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宋》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赵德芳赵彩月小说全文

穿越重生 2021-09-15 09:26:01 主角:赵德芳赵彩月 作者:一叶落秋
强宋 已完结

强宋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一叶落秋 主角:赵德芳赵彩月

《强宋》小说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赵德芳赵彩月小说全文

《强宋》小说介绍

主角叫赵德芳赵彩月的小说叫《强宋》,是作者一叶落秋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今天赵匡胤将自己安排进来,其实就是在告知三人,他赵德芳已经可以成年了。 赵匡胤环视四人,然后将目光锁定在赵德芳身上。 “四郎今年已经十六了,我思付良久,觉得他应该出阁理事了。” 殿下三人闻听之后神色各异。 赵光义轻皱了一下眉头,似有所思。 赵廷美则一脸淡然。 赵德昭先是一脸异色,然后面色渐渐回复平静。 “三弟,你觉得如何?” 赵匡胤见三人都不说话,便问向赵光义。 赵光义一拱手说道:“我天家后代子孙中,只有德昭成年,如今皇兄让德芳出阁理事,正可解我天家后继乏人之患。” “况且我观德芳少年英武,颇有皇兄当年风范,经过一番锤炼后,必然可当大任。” 这一番话看似说得滴水不漏,却让赵德芳听后脊背发凉。 赵德芳偷偷看了一眼二哥赵德昭,发现他握杯的手指竟然捏紧了三分。...

点击查看 白初微段非寒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强宋》第5章 赵德芳的关云长和张翼德免费试读

还没等赵德芳再次出言相阻,曹纬的拳头已经到了他的眼前。

原本他周围的兵士哄叫一声立刻四散,把他孤零零地晒在原地。

此时已经不容赵德芳多想,他大踏步退后,躲过对方的拳锋。

随即一脚踢出,踢向曹纬的脉门。

曹纬似乎没想到这个看似文弱的家伙应变如此之快,只能收拳。

赵德芳见曹纬变攻为守,随即施展开太祖长拳,与曹纬战在一起。

他这些天来一直与宫中侍卫对战,武艺长进极大。

曹纬在东京中早有恶名,是个混人。

坏事也没少做,正应了那句“我是纨绔我怕谁”。

也不问对方是谁,抡起拳头就打。

两人你来我往,看得周围将士更加兴起。

当然多数人支持曹纬,他连战三场,现在动作毫不迟缓,自然受到军中将士的喜欢。

军人就喜欢这样的直人,拿拳头说话。

看到赵德芳年龄更小,文文弱弱,对战曹纬时却丝毫不怯,也不禁都议论纷纷。

这个小哥儿是哪来的?

赵德芳身在其中,终于知道高琼刚才的痛苦了。

高琼也是军中猛将,刚才被曹纬逼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曹纬力量太大了。

一招一势刚猛有力,没有任何虚招,直来直去。

赵德芳每招架一拳一脚,都震得身上发麻。

不能再这样硬拼下去了。

对付这样的**就得对症下药。

赵德芳架住曹纬一拳之后,转身就走。

曹纬一看对方后退,嘿嘿一笑,挥拳击向赵德芳后背。

赵德芳却像早有预料一样,一矮身躲过曹纬的铁拳。

顺势下腿扫出,扫向对方的下盘。

曹纬向后退了一步。

可是这一腿居然是赵德芳的虚招。

赵德芳迅速改扫为直踢。

曹纬手臂架住赵德芳的右腿。

赵德芳要得就是曹纬这样的变招。

在右腿被对方架住之时,左腿已经凌空飞起,一脚踢在曹纬右肩。

这一下势大力沉,曹纬猝不及防,被压得直接跪倒在地。

赵德芳立刻收脚,还没等曹纬有下一步的动作,立刻上前将他搀扶起来。

“曹将军连战三场,真的是当世英杰啊!”

曹纬本想再战,可赵德芳直接来扶他,人们就认定他已经输了。

再想出拳,可还是要脸面的。

他要脸面,赵德芳可不要。

刚才赵德芳占了点便宜,立刻停手去扶曹纬,就是不想再打下出了。

他知道,再打下去,自己肯定不是曹纬的对手。

“曹将军可真是当世猛将,我不是对手,只是侥幸赢了一着。”

曹纬的脸色这才好了点,闷声说道:“谢四殿下称赞!”

