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宋赵德芳赵彩月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穿越重生 2021-09-15 09:24:32 主角:赵德芳赵彩月 作者:一叶落秋
强宋 已完结

强宋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一叶落秋 主角:赵德芳赵彩月

强宋赵德芳赵彩月精彩内容在线阅读

《强宋》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赵德芳赵彩月的小说叫《强宋》,是作者一叶落秋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今天赵匡胤将自己安排进来,其实就是在告知三人,他赵德芳已经可以成年了。 赵匡胤环视四人,然后将目光锁定在赵德芳身上。 “四郎今年已经十六了,我思付良久,觉得他应该出阁理事了。” 殿下三人闻听之后神色各异。 赵光义轻皱了一下眉头,似有所思。 赵廷美则一脸淡然。 赵德昭先是一脸异色,然后面色渐渐回复平静。 “三弟,你觉得如何?” 赵匡胤见三人都不说话,便问向赵光义。 赵光义一拱手说道:“我天家后代子孙中,只有德昭成年,如今皇兄让德芳出阁理事,正可解我天家后继乏人之患。” “况且我观德芳少年英武,颇有皇兄当年风范,经过一番锤炼后,必然可当大任。” 这一番话看似说得滴水不漏,却让赵德芳听后脊背发凉。 赵德芳偷偷看了一眼二哥赵德昭,发现他握杯的手指竟然捏紧了三分。...

点击查看 白初微段非寒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强宋》第1章 两世为人免费试读

北宋开宝七年,储英殿。

“醒了,醒了,官家,四哥儿醒了!”

伴着一声温柔的娇呼,宋飞扬缓缓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位三十多岁宫装美妇既惊又喜的美丽面庞。

“我的四哥儿,你可算是醒了!”

还没等宋飞扬从迷茫中清醒过来,一份属于另一个灵魂的记忆突然涌入他的脑海。

宋飞扬用手痛苦地抱着头。

强行融合记忆的痛苦让他的口中发出一声声**。

“还都愣着干什么?快传御医!”宋飞扬耳中传来一个低沉浑厚的嗓音。

不怒自威。

寝宫里又是一阵人仰马翻。

经过痛苦的记忆融合后,清醒过来的宋飞扬差点再度昏厥过去。

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北宋初年。

眼前的面色微黑的中年人就是宋太祖赵匡胤?

而那个美妇人就是宋皇后?

自己居然是赵匡胤的第四子赵德芳?

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让宋飞扬彻底傻了。

宋皇后看着怔怔出神的爱子,不禁心中担心。

四哥儿不会被今天的变故吓傻了吧?

“四哥儿,你说句话啊!你哪里不舒服?”

宋飞扬此时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宋皇后。

嘴里艰难地吐出一句:“母后,儿臣没事,只是有些倦了。”

宋皇后赶紧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这时一直看着宋飞扬的赵匡胤皱了皱眉头。

“四哥儿,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

宋飞扬刚要说话,赵匡胤又继续说:“你的两个贴身太监,一个为了救你溺水而死,另外一个也畏罪自杀了。”

“船上的两个禁军今天下午也死在了刑部天牢。”

宋飞扬心中一惊,两世记忆在脑海中交缠起来。

自己作为一名历史系的研究生,对宋史犹为感兴趣。

这次趁着五一假期到开封游玩,顺便实地研究一下北宋都城。

结果一时失足落水汴河,悲催的是他不会游泳。

而根据赵德芳的记忆,他本来在汴河上乘船饮酒作诗,不慎酒后失足落水。

两个相隔一千多年的灵魂居然在汴河上发生了命运的交汇。

宋飞扬的灵魂莫名其妙地就穿越到了赵德芳的身上。

听赵匡胤话语中的意思,今天和赵德芳一起在船上的人都死了。

宋飞扬轻声说:“父皇、母后,四郎现在头脑一片混沌,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赵匡胤看向他的眼神中颇含深意。

“既然如此,四哥儿就先休息吧!想起了什么明天再说。”

