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不及你倾城江眠月叶景城小说免费试读

现代言情 2021-05-02 16:36:26 主角:江眠月叶景城 作者:浣兮儿
月光不及你倾城 已完结

月光不及你倾城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浣兮儿 主角:江眠月叶景城

月光不及你倾城江眠月叶景城小说免费试读

《月光不及你倾城》小说介绍

《月光不及你倾城》是由作者浣兮儿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月光不及你倾城》精彩节选:十年前,江眠月作死了叶倾年,害叶氏家破人亡。 十年后,叶景城复仇归来,将她打下地狱。 为赎罪,江眠月被活埋,被入狱,甚至被借腹生子。 可直到生命尽头,她才明白,她永远不可能换得那个男人的原谅。 哪怕以命抵命。 …… 十年前,叶景城爱江眠月时,恨不得为她掏心掏肺。 十年后,叶景城不爱江眠月了,恨不得挖她的心,掏她的肺。 可当那个女人以最凄惨屈辱的方式死去,被挫骨扬灰之时,他才幡然醒悟:原来,他从不曾真正放下过她。 所有的恨与痛背后,都是爱而不得的绝望。...

点击查看 月光不及你倾城江眠月 更多相关内容

《月光不及你倾城》凶手只有她一个免费试读

“都想起来了?”

叶景城冷声打断江眠月的回忆,踩在她左手上的脚用力碾磨,“我还当十年过去,你早已忘了欠我叶家的这笔血债。”

手背皮开肉绽,江眠月强忍痛楚,哽咽摇头。

怎么可能忘?

虽然撞死叶倾年的元凶,是那个肇事逃逸的卡车司机,但那场车祸,说到底是因她而起。

叶家二老的死,她亦难辞其咎。

十年来,她日夜置身悔痛中煎熬,一秒不曾解脱。

“景城,我知道你恨我。”江眠月哑着嗓,声音卑微如尘埃,“当初是我害了叶家,害了你……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叶景城仿佛听到了笑话:“被你害**,你觉得,我还能过得好?”

江眠月自知失言:“对,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

叶景城厉声打断她的道歉,眼中戾气翻涌,“你一句轻飘飘的对不起,就能换回我一家三口的命?收起你的鳄鱼泪,我看了恶心!”

“我知道说什么都于事无补。”江眠月努力抑制着泪意,“这些年,我一直在寻找那个肇事卡车司机,希望能给叶家一个交待……”

闻言,叶景城眉一挑:“哦,那你找到了吗?”

江眠月惭愧的低下头:“还没有。”

十年间,她想尽了一切办法搜寻那个肇事司机,却至今毫无线索。

对于这个答案,叶景城冷笑一声,毫不意外。

因为根本就没有什么肇事卡车司机,害死他哥的凶手,从来就只有她一个!

当年,他哥车祸身亡后,江眠月声称是一辆卡车撞了他们,夜太黑,她没看清车牌。

偏偏那条路段当晚监控故障,没能拍下车祸始末。

车身又在被撞翻后漏油起火,烧得面目全非,连行车记录仪也没能幸免。

且事发时间是午夜,路段车辆稀少,找不到任何目击者……

一切,都无从佐证江眠月供词的真实性。

不巧,警方在车骸残存的方向盘上,提取到了她的指纹,证明她有抢夺方向盘导致翻车的嫌疑。

真相如何,已昭然若揭:江眠月害死他哥后,编了桩肇车事故来推责!

可立案后,江家到处打点关系,硬是以动机不足,证据不充分为由,将车祸定性为无头肇事案,令江眠月无罪释放。

这个结果,叶景城母亲无法接受。

长子惨死,罪魁祸首却没受到任何惩罚,丈夫又紧跟着儿子去了……老人家一时想不开,就跳了楼。

那时起,叶景城就发誓:既然法律惩罚不了江眠月,那么早晚有一天,他要亲手送她下地狱!

所以当丧礼过后,学校举荐他去国外名校当交换生时,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变卖所有家产,带着家人的骨灰,出国苦修打拼,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有足够的能力回国复仇。

这一天,他足足等了十年!

想到这里,叶景城目光发狠,一把拽起江眠月:“跟我走!”

江眠月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他塞进停在路边的一辆黑色豪车,往郊外绝尘而去。

……

一阵风驰电掣后,车子驶入一座新修的私人墓园。

叶景城粗暴的把江眠月拉下车,拖到墓园中心的三座坟墓前:“跪下!”

看到墓碑上的名字,江眠月瞬间红了眼,膝盖砸进冰冷的雪地,朝三座墓碑各磕了十个头。

“叶伯伯,叶伯母,倾年哥,对不起,我来晚了!”

每一个叩首,都是以额贴地,把雪地都融出了一个坑。

这是江眠月十年来,第一次到叶家坟前祭拜。

当年,她因故没能赶上叶家的丧礼,自责万分。

后来才得知那场丧礼上,叶景城不知为何,只给家人举办了追悼仪式,却没将骨灰下葬,连衣冠冢也没立。

因而这些年,她想祭拜叶家人都无处可去。

至于眼前这座处处崭新的墓园,显然是叶景城回国后才修建的。

似是看出她的疑惑,叶景城冷笑:“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到现在才让家人入土为安?”

江眠月点了点头。

叶景城死死盯着她,一字一句的道:“因为我发过誓,一天不送害死他们的人下地狱,就一天不安葬他们的骨灰!”

竟是这样。

江眠月低低苦笑:“如今你已安葬了家人,看来我的死期到了……也好,我这条命,早在十年前就该还给叶家了,之所以苟延残喘活到现在,不过是为了等你回来,亲自取走而已。”

说罢,她闭目仰起纤细的脖子:“你动手吧!”

“死就行了吗?”

叶景城冷嗤,抬手一击掌。

立刻,墓园角落走出两个男人,手捧大红凤冠霞帔,恭敬地上前:“叶总,您吩咐我们的已经准备好了。”

“很好。”

叶景城点头,修长的手指抚过嫁衣上精致繁复的刺绣,目光扫向江眠月,“给她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