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明当暴君》张凡崇祯闵洪学全部章节目录

穿越重生 2021-05-06 15:38:33 主角:张凡崇祯闵洪学 作者:画凌烟
我在大明当暴君 已完结

我在大明当暴君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画凌烟 主角:张凡崇祯闵洪学

《我在大明当暴君》张凡崇祯闵洪学全部章节目录

《我在大明当暴君》小说介绍

主角叫张凡崇祯闵洪学的小说叫《我在大明当暴君》,是作者画凌烟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以为私通建奴,朕不知道?你以为你隐瞒商税,朕不知道?东南醉生梦死,陕西却赤地千里、饿殍遍野!朝廷大臣不顾百姓死活、天下存亡,吸大明的血,剐百姓的肉!匹夫之怒,尚且血溅三尺,那你知不知道,天子一怒,伏尸千里!...

点击查看 张凡穿越明朝当崇祯 更多相关内容

《我在大明当暴君》第6章 告诉你什么叫神机妙算!免费试读

第6章 告诉你什么叫神机妙算!

转眼已经到了十一月中旬。

运往宣化城的军饷已经发下去了。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边军涨薪了!

以前的边军军饷是多少?

一人大约1两银子一个月。

整个宣府的总兵力,包括了其他各个堡垒,一共有多少人呢?

上报上去的是8万人。

但据崇祯这个穿越者猜测,真正在职的活着的士兵,差不多也就4万。

那另外4万去哪里了?

另外4万只在纸面上,这叫谎报兵额,领虚饷,这种显现在明末很常见。

来算算8万人,一年仅仅只是军饷需要多少?

每人一个月一两,8万人一个月就需要8万两,一年呢?

96万两(约6.24亿元)!

注意,这只是军饷,这不包括每个月的军粮。

8万人,你得再配几万人搞基建吧?

例如军粮运输,例如城寨哪里坏了,例如修建营地等等。

这几万人每人每个月银子差不多0.5两,一年差不多也需要20万两银子。

再加上所有人吃饭,一年差不多要30万石粮食(约3600万斤)。

按照顺天府的粮价来折算,一年粮食24万两银子,有损耗,所以军粮的消耗至少30万石。

加起来多少钱?

146万两银子(约9.49亿元)。

这还是保守估算,而这里面至少有一半是虚报的。

所以你看,这边军再不整顿,不仅仅没有战斗力,还每年消耗巨额的军费,其中一半到军官的口袋里,最底层的士兵根本无法领到该有的军饷。

这样看来,他们一打仗就崩溃,到底是他们的问题,还是朝廷的问题,还是军制的问题?

归根结底,就是朝廷的问题,军制的底线,需要朝廷要守护,那些军官为了自己的利益,肆意破坏军制,才是真正匍匐在大明军队里的吸血虫。

那么现在宣化城的边军涨薪了,涨到多少了?

每人每个月到1.4两银子了,这是关宁军之前的水平。

钱可以按照这个数字来发,没有问题。

朝廷先把朝廷该给的给到位,朝廷的气度和关怀也都要拿出来。

钱也给了,账就好算了!

反正宣化城的士兵今年都很开心,从来没有在十一月就领到军饷。

张家口的守军呢?

也兴奋起来了!

军政院把大把大把银子就堆在张家口城堡外。

现在朝廷要发钱的消息,在张家口像长了翅膀的信鸽,一天之内全城都传遍了。

而且据说还加了钱!

接下来的问题那还叫问题?

这就好像到了年末了,公司要发钱,且涨薪资,你是什么心情?

十一月十八日,卢象升下了最后通牒,不开门就用火炮轰城!

十一月十九日,门还是没有开,二十门红夷大炮整整齐齐排在外面,神武卫的火炮兵开始调整红夷大炮的准心。

火炮兵将炮弹从炮口放进去,炮弹顺着炮膛滑行下去,发出厚重的声音。

就是这支火炮兵,在几个月前的大凌河畔,将三千八旗精锐震得崩溃逃散。

火炮营的连长(新军制的军官)快步走到卢象升面前,大声道:“卢帅,火炮已经准备完毕!”

卢象升斩钉截铁道:“不必再请示,直接开炮!”

“是!”

火炮营连长大声吼道:“开炮!”

砰砰砰......

二十颗炮弹从炮口喷薄而出,向城头砸去。

砸在城垛上,将城垛直接砸得蹦碎。

有的则砸在人身上,当场便将人砸飞出去,直接向城楼后面飞下去,摔在城楼后面的街道上,在地上翻滚了几下,身体扭曲彻底变形,头都有一半凹陷下去,在地上拉出一长条血痕。

这下吓到了城里不少人。

城头上的城垛爆碎了好几个,有五个人被击中,身形爆裂,鲜血喷洒,染红了旁边士兵的半个身子。

其他人都被彻底威慑住,看呆了。

卢象升大声道:“继续!”

火炮兵立刻用水将红夷大炮冷却,然后用布将水擦干。

红夷大炮是比较麻烦的,所以它几乎很难对付骑兵。

整个过程用的时间不长,但也不短,用后世的计时时间,大约要五分钟,第二波攻击很快就开始了。

砰砰砰......

第二波攻击直接把城墙轰塌,好几个士兵直接从上面坠落下去。

炮声响彻在张家口的上空,城头不少双腿发软。

这样攻城下去,三天之内,不需要云梯,城墙就被轰塌了。

炮轰城墙的消息立刻传到城内,恐慌的情绪开始蔓延,开始传染。

红衣大炮轰了三次,卢象升下令停下来。

城头出现一些裂痕,城头的守军明显都已经被震慑住了。

侯世禄道:“卢帅为何停下来?”

“已经够了,咱们不是为了真的把张家口的城墙轰塌,而是起到威慑的作用,发军饷的消息已经在城内传开,今日张家口必不攻自破,接下来的交给城内自己去解决吧。”

他这么一说,一边的黄得功连连称赞道:“卢帅神机妙算!”

侯世禄不屑一顾。

卢象升道:“非我神机妙算,实在是陛下天心圣意,这一切都是陛下的安排。”

他这么一说,众人微微一怔,这才从红夷大炮的震撼中回过神来,再一想,的确如此。

这一切不都是皇帝的安排么?

没想到皇帝连这一层都算到了。

果不其然,到了下午的时候,张家口内部发生了动乱。

准确的来说不应该叫动乱,而是一场其他军官和士兵奋勇起来的对抗反抗朝廷叛军的义举。

汪正奇收好行李,准备带着自己的亲兵逃出张家口,一路逃往草原,可惜他慢了一步。

很快,城门就被人打开了。

开城门的是张家口的游击将军李常山。

李常山带着人亲自上前,对卢象升行摆礼,用尊敬的语气道:“末将张家口游击李常山参见卢帅!”

“免礼!”

旁边还有两个人,一个是张家口参将汪正奇,一个就是这一次的罪魁祸首何忠祥。

“卢帅,吾等已经将叛军捆绑擒拿,交与卢帅发落!”

那汪正奇怒吼道:“好你个李常山,本帅平日待你不薄,你竟然出卖本帅!”

那一边的侯世禄过去就是一脚:“你们胆子也太大了,连朝廷都敢反叛!”

侯世禄是他们的顶头上司,现在出了这档子事,他自己受罚已经是避免不了了的,当然就把火全部撒到汪正奇头上。

侯世禄连请罪的奏疏都已经写好了,随时都准备快递到北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