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暖风来全本资源下载APP 秦暖厉君逸完整未删减版

现代言情 2021-11-13 15:42:58 主角:秦暖厉君逸 作者:一糕当先
恰似暖风来 已完结

恰似暖风来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一糕当先 主角:秦暖厉君逸

恰似暖风来全本资源下载APP 秦暖厉君逸完整未删减版

《恰似暖风来》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恰似暖风来》是一糕当先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秦暖厉君逸,书中主要讲述了:不能反抗,不敢恐惧,秦暖走投无路下被送入厉家家主的床上。 传闻说,厉君逸貌如恶鬼、不能人道,是个夜晚出门能吓哭小孩的主儿...秦暖一边咒骂造谣者,一边揉着自己酸痛的腰,这哪里是不能人道,简直是过于人道了。...

点击查看 护她一生一世小说陈澈 更多相关内容

《恰似暖风来》第三章:不能人道!免费试读

连雅气的快要发疯,前段日子还乖巧老实的秦暖,怎么变的牙尖嘴利。

想要讽刺回去,偏偏又说不过她。

欣赏了一会连雅的脸色,秦暖心满意足,对身边等待的西装男人点了点头,“走吧。”

“你等等!”

刚迈出几步远,连雅尖利的声音再次传来,秦暖不耐的转身,皱眉问:“又怎么了?”

“一个不能人道的恶鬼,有什么值得我觊觎的!不过就是你心虚...”

“连雅!”秦暖打断了她的话,终于是耗尽了最后一丝耐心。

就算他真的是恶鬼又怎么样?

那也比这些落井下石的人强上千倍百倍!

“不准在说我丈夫的一句坏话,不然我一定要你好看。”秦暖冰冷的目光定在连雅身上,只看得她浑身发寒,忍不住后退一步。

“再说了,不能人道?”嗤笑一声,秦暖压低声音,精致的脸颊上泛起红晕,说:“我这个当夫人还嫌他时间太长了呢。”

说罢,秦暖懒得在跟她废话下去。

在男人的带领下,不顾身后的怨毒的目光,上了门口正在等待的黑色玛莎拉蒂。

“她真的那么说?”

“是的。”

灯火通明的厉宅,厉君逸放下手里的文件,抬眼看向正在面前鞠身的西装男人。

听完了他未过门妻子的丰功伟绩,厉君逸的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真有趣,他算是被维护了?

“还有别的事情吗?”

“秦小姐的房间管家安排在您的房间左侧。”

厉君逸颔首,示意他可以下去了,男人深深鞠了个躬,保持垂眸的姿势后退几步,才转过身离开了房间。

再次拿起文件,上面密密麻麻的数字在眼前绕了一圈,厉君逸不知为何,竟有些心浮气躁。

他困扰的揉了揉额角,脑中闪过男人刚才的话。

秦暖吗?

也是时候去看看她了。

秦暖被带回了厉家,先是被占地面积大到吓人的房子震了一下,紧接着没有多余的表示,就被安排到了房间里,让她好好休息。

饶是秦暖神经粗,在经历这一切后,也实在没办法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安然入睡。

她不敢出门,只是在房间里看了一圈,然后走到窗户边上,在月光的帮助下,瞧着外面空旷的花园。

在寸土寸金的京城,竟然还有这么一处世外桃源。

秦家之前也算得上是富豪,但直到今天,秦暖才明白和厉家之间的差距。

她的目光看向花园中茂盛的绿植,心里有些奇怪,这么大的花园,为什么连一朵花都看不见,秦暖正在胡思乱想,没有注意到房门被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走到她身后。

“很好看?”

男人的声音突然出现,秦暖被吓了一跳,她猛地回过头,只见在昏暗的灯光中,扭曲在一起的青黑色狰狞面孔离她很近很近,宛如从地狱中爬出的恶鬼...

秦暖瞪大眼睛,腿脚发软,忍不住后退了些,后背紧贴在窗户玻璃上。

“你是谁?”

“我是谁。”男人重复了一遍她的话,眼中有玩味的光一闪而过,“我们几个小时前才刚刚见过,你说我是谁。”

“厉..厉先生?”

厉君逸颔首,秦暖这才反应过来,心知刚才的表现有些紧张的过了头,她稍微放松了些,低下头不敢去看厉君逸的脸,弯腰鞠了个躬,小声的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是您。”

“嗯。”

轻飘飘的一个字,秦暖哪里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想要看看厉君逸的表情,又实在被那青面獠牙的恐怖面具吓到了,指尖绞在一起,小脸上满是犹豫。

秦暖是个藏不住情绪的人,因此,不管是恐惧亦或者是挣扎,都被厉君逸收在眼底。

他不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讽刺感,秦暖?不过和所有人一样,是个恐惧他面貌的胆小鬼。

若不是他厉君逸需要一个妻子...

房间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中,秦暖在心里给自己鼓起了劲,做了好一会儿的心理工作才敢抬起头来。

好歹之前看了一眼,现在恐惧感减退不少,秦暖偷偷的打量他。

和传闻中很像,却又不太一样,她未来的丈夫是个很高的男人,听声音年纪不大,至于面貌...

秦暖深吸口气,把目光集中到男人的脸上,刚才是突然受到了惊吓,视线中除了恐怖的面具外,容不下其余所有的东西。

现在仔细打量,便注意到面具只覆盖了男人的右脸,剩下的半张脸俊美非凡,在可怖的面具衬托下,显得犹如神坻般出尘。

即使尚未从战栗中恢复过来,秦暖也忍不住替他感到可惜。

“你在看什么?”

“你。”

听到男人的声音,秦暖不过脑子便做出了回复,她微微一怔,生怕误会,连忙解释说:“我是说,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

嘴唇张张合合,脑子里面缠成乱糟糟的一团线,秦暖在厉君逸逐渐变化的目光中颓然闭上了嘴。

她算是解释不清了。

“你不怕我?”

男人跨步上前,轻易把秦暖困在他和窗户中间。

两人之间的距离被拉近,秦暖能加清楚的看见面具上脉络一样坑洼的纹路,像是某种金属制作而成,边缘泛着幽暗的寒光。

厉君逸皱了皱眉,他感受到了身边人因为恐惧而不停颤抖的身体。

她在害怕。

这种认知,让厉君逸的心里无端的升起烦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