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不及你倾城》大结局在线阅读 《月光不及你倾城》最新章节目录

现代言情 2021-05-01 20:13:57 主角:江眠月叶景城 作者:浣兮儿
月光不及你倾城 已完结

月光不及你倾城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浣兮儿 主角:江眠月叶景城

《月光不及你倾城》大结局在线阅读 《月光不及你倾城》最新章节目录

《月光不及你倾城》小说介绍

《月光不及你倾城》是由作者浣兮儿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月光不及你倾城》精彩节选:十年前,江眠月作死了叶倾年,害叶氏家破人亡。 十年后,叶景城复仇归来,将她打下地狱。 为赎罪,江眠月被活埋,被入狱,甚至被借腹生子。 可直到生命尽头,她才明白,她永远不可能换得那个男人的原谅。 哪怕以命抵命。 …… 十年前,叶景城爱江眠月时,恨不得为她掏心掏肺。 十年后,叶景城不爱江眠月了,恨不得挖她的心,掏她的肺。 可当那个女人以最凄惨屈辱的方式死去,被挫骨扬灰之时,他才幡然醒悟:原来,他从不曾真正放下过她。 所有的恨与痛背后,都是爱而不得的绝望。...

点击查看 月光不及你倾城江眠月全文免费阅读 更多相关内容

《月光不及你倾城》为五块钱折腰的女人免费试读

深夜,万籁俱寂。

一辆开往机场的小轿车内,却爆发着激烈的争吵。

“江眠月,这是我们的婚前旅行!你却跟我说你爱着我弟弟,你对得起我?”

男人咆哮着,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直暴。

副驾上的女孩一脸倔强:“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叶倾年,我们分手吧。”

“分手成全你们?”

叶倾年怒极反笑,一向温润如玉的俊脸扭曲到狰狞,猛地将油门踩到底,“做梦!”

轰的一声,车子往前狂飙。

江眠月慌了,伸手去抢方向盘:“叶倾年,你想干什么?停车,放我回去!”

“回不去了,月月,我们一起死吧!”

争扯间,直行的车身开始失控,在漆黑的马路上左冲右撞,险象环生。

江眠月终于怕了,声音染上哭腔:“倾年哥,求你别这样,我害怕……”

听出她话里的软弱与恐惧,叶倾年眼中闪过挣扎,片刻后,终是缓缓松开油门,踩下了刹车。

然而,车速丝毫没有降下来。

叶倾年脸色陡变。

刹车失灵了!

就在此时,前方浓黑夜色里,幽灵般冒出一辆大卡车,疾速朝这边冲来。

“月月,小心!”

车速太快,距离太近,叶倾年来不及避让,大吼着往右急打方向盘,堪堪在卡车撞来之际,偏过车头,让江眠月所在的副驾避开了撞击。

而他自己所在的主驾,却避无可避,被卡车撞了个正着。

嘭!

一声惊天巨响过后,轿车被撞翻在路边,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而那辆肇事卡车,却已趁着茫茫夜色,逃匿不见。

……

十年后。

凛凛寒冬,街头大雪纷飞。

江眠月裹着单薄的棉袄,守着天桥下的简陋画摊,冻得牙关打战:“卖画啦,简笔肖像画,二十块一张!”

这是她如今唯一的糊口营生。

十年前那场车祸,毁了叶倾年,毁了叶家,毁了江家,也毁了她。

自那以后,除了这条命,她便一无所有。

吆喝半天,摊前才来了个女人:“十块画不画?”

想到月底还没着落的房租,江眠月答应了。

她左手执笔,在纸上快速勾勒,素指纤巧灵活。

端着颜料盘的右手,却不自然的扭曲蜷缩着,丑陋如鬼爪。

女人嘀咕:“原来右手有毛病,怪不得是个左撇子。”

江眠月笔一抖,默然拉上右手衣袖。

画完后,女人却挑三拣四,说把她画丑了,只肯给五块。

江眠月无奈解释:“肖像是写实画,会还原实际相貌上的瑕疵,并非故意丑化您。”

“意思是我本来就丑咯?”