宋皇后也是千叮咛,万嘱咐,才随赵匡胤走了。

待一屋人都出去后,宋飞扬才真正静下心来整理两世的记忆。

自己既然已经穿越来到了北宋初年,肯定回不去了。

既来之,则安之。

自己最喜欢宋史,常常在感叹大宋富足的同时,又悲愤于大宋没有强汉盛唐时四方来朝的风采。

如今上天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改变历史的机会,那么自己就一定要抓住。

我就是赵德芳,今年十六岁。

不对。

想到这里,已经完全融入角色的赵德芳心里不由得一惊。

今年是开宝七年,公元974年。

也就是说自己那个便宜老爹,宋太祖赵匡胤还有两年就要归天了。

然后腹黑男赵光义继位,自然没有自己的好果子吃。

历史上的赵德芳在公元981年就死了。

如果按照历史的轨迹,自己只有七年寿命了。

而且还死得不明不白。

晚上睡觉前还好好的,结果第二天一早尸体都凉透了。

现在自己就是赵德芳,不能就那么不明不白地死掉。

死得明明白白也不行!

得好好地活下去。

再造一个强盛的大宋,重现当年汉唐风采。

两世为人让赵德芳有了更多的自信和经验。

熟知历史让他如同有了改变命运的金手指。

赵德芳心中默想。

现在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路。

第一条路忍辱偷生,装傻充愣。

两年后在赵光义跨下忍辱偷生。

但是自己想要改变大宋国运,就要有王霸之气。

估计以赵光义的狠辣心性,自己很难做一个太平王爷,寿终正寝。

第二条路自然就是不可能回头的上位之路。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嗯!自己不就是龙种吗?

自己比赵二更有资格啊!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走了一遭,就活出个精彩来。

千年后的史书上,也会留下自己浓墨重彩的一笔。

什么赵钱孙李,在自己面前都当成一泡尿。

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既然下定了决心,赵德芳就开始谋划起未来了。

要想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首先就得干掉自己的腹黑二叔赵光义。

嗯!自己在谋划怎么干掉赵光义。

那赵光义会不会也在谋划怎么干掉自己这个竞争对手呢?

赵德芳把今天在船上失足落水的情景回忆了一遍。

突然背心一阵发凉。

不对,自己绝对不是失足落水。

是有人趁着自己酒意上头,诗兴大发时推了自己一把。

然后自己的贴身太监三宝跳下水也不是为了救自己。

而是想拉着自己同归于尽。

想到这里,赵德芳感觉自己全身都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有人想杀自己。

赵德芳眉头紧皱。

究竟是谁?

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二哥赵德昭,还是腹黑男赵光义?

不过以自己前世对历史的了解,自己的二哥赵德昭恐怕还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那就只有赵光义了。

自己作为宋皇后所生的皇子,是他最强的竞争对手。

看来他已经开始动手了。

而且如此的狠辣,事后将知情人一个不留,抹杀得干干净净。

得想点对策了,不能坐以待毙。

赵德芳已经感觉到头上悬着一把随时都会掉下来的利剑。

怎么办?

苦苦思索的赵德芳突然心中闪过一道灵光。

记得伟人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

这句话在任何时代都是不变的真理。

只要有人有枪,就算便宜老爹真的把皇位传给了赵光义,自己也能抢过来。

想到此处,赵德芳不禁低笑起来。

站在门外的几个宫女太监互视了一眼。

眼中的深意都看得明明白白。

这四皇子自己在屋内一会唉声叹气,一会笑声朗朗。

不会是真让水给淹傻了吧?

赵德芳才没傻。

他还在谋划。

有人有枪就会有未来,可是人从哪来?

自己还没有出阁,是不能结交外臣的。

想到此处,赵德芳呼息不由得急促起来。

必须要先出阁,组建自己的班底。

不然在这深宫之中,两年之后只能任由赵光义宰割了。

那出阁之后要拉拢谁呢?

领兵大将不可能,人家也不会鸟自己这样一个无名无权的皇子。

那就从他们的子侄入手。

拉拢住了他们的后人,不就等于与他们攀上关系了吗?

想到此处,赵德芳忍不住嘿嘿一声贱笑。

门外的太监不禁下身一紧。

然后才想起来自己哪来的下身啊!又不禁悲从心中来。

赵德芳已经在心里默默地盘算着,都有哪些勋贵子弟自己应该拉拢。

根据记忆锁定了几个目标,在心里的小本本上默默地记上了他们的名字。

你们都是小爷的了,别想跑!

乖乖地等着小爷的临幸吧!

想到此处,赵德芳又不禁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门外的宫女不约而同地面上一红。

听说四皇子要纳妃了。

看这状态还真是应该尽快啊!

赵德芳哪有心思顾忌别人的想法。

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出阁。

不出阁就是死,虽然出阁了可能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