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不及你倾城》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江眠月叶景城小说阅读

现代言情 2021-05-02 16:28:58 主角:江眠月叶景城 作者:浣兮儿
月光不及你倾城 已完结

月光不及你倾城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浣兮儿 主角:江眠月叶景城

《月光不及你倾城》小说章节免费试读 江眠月叶景城小说阅读

《月光不及你倾城》小说介绍

主角叫江眠月叶景城的书名叫《月光不及你倾城》,是作者浣兮儿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十年前,江眠月作死了叶倾年,害叶氏家破人亡。 十年后,叶景城复仇归来,将她打下地狱。 为赎罪,江眠月被活埋,被入狱,甚至被借腹生子。 可直到生命尽头,她才明白,她永远不可能换得那个男人的原谅。 哪怕以命抵命。 …… 十年前,叶景城爱江眠月时,恨不得为她掏心掏肺。 十年后,叶景城不爱江眠月了,恨不得挖她的心,掏她的肺。 可当那个女人以最凄惨屈辱的方式死去,被挫骨扬灰之时,他才幡然醒悟:原来,他从不曾真正放下过她。 所有的恨与痛背后,都是爱而不得的绝望。...

点击查看 月光不及你倾城江眠月 更多相关内容

《月光不及你倾城》脏了他们的轮回路免费试读

江眠月哭声一滞,以为自己听错了。

隔着模糊泪光,她仰望着头顶的男人,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一丝戏弄。

却失败了。

“考虑得如何?”叶景城问得轻淡而残忍。

江眠月僵硬良久,才目光空洞的点头:“是,什么都可以。”

她屈服了,叶景城却莫名恼火。

“那就开始吧!”

没有前奏,他直接撕开江眠月的保姆围裙,将她按到江家二老的墓碑上,从背后贯穿了她。

江眠月痛得仰头哀叫。

这是她的第一次,和她至爱的男人,却来得这样痛苦耻辱,没有半分欢喜旖旎。

叶景城像是觉得这样的羞辱还不够,扳起江眠月的下巴,逼她看向身后:“怎么样,当着别人的面在你父母坟前做这种事,是不是格外有**?”

刹那间,江眠月脸上血色尽失。

她竟忘了,叶景城的手下还在这里!

看着她,是怎样荒淫**的被男人压在父母坟前,**喘息……

这一刻,她只恨不得一头撞死在父母墓碑上。

可她没有脸这么做。

这样**不堪的她,就算死,也没有资格死在父母坟前。

她的血溅上去,只会脏了他们的轮回路。

江眠月屈辱的闭上眼,咬唇死死忍住哭泣和**,唇齿间血腥一片。

叶景城盯着她染血的唇,嘲讽道:“忍着做什么,叫出来啊,你当年不是喜欢勾引我吗,现在我如你所愿上了你,你倒矜持起来了。”

江眠月身子一颤,羞愧得无地自容。

果然,他知道她的心思。

在他眼里,她就是一个和哥哥在一起,却浪荡的勾搭着弟弟,最后害得兄弟俩家破人亡的**祸水!

不知过了多久,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终于肆虐完,毫不留情的推开她,接过手下递来的手帕,简单整理几下仪表,便恢复了之前的矜贵优雅。

江眠月衣不蔽体,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以为今天的苦难,终于要结束了。

可叶景城接下来的话,再次把她打下了地狱:“虽然是个残废,但滋味倒还可以,从今往后,你就用你的身体向我赎罪,直到我腻了为止。”

“不,不要……”

“你没有说不的资格,除非,你不想让你父母的骨灰好好躺在地底。”

江眠月失声痛哭:“杀了我,你杀了我吧!”

叶景城微微一笑:“放心,等我腻味那天,会成全你的。”

阴冷的话语,如同恐怖的魔咒,萦绕在她耳边,挥之不去。

江眠月再也支撑不住,生理与心理的壁垒双线崩溃,眼前骤然一黑,没了知觉。

……

叶家客厅。

白幼如本来悠闲的坐在沙发上品茗,听到白管家的汇报,蓦地摔了茶杯:“爸,你说什么!那**活着回来了?景城居然没弄死她?”

白管家低声补充:“而且是衣衫不整的被先生抱下车的。”

白幼如咬牙问:“他们人呢?”

“那女人已经送回房间了,先生去了天赐那里。”

莫非……白幼如心里一突,迅速起身走向叶天赐房间。

刚靠近门外,就听叶景城在严声逼问:“天赐,我问你,你是不是对江保姆动过手?”

白幼如赶紧推门而入:“景城,是不是江眠月跟你说了什么,她的话也能信?天赐只是跟她闹着玩而已,小孩子没轻没重,碰撞两下很正常……”

叶景城一个冷眼瞥过去,成功让她噤了声。

“天赐,我要你说。”

叶天赐天不怕地不怕,唯独畏惧叶景城,吭哧道:“是……”

叶景城眉一拧:“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不记得我教过你滥用暴力。”

叶天赐下意识抬头看向白幼如,见她不停使眼色,以为是在给他撑腰,便理直气壮的道:“妈说了,那个女人是咱们家的仇人,我教训她有什么不对?”

叶景城骤然冷下了脸。

白幼如连忙讪笑:“景城,天赐还是个孩子,不懂事,说的话你别当真。”

叶景城先命人把叶天赐带出去,才向她发难:“天赐不懂事,你也不懂事?为了构陷江眠月,把成人的仇恨灌输给孩子,甚至不惜伤害他,你就是这样当妈的?”

白幼如目光闪躲:“什么构陷伤害?我听不懂。”

“不懂?”

叶景城一把揪起她做着纤长美甲的手,“刚才我重新检查了天赐身上的掐痕,发现都是深深的月牙形,说明掐他的人一定留着尖长的指甲。你之前跟我说是江眠月干的,我一时轻信了你的话,现在想来,她整天干活,磨得十指秃秃,怎么掐得出那种甲痕?整个叶家,除了天天养尊处优的你,还有谁会留这种妨碍工作的长指甲?”

铁证如山,白幼如无法狡辩,顿时慌了:“景城,我,我也只是一时糊涂。”

“一时糊涂?”

叶景城猛地将她甩到地上,“我看你是忘了自己的本分!我接你进叶家,让佣人叫你一声太太,让你爸当管家,都是看在天赐的份上。你倒好,真把自己当叶家女主人了。今天我就明白告诉你,你不是我妻子,更算不上我大嫂,不过是我哥生前睡过的女人,养着你,已是仁至义尽,下次再敢拿天赐当枪使,别怪我不讲情面!”

“我……”

“还有,以前我允许天赐叫我爸爸,是怜悯他出生就没有父亲,不忍心告诉他父亲已死的事实,现在他已经十岁,该学会接受现实,认清自己的父亲了。以后,教他喊我叔叔,我不想再听到他喊我爸爸,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