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王妃盛世宠》顾婉清北冥绝完结版精彩阅读

古代言情 2021-05-07 13:05:04 主角:顾婉清北冥绝 作者:梓墨涵
下堂王妃盛世宠 已完结

下堂王妃盛世宠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梓墨涵 主角:顾婉清北冥绝

《下堂王妃盛世宠》顾婉清北冥绝完结版精彩阅读

《下堂王妃盛世宠》小说介绍

《下堂王妃盛世宠》是梓墨涵最近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下堂王妃盛世宠》精彩节选:“还请王爷过目。” 北冥绝拿过一看,越看到后面脸色越黑了起来。 “你要休了本王?这就是你说的给本王的一个满意答复?”他抬起头来,眼神锐利的看向顾婉清。 “是。” 北冥绝听着顾婉清肯定的话,怒火中烧,厉声道:“顾婉清,你不要给我得寸进尺!你真当本王对你有很多的耐心吗!” 面对北冥绝的恐吓,顾婉清一点也不怕,她双手环在胸前,冷笑一声道:“休书在此,不是正合了你的心意?省的我再碍你的眼,我离开之后,到时你不就就可以娶你心中的林蓉蓉进门了吗?” 顾婉清的话一出,顿时惊到了一旁看戏的众人。...

点击查看 下堂王妃盛世宠顾婉清 更多相关内容

《下堂王妃盛世宠》第六章:配合得要钱免费试读

北冥绝和林蓉蓉恩恩爱爱的游过湖后,也该到了吃饭的时间,上了岸后,他一脸温柔的揽着林蓉蓉朝着热闹的街市走去。

“本王带你去吃仙羡楼吃饭如何?”北冥绝宠溺道。

林蓉蓉一听,脸色一红,轻靠在他的胸膛上,柔声道:“好。”

两人坐着轿撵一路到了京城最有名的仙羡楼门前,北冥绝刚一下车,就听见附近传来一群小孩清脆的声音,哼着曲儿道:“六王爷当真是好狠的心,陷害王妃毫不留情,让新娘独守空房,这是为何?原是去寻他的小情儿……”

这首歌谣被那群孩子们大街小巷的传唱着,似乎想要让这京城内的人全部都知晓北冥绝所做的事。

北冥绝想要扶林蓉蓉下来的手僵在了空中,脸色阴沉的可怕。

他不过就是去游了个湖,竟然还传出这样的事来!

“王忠,去,把这事给我压下去。”北冥绝咬牙切齿的低声吩咐着。

王忠清楚的感受着对方的怒火,也不敢再怠慢,连忙应了一声,小跑离开去办事。

同样听到这首曲子的还有林蓉蓉,还未下马车的她,脸上露出一抹恶毒的神色。

真以为这样的手段就能够让他们两个分开吗?还真是太小瞧她的厉害了!

林蓉蓉收起心思,将手伸出,轻放在了北冥绝厚大的手心上。

“蓉蓉,你别往心里去,刚才那些话不过都是孩子们调皮的话。”北冥绝感受到触感,回过神来,第一时间安抚着。

他是真怕林蓉蓉一个生气就会再也不理自己。

林蓉蓉站稳后,微微摇了摇头,轻拍了两下他的手心道:“我没关系的,只是要委屈王爷了,要遭受这样的流言蜚语,实在不行……还是请王爷和蓉蓉暂时保持一段距离吧。”

北冥绝一听,脸上立马露出了严肃的神色。

要让他和心爱的女子分开?

那怎么可能!

他可是一日都不能见不到她!

“你莫要说些胡话,你是本王心中认定的王妃,别人没有资格来掌控本王!”北冥绝搂着林蓉蓉的手加重了几分,生怕她会就此消失。

“谢王爷。”林蓉蓉轻声道。

北冥绝看着如此善解人意,体贴入微的林蓉蓉,和那一点都没有女人味的顾婉清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对顾婉清的厌恶又增加了几分。

正当两人又甜蜜了一会儿准备进屋吃饭时,却见王忠急匆匆的跑了回来,脸上满是汗水。

“王爷,不好了,小的听闻,宫里派人前往王府了!”

北冥绝神色讶异,没想到竟然会生出这样的变故。

他还以为自己不带人进宫敬茶,到时会被询问,他再顺水推舟将锅推到顾婉清的头上,到时,他可就轻松了。

可现在……他必须要回去一趟。

“蓉蓉,今日真是抱歉,不能够陪你了。”北冥绝面露歉意看向林蓉蓉。

“王爷不必这样说,谁也不知会发生这样的事,还请王爷先解决重要的事,蓉蓉不会生王爷的气的。”林蓉蓉颇为理解的说着。

北冥绝看着一脸柔情的林蓉蓉,恨不得上前狠狠拥抱对方,可现在时间紧迫,一定要抓紧时间才行。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后,便快步转身带着王忠离开。

林蓉蓉目送着北冥绝走远的身影,待消失在眸子中后,她脸上的柔情一瞬间消失不见,转而换上一副冰冷的神色。

绿衣一直在一旁默默跟着,见自家主子有些生气,连忙道:“小姐,请勿动怒,此事是宫里的人,我们的最不起,还是等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后,再从长记忆吧。”

“嗯,也只能这样了。”林蓉蓉不是傻子,自然懂得。

只不过要进六王府的大门实在是有些久了,她的耐心多少也有些耗尽,也不知道,还能够撑多久。

北冥绝以最快的速度赶回王府,却没成想,宫里的人早已在门外等候。

“参见六王爷,老奴依皇后的吩咐前来,想问问为何六王爷和王妃没在敬茶时间赶到。”一身宦官衣袍,满头白发的老人站在北冥绝的面前,带着一丝宫里的傲气出声询问着。

北冥绝心里咯噔一声,攥紧了几分垂在两侧的双手,赔着笑脸道:“公公有所不知,本王今日突发急事,刚刚才处理结束,还请公公先回,本王一会儿自会带王妃赶到。”

“那老奴就先行告退。”

两人客套一番后,北冥绝目送着宦官的离去,转而露出怒容快步走进府内寻找顾婉清。

可没成想,却是在仓库找到的人。

顾婉清刚好起身,见北冥绝怒视着她,直了直腰,上前将一张单子交到了他的手上道:“你回来的正好,这单子上全部都是我带来的嫁妆,既然昨日我已经将休书写好,那我们之间就再无关系,一会儿,我便会带着嫁妆离开王府。”

北冥绝眼睛睁大了几分,还不等他开口,顾婉清像是又想起了什么继续道:“哦对了,我嫁给你之后遇到了那么多事,我也不和你多计较,你赔我五千两作为精神赔偿,我们就两清了。”

北冥绝气的浑身开始剧烈的抖了起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大声骂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和我谈条件!还有,外面那些传言是不是你让人传出去的!”

顾婉清似是早就想到他会这么问,故作无辜的眨了眨眼睛道:“你有证据吗?你昨晚做的龌龊事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为什么就偏偏认定是我?”

“我……”北冥绝一开口,却没法再说下去。

他确实是没有证据,但现在传言对他来说已经不是最重要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解决宫中的麻烦才行。

“你和我进宫,回来之后再说这些。”北冥绝轻吐口气道。

顾婉清见他现在还想要命令自己,不禁冷笑一声,随即双手环在胸前,下巴微抬,带着一副商人的架势道:“进宫是吧,行,我完全可以满足你的要求,但是,在这之前,你要先把进宫费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