。

有这个钱干啥不好,女人都可以一天换一个了。

好多人都把视线落在何非凡身上,想看看他会不会再次跟价。

何非凡自然不会再跟了,一个亿那是他公司市值的三分之一,他是疯了才会去花一个亿买一条这样的项链。

白以沫见男人不做声了,心里有些失望,何非凡到底还是不如那些豪门子弟。

“一亿一次,一亿两次,一亿三次!”

“咚!”

成交槌落下沉闷的声响,宣誓了其主人的所有权。

“你们说这一个亿买一条项链,谁这么壕?”

“我猜是萧凌渊,听说他今天也来了,这项链肯定是他拍给萧七小姐的。”

“那萧水音上辈子可真是拯救了银河系,不然怎么能投胎到萧家,有萧凌渊这个大哥疼?”

“是啊,这是羡慕不来的。”

谁都知道萧凌渊是个宠妹狂魔,如果是他花一个亿拍下来也不奇怪了。

白以沫听到这些话,心里稍稍的好受了一些。

“以沫,对不起,我没有拍下这条项链。”

白以沫跟他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从来没有主动要过什么东西,唯独这一次,他却没有让她如愿。

白以沫知道何非凡的能力,虽然心里有些不开心,可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她摇了摇头,很是体贴懂事:“我知道你尽力了。”

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男人。

那些豪门子弟虽然有钱,出手大方,可他们不会娶她。

何非凡是对她最好的,她必须要牢牢的把这个男人握住。

“你看看你还有什么喜欢的,我再给你拍。”

能上拍卖会的都是好东西,只是最好的已经被拍走了。

白以沫后面就有些兴致缺缺了。

许牧下去付了钱后将东西拿了上来。

看到递到跟前的红宝石项链,灯光下流光溢彩,散发着魅惑神秘的光芒。

顾南绯脑袋有点懵,看向那坐在牌桌前的男人,他花一个亿专门拍来送给她的?

男人们边打扑克边说话,她想跟秦宴说句话都不知道该怎么插话,只能在旁边干站着,这时她在底下站着的人群中,看到了何非凡跟白以沫。

顾南绯以去洗手间补妆为由下楼了。

拍卖会结束后,大家移步主宴会厅,开始享用美食。

所谓的慈善拍卖会就是结交权贵,扩展商业版图的一种方式。

这会儿男男女女三五成群,端着红酒杯站在一起谈天说地。

宴会厅里觥筹交错,衣香鬓影。

顾南绯很快找到了何非凡,他刚端起一小碟精致点心打算给女友送过去。

转身的瞬间,陡然看到出现在眼前的女人,他眼里闪过一抹惊艳,待看清女人的脸后,他皱起了眉头:“你怎么在这里?”

顾南绯这样的身份是断然没有资格来这里的。

何非凡看着她身上价值不菲的礼服,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四年前那晚上的男人是谁?我的孩子真的死了?”顾南绯面无表情的质问道。

这两天她打不通何非凡的电话,她知道何非凡是在躲着他。

她不明白,何非凡明明知道她是被人强的,为什么要让她生下那个孩子?

都已经足月的孩子突然就没了,她连孩子一面都没见到。

何非凡看了那边的白以沫一眼,见女友没注意到这里,他将手里的点心放下,一把抓住了顾南绯的手腕,将她拽着拖出了宴会厅。

两人来到后面的花园里。

何非凡才松开手,他的动作有些粗鲁,因为顾南绯一直挣扎,惯性作用,松开的瞬间她往后踉跄的退了几步,高跟鞋一歪,霎时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脚腕那里袭来。

疼的她的眼泪都差点出来了。

“南绯,你能不能别总是这样纠缠不休?我们好聚好散不行吗?”

何非凡心里烦乱,习惯性的摸衣服的口袋,这才发现今天他没带烟跟打火机。

“何非凡,你跟我说,我的孩子到底去哪了?”

提到孩子,何非凡眼眸闪了闪,别过脸,冷声说道:“不是早就跟你说了吗?孩子死了,我让医院给处理了。”

“处理?”

顾南绯那个时候心里不好受,所以也没注意到何非凡的古怪。

现在想来,那是一条命,不是一个东西,他怎么能轻飘飘的说处理就完事了。

她以前怎么就喜欢上了这么一个**?

心头蓦地像被人捅了一刀一样,鲜血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