女人恼羞成怒,一脚踢翻画摊,扔了钱就走,“死残废,画得这么烂还有脸出来卖,给你五块是施舍,少给脸不要!”

江眠月怕惊动城管,不敢追上去理论,闭了闭眼,先扶起画摊,才忍辱去捡那张纸币。

却不料,一只锃亮名贵的手工男士皮鞋,踩上了她的指尖。

“想不到昔日的美院天才,也有沦落到街头卖画为生,为五块钱折腰的一天。怎么,江家那两个老东西,临死前没给你留点遗产?”

这个声音!

江眠月呼吸一窒,猛地抬起头。

逆光站在她面前的男人,身姿挺拔修长,眉目浓如墨画,恍惚让她看到了十年前的叶倾年。

可他脸上,毫无叶倾年的温雅柔和,那目光冷戾如刀,剐得她遍体生疼。

不,这不是叶倾年,叶倾年早就死了,这是叶倾年的孪生弟弟,叶家仅存的血脉,她十年来最想见,也最没脸见的男人——叶景城!

江眠月抖着唇,眸光剧颤:“景,景城,你回国了?”

“十年不见,真难为你还记得我。”

叶景城居高临下,将她脸上的慌乱无措尽收眼底,“见到这张和我哥一模一样的脸,你好像不怎么惊喜?”

“我……”

一提他哥,江眠月便惨白了脸,心痛如绞。

这笔孽债,要追溯到十年前,她的大学时代。

那年,江眠月17岁,考上了叶家所在城市的美术学院。

因为江叶两家有点交情,常年在国外出差的江家夫妇,便把她托付给叶家照顾。

寄居在叶家的江眠月,就这样邂逅了叶家孪生兄弟,她命中注定的情劫。

叶家兄弟长相一样,性格却是南辕北辙。

哥哥叶倾年,温雅可亲,如兄长般待她关爱有加。

弟弟叶景城,傲娇毒舌,总是戏弄她,跟她作对。

相处中,江眠月逐渐喜欢上了坏小子叶景城,却碍于少女自尊不曾表露,还阴差阳错的成了叶倾年的女朋友。

那时的她,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美院的天才学生,向来娇纵任性。

明明跟叶倾年在一起了,却仍放不下对叶景城的念想,自私的在两兄弟间徘徊。

还仗着叶倾年对她的宠爱,作天作地,在他求婚的当晚,以考验为由,非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婚前旅行。

叶倾年为讨她欢心,连夜开车带她去机场。

谁料路上被他发现,原来她并不爱他,爱的是他弟弟叶景城,跟他在一起,只是为了和叶景城置气。

两人大吵一架。

江眠月恼羞成怒,闹着要分手下车,跟叶倾年争抢方向盘,害他来不及躲开对面冲来的卡车,当场车翻人覆。

叶倾年身受重伤,卡在变形的驾驶座里,动弹艰难。

而副驾上的她,却在他的舍命保护之下,只是轻伤加半昏迷。

眼看车身着火,叶倾年拼着最后一口气,把她推了出去,自己却没能逃出生天,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

噩耗传回叶家,年迈的叶父惊闻之下,突发脑溢血,昏迷住院。

三天后,终是没能挺过来,随着儿子去了。

柔弱的叶母,受不住接连痛失长子和丈夫的灭顶打击,从医院停尸房出来后,就爬上天台跳了楼。

短短几天,叶家便家破人亡,死得仅剩叶景城一人。

丧礼后,叶景城拒绝了江家的补偿,不声不响的出了国,一走就是十年。

江眠月知道,这是因为他恨毒了她。

恨到宁可背井离乡,孤身去国外讨生活,也不想再看到她,留在这座有她痕迹的城市。

她也知道,叶景城绝非良善之辈,不会轻易放下仇恨。

早晚有一天,他会回来向她复仇。

这一天,她等了十年。

如今,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