赵德芳听后一愣,才又重新打量起曹纬来。

这个家伙看着五大三粗,给人的感觉就是莽张飞一个。

不过赵德芳却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缕精光。

他居然知道自己就是赵德芳,而且还出拳相试。

看来这曹纬绝对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这个家伙搞不好是个装疯卖傻的货。

这时候高琼也上来见礼。

赵德芳急忙回礼,嘴中不停地说:“高将军折杀四郎了,我现在不是什么皇子,而是您手下的一个营指挥使,还请高将军多多照应!”

高琼虽然是个粗人,但却并不是蠢人。

要是信了赵德芳的客气之言,恐怕也坐不到今天的这个位置。

当下两人互相寒暄。

一个虚情假意,一个半推半就。

等到高琼走后,赵德芳将曹纬和李守徽请入自己的账中。

赵德芳表现出了十足的礼贤下士,将下拜的二人扶起。

落坐之后眼见二人盯着自己,赵德芳知道又到了自己表演的时候了。

赵德芳心里叹了口气,都说人生如戏,老子现在整天都在演戏。

关键是演着演着自己都要信了。

要是刘备活过来,都要喊一声老铁,给自己刷个跑车、火箭之类的。

因为他后继有人了。

赵德芳清了清嗓子。

“二位都是我大宋将门之后,少年英雄,到我这里当个指挥副使,确实屈才了!”

赵德芳边说边看向二人的神色,居然都能面不改色,心里暗叫一声,还真不愧是名门之后。

“二位虽然都出自名门,不过都并非长子,所以想要承袭爵位,恐怕无望。”

“不过这样的日子不会太久的,我一定会让你们名扬天下,为自己挣下一份天大的功业。”

两人身子动了动。

“我知道二位都是有大志向之人,大丈夫建功立,自己挣得一份功名,要好过承袭爵位千万倍。”

看到两人眼中都现出一丝神采,赵德芳又继续给二人灌他的心灵鸡汤。

“又有谁说只有长子才能封得侯爵?”

二人眼中的光已经被点燃了。

赵德芳知道,他要画一个更大的饼,才能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供自己驱策。

“我辈生在这乱世,就应当建功立业,扫平天下。”

“如今江南未定,北汉未平,更有辽国对我虎视眈眈,我大宋兵强马壮,正是一统天下,放马漠北之时。”

“我等恰逢其会,正当奋起,谁又知道我辈中人不会再出一个冠军侯呢?”

曹纬明显被感染到了,呼哧呼哧地说:“敢问四殿下,您想怎么做呢?”

赵德芳看了一眼曹纬,又看了一眼还在故作镇定的李守徽,呵呵一笑。

“这乱世既是英雄埋骨之地,也是大丈夫搏取富贵之时。”

“我们兄弟如果缺席了这场盛会,那老死病榻之时,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

李守徽向赵德芳施了一礼,“四殿下,我等真能参与其中?”

赵德芳哈哈一笑,“原本是不能的。一来我们兄弟年幼,二来都是出身不俗,想必就是上了战场也是只有躲在父兄身后眼馋的份儿。”

曹纬一拍手,附和道:“是啊!就怕到时候不让咱们上战场杀敌啊!”

赵德芳点了点头,“所以我才将二位凋入我的营中。以我的推测,今年我大宋必然要饮马长江,后唐必然是囊中之物。”

李守徽眼睛一亮,“四殿下是说,届时我们也能上阵杀敌了?”

赵德芳哈哈一笑,“不只是阵上杀敌,我们还可以独当一面。”

曹纬和李守徽都兴奋起来。

赵德芳将自己的谋划说给二人听,两人听后呆立当场。

片刻过后,曹纬才结结巴巴地说:“这,这,官家能让殿下犯险吗?”

李守徽也点点头,说道:“四殿下天家贵胄,怎么能以身犯险呢?官家不会同意的。”

赵德芳信心十足,“父皇那里就交给我了,不过此事你二人要保密,即使是至亲之人也不能透露半分,不然这首功就不是我们兄弟的了。”

赵德芳一口一个兄弟,把二人叫得心里舒服。

又见这四殿下既有勇武,又胸怀天下,更是礼贤下士,当真是个可以追随之主。

二个相视一眼,双双跪拜,行了大礼。

赵德芳知道,这二人是要认主了。

当下扶起二人,哈哈大笑。

“你二人就是我的关云长、张翼德啊!”

二人听后又是心里一暖。

却不知道赵德芳心里偷笑,这两天我已经卖了三个历史名人了。

不知道以后还有哪些历史上的牛人会有幸成为自己笼络人才时,口中的一盘菜。

只是赵德芳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为什么自己的便宜老爹要将自己安排在高琼手下呢?

他明明知道高琼是出自赵光义府中。

时时存在的紧迫感让赵德芳不敢有一刻的放松。

他要与时间赛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