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总裁追妻套路深》苏童北燕锦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豪门总裁 2021-10-13 17:28:31 主角:苏童北燕锦 作者:言安
总裁追妻套路深 已完结

总裁追妻套路深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言安 主角:苏童北燕锦

热文《总裁追妻套路深》苏童北燕锦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总裁追妻套路深》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总裁追妻套路深》是言安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童北燕锦,书中主要讲述了:都说北少偏执暴戾,清高孤傲,对任何女人都寡淡无情。  可是他却对苏家那个坐过牢的弃女与众不同。他卑躬屈膝的为她系鞋带,屈尊降贵的陪她逛街,甚至去学校图书馆帮她占位......  众人都觉得苏家弃女踩狗屎运了。  直到有天发现苏家弃女还有个名字叫北锦馨。  众人傻眼:北燕锦,北锦馨分明就是一对嘛。  北燕锦以为:他倾尽所有去宠锦馨,是她莫大的幸运。后来,他才知道自己才是最幸运的人。  北锦馨甘愿堕入地狱火海,也要为他撑起晴空万里。...

点击查看 女主角叫苏童和燕锦的小说 更多相关内容

《总裁追妻套路深》第1章免费试读

第1章

红海监狱。

苏童蜷缩在角落里,用一双瘦骨嶙峋的双手,颤巍巍的折叠着祈福星。

几名女囚走过来,一脚踢翻她的祈福瓶,盛气凌人的挖苦苏童道:“这祈福星,是给秦爷折的吧?呵呵——”

伴随着一声嗤笑,玻璃瓶瞬间碎裂,里面装的几千颗祈福星全部洒落出来。

苏童抬眸,那张清瘦却不失秀丽的脸庞骤然冷了下来。

“捡起来!”

苏童柔弱的身躯里响起一道不卑不亢,却透着摄人锋芒的声音。

那个踢碎祈福瓶的女囚指着自己的鼻子,难以置信的叫起来:“哈,苏童,你是在命令我吗?”

其他女囚发出鄙夷不屑的笑声。

在她们眼里,苏童怯懦无能,监狱里任何人都可以欺她踩她辱她。

而踢翻祈福瓶的女人叫章姐,是这里的大姐大。

平常她对苏童非打即骂,还联盟其他女囚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收拾苏童。

苏童手指脚趾被穿刺过,骨头被打断过,因为她有凝血功能障碍,好几次还差点进医院抢救。

可是今天,苏童这个缩头乌龟竟然对章姐露出爪牙。

就因为章姐踢碎了这祈福瓶?

“苏童,你想死我可以成全你!”章姐露出可怖的表情,她抓起苏童的头发就往墙壁上摔去。

这次,苏童没有忍让。

她的目光落到那破碎的祈福瓶上,那双温婉的眼睛绽放出凶狠的光芒。

她反手就捉住章姐的手腕,然后捏住她的小手指,使出吃奶的力气去掰断它。

“啊——疼——”章姐叫起来。

苏童就像得了失心疯一般,恶狠狠道:“我可以死,可是他的祈福瓶不能破——”

女囚们看到苏童眼睛变得血红起来,宛若凶兽一般。

顿时所有人都慌了,有人喊道:“快,快去告诉狱长!”

章姐最后躺在地上,苏童坐在她身上,发疯似的甩着她的耳光,一边咆哮道:“你去死。”

章姐怎么也没有想到,平常那个懦弱可欺的苏童一旦被激怒,竟然是这般可怕。

章姐慌了,口不择言道:“苏童,他不值得你这么做!你知道吗?其实我是被秦爷亲手送进来的......他要我不择手段的折磨你——甚至是要你的命。”

苏童宛如被一盆冰水从头到脚淋了个透心凉,整个人石化当场。

秦寒臻就这么恨她?

“你杀了他妈,他不会放过你的。”

“我没有杀人!”苏童绝望的喊道,“他为何就是不信我?”

“苏童,你在做什么?”狱长及时赶到,制止了苏童的不理智行为。

苏童将地上的祈福星一个个捡起来,兜在衣角里。

她含泪望着狱长,哀求道:“能帮我再买个装饰瓶吗?”

狱长望着苏童护在怀里的祈福星,她知道,苏童折这些祈福星,折了三年。

她的手指头受过伤,做这么精细的工作根本就非常困难,可是她从无间断过这项工作!

“我想你并不需要了。”狱长宣布道:“苏童,你被无罪释放了。”

苏童秀逸的身躯一震。

…...

监狱的大门滑向两边,一抹单薄纤瘦的身影趔趄着从里面走出来。

苏童提着一个包站在监狱门口,苍白的脸庞上洒落了熹微晨光,她的眼睛骤然缩紧——视野里便被黑暗包裹。

三年前,她被亲妹妹苏圆诬告,以蓄意杀人罪被判无期徒刑。

入狱的时候,她的未婚夫秦寒臻对狱警交待了一句:“好好照顾她”。

她还以为他是看在她对他感情深笃的份上,所以才会善意的叮嘱狱警。

谁知道,他说的竟然是反话。

这三年来,她每天都被霸凌。

她们用图钉扎她的手指,脚趾;扯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按进马桶里......各种方式的侵害每天都会发生。

她一度以为,她活不到出狱的那天。

却没有想到,她撑过三年,竟被无罪释放了。

想必是他们查到秦妈妈死亡的真相了吧。

苏童出狱,没有人来接她。

她没钱打公交车,三年前的高跟鞋穿在不太灵便的双脚上,走到苏家的时候,一双脚被磨出许多血泡。

苏父苏母看到她,震惊非常:“你怎么出来了?”

没有惊喜,只有无尽的凉薄。

苏童木偶似的站在门口,心里就好像被母亲狠狠的扎了一根刺。

她被无罪释放,苏父苏母竟然不知情?

可想而知,这三年来他们全然不在乎她的生死。

“我被无罪释放了。”苏童涩涩道。

苏父苏母面面相觑,两个人的脸上都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会是无罪呢?不是证据确凿吗?”苏母疑惑道。

苏童心里涌起酸涩的情绪。

当年事发时,她哭得喉咙沙哑,告诉他们她没有杀人。

可是他们就是不愿意相信她,一边倒的全部支持妹妹苏圆的说辞。

说他们愚昧无知,其实他们只是对苏童比较凉薄而已。

苏童不再理会他们,只是疲惫道:“我累了,先回房休息了。”

进屋的时候,苏童看到秦寒臻和苏圆手挽手的站在客厅落地窗前,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他们到底是在一起了。

一个是她的未婚夫。

一个是她呵护备至的亲妹妹。

苏童应该感到难过的,但她的心在监狱的时候已经死过一次。

秦寒臻透过玻璃窗看到苏童的身影,惊得猛地掉头。还以为是他的错觉,没想到真的就看到苏童!

秦寒臻的俊脸立刻浮出狰狞的表情。

“苏童?”

他的声音裹挟着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