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绝世医神》陈天选方糖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都市生活 2021-05-06 13:47:00 主角:陈天选方糖 作者:凌晨
绝世医神 已完结

绝世医神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凌晨 主角:陈天选方糖

热文《绝世医神》陈天选方糖小说全文无弹窗阅读

《绝世医神》小说介绍

主角是陈天选方糖的小说叫《绝世医神》,本小说的作者是凌晨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宁城人眼中的废物,五年前被当众休夫,五年后回归,成了北疆丰碑之下一神医,一件太极长袍可让全城下跪,而此时,却发现孩子不是亲生的。...

点击查看 陈天选方糖小说叫什么名字 更多相关内容

《绝世医神》第6章免费试读

第6章

方糖急冲冲下垃圾山,眼泪抹不干净。

妞妞被治好后,被陈天选放在战区医院。

方糖找了好几个医院没找到,人魂都要分离。

她绝望的拿起来手机,想起陈天选能回来,一定是妞妞为找到爸爸,自己修好手机联系的他。

拿起来电话,方糖给那个老电话打过去。

电话一通,方糖喋血哭喊骂道:“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妈妈找了一天!”

妞妞并没有接电话,而是旁边护士接通的。

护士眼神里,带着几分崇敬。

毕竟送来小女孩的男人,身份比天还高,她不敢怠慢。

“女士,我们在宁城最好的战区医院。”

方糖眼眸一愣。

战区医院可不是有钱就能住的。

她现在没想那么多,直接打车去战区医院。

一进门,方糖一把搂着妞妞。

抬起来手,本想使劲的打。

看到妞妞病弱的样子,又舍不得。

“你是要气死我吗?我都给你说过,不要去捡垃圾,不要去捡垃圾!!你怎么......啊啊,你知不知道,妈妈差点跟你一起去死了!”

妞妞小声颤抖着,小手不停勾方糖的手。

“妈妈,对不起!”

“我只是想给爸爸打个电话。”

“我不想你一个人辛苦,不想妈妈被欺负。妈妈,你脸上怎么又多了一条伤口。”

方糖心很软,她唯一舍不得就是女儿。

眼眸落下之处,她看到那副那副脏兮兮的简笔画。

女儿躺在病床上,依旧保护得很好。

方糖生气的问道:“你学画画,就是为了画他是不是。你骗妈妈?”

妞妞嘟囔着小嘴:“妈妈,别生气,妈妈......妈妈,我真的很想爸爸!我想爸爸帮妈妈抗下这一切!”

爸爸?

他是吗?

方糖忍不住摇头,他是个把自己拖下地狱的恶魔。

五年前,自己可是他在婚礼上的伴娘!

“不许再提他!”

......

宁城垃圾山上,惨叫声还在!

一声一声,此起彼伏。

这时候,垃圾山远处,一个小破房间缓缓打开。

走出来一位佝偻身子的老人家。

老人家手上,端着一碗清粥。

他径直走到陈天选跟前,递过去清粥:“你是妞妞的爸爸吧?”

陈天选眼眉一颤。

那粥清得,竟然只有几粒米。

“老人家,你怎么知道的?”

老人家坐下来身子, 缓缓说:“那小女孩经常来这捡垃圾,她说过,她爸爸回来会保护她的。”

陈天选心底有些受不了。

他不知道妞妞等自己,等了多久。

他回来太迟了。

做为一个父亲,他很不合格。

老人家见陈天选情绪颤动,却淡笑一声:“这就受不了了?”

“和方糖母女俩这些年比起来的委屈,你这算什么。”

“我有更多的事,你想听吗?或者说,你敢听吗?”

陈天选是天刀之王。

他有什么不敢听的。

“老人家,但说无妨。”

老人家轻哼一声,似乎在嘲笑年轻人不知世俗深浅。

他拿出来一张旧报纸,放在陈天选跟前。

陈天选一把抓过来,激动不已。

片刻后。

他的手,在颤抖,

他的脑海里,是恐惧。

那报纸上,光是标题就让他咬牙切齿,而这样的报纸,老人家手里有好几张。

第一张报纸上,竟然写着一篇报道。

“宁城方家小姐方糖,婚礼上当伴娘勾引新郎。”

新闻标题有多醒目,陈天选的心就被戳得多痛。

因为这场婚礼,本来是他和夏荷的!

那天,方糖的确是伴娘!

可根本不是方糖勾引自己,是他因为研究陈家医书,当晚走火入魔!

方糖只是受害者!

然而,这样一条消息发出来,所有宁城人都在骂方糖。

绿茶婊!

**!

当天的骂声,远比旧报纸上的惨烈。

当晚,方糖回去方家,竟然被方家逐出门。

方糖的心,也在那一天死了!

看着报道,陈天选的心在抽搐。

一个女人,因为自己一次意外,就为他抗下了这么多!

方糖根本没做错啊!

“她是夏荷最好的闺蜜,夏荷为什么不保护她?”

陈天选捶胸顿足的吼道。

老人家哈哈一笑,竟然懒得回答。

“年轻人......你真不知道,方糖为什么会这么惨?”

是啊。

夏荷手段很强,是条蛇蝎。

五年来,仅靠自己留下的一个药方,就成为宁城企业龙头。

五年前,她处心积虑骗自己去北疆,便已经露出尾巴。

北疆五年未满,不能回来。

陈天选眼泪一点一点的流下来,可后面报道的是,更是让陈天选万万没想到。

两个月后的一天。

方糖发现自己怀孕。

她刚从医院检测出来,外面便来了一群人。

不是悉心问候的家人,而是一群群被夏荷收买的人。

他们站在门口,冲方糖大吼道:“在婚礼上勾引新郎的贱女人,不配怀上孩子。”

“真不要脸,你这样的女人,还来做检查?是想生下孩子?”

“你和孩子,都应该死!你应该浸猪笼!”

“对,浸猪笼!”

方糖害怕极了。

她身后空无一人。

她死死的抱着肚子。

想跑,路被人拦住了。

求饶,换来的是拳打脚踢。

一群人愤怒之下,抬起来方糖扔在了笼子里。

石沉大海。

方糖在笼子不停挣扎,不停求饶。

无济于事!

陈天选悲愤到极致,身体都站不稳,竟然一**坐在地上。

老人家叹气,反问道:“那天,是我认识这对母女的第一天。是我捡垃圾路过,正好救起来她......那时候,她肚子上全是血,指甲都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