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追妻套路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豪门总裁 2021-10-13 17:21:44 主角:苏童北燕锦 作者:言安
总裁追妻套路深 已完结

总裁追妻套路深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言安 主角:苏童北燕锦

《总裁追妻套路深》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总裁追妻套路深》小说介绍

《总裁追妻套路深》讲述了主角苏童北燕锦之间的爱情故事,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都说北少偏执暴戾,清高孤傲,对任何女人都寡淡无情。  可是他却对苏家那个坐过牢的弃女与众不同。他卑躬屈膝的为她系鞋带,屈尊降贵的陪她逛街,甚至去学校图书馆帮她占位......  众人都觉得苏家弃女踩狗屎运了。  直到有天发现苏家弃女还有个名字叫北锦馨。  众人傻眼:北燕锦,北锦馨分明就是一对嘛。  北燕锦以为:他倾尽所有去宠锦馨,是她莫大的幸运。后来,他才知道自己才是最幸运的人。  北锦馨甘愿堕入地狱火海,也要为他撑起晴空万里。...

点击查看 女主角叫苏童和燕锦的小说 更多相关内容

《总裁追妻套路深》第4章免费试读

第4章

苏父觉察出秦寒臻有些不高兴,赶紧出声呵斥道:“苏童,你闹够了没有?不过就是一条项链而已。你妹妹喜欢你就让给她,我给你重新买。”

苏童冷笑道:“爸,以苏家的财力,可能买不起这样昂贵的项链。就算是买得起,爸爸你未必舍得送我这么昂贵的项链。这是我在养母家收到的生日礼物,对我而言意义非凡。”

苏父面如死灰。

苏童的控诉,仿佛撤掉了苏家最后一块遮羞布。

苏童是苏家的弃婴。

当年苏父苏母瞒着双方父母未婚先孕,两个年轻人生怕丑闻曝光,便偷偷把苏童丢到福利院门口。

苏童在福利院长到一岁后,被国外一对不孕不育的华人父母给领养了,苏童却为养父养母招来一个弟弟。

养父养母为此对苏童视若己出。

四年前,养父养母乘坐的私人飞机失事,双双遇难。

庞大的家族企业发生巨大的动荡......弟弟在双亲殉难的重击下,心脏病突发,生命垂危。

而苏童,也因为不能诉说的原因,离开了m国。

也就是在那时候,苏童通过基因配型找到亲生父母的消息。

之后,苏童义无反顾的选择回到亲生父母身边,还因此让弟弟误会她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甚至与她断绝了关系。

那时候,苏童觉得,能够找回至关重要的血脉亲情,付出任何代价都值得。

谁曾想,她这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苏父压抑着怒火,扭头对苏圆道:“苏圆,把钻石项链还给你姐!”

苏圆眷念不舍的望着那条钻石项链,她戴了它三年,这条项链满足了她所有的虚荣心。

著名珠宝师为她鉴定出这项链是唯爱系列的高端款“执念”。

价值999万。

可是苏童这个傻瓜,压根就不识货,把这项链当做压箱底的货,从来不戴它。

苏圆羞愤的将钻石项链取下来丢给苏童,便哭着往楼上跑去。

苏母恼怒的望着苏童,道:“你一回家,家里就不得安宁!”

说完就去追她的宝贝女儿去了。

苏童听到母亲这夹着浓浓埋怨的声音,心里泛起涩涩的涟漪。

同样都是苏家的女儿,可是他的爸爸妈妈丝毫没有因为遗弃过她而对她产生一丝丝愧疚的心思。

相反,他们因为她没有在他们身边长大,处处防备着她。

这时,秦寒臻走到苏童面前,目光落到项链上。

一条用几百颗碎钻拼凑成两颗大小重叠的心形钻石项链。项链中央,还有一颗顶级的克拉整钻。

秦寒臻俊脸非常难看,三年前苏童还是他的女朋友,她在他面前穿着朴素大方,从不追求奢侈品牌。

因此他对她好感爆棚。

没想到她私底下竟然拥有这么昂贵的钻石项链。

秦寒臻忽然觉得他从来就没有看清楚苏童的真实嘴脸。

三年前,她口口声声说爱他,可她竟然会收下其他男人送她的执念项链。

秦寒臻的俊脸笼罩着薄怒:“项链,谁送给你的?”

苏童勾唇:“跟你有关系吗?”

秦寒臻鹰瞳淬火,骂道:“苏童,没想到你暗地里这么贱,背着我跟其他男人苟且,收受其他男人的贵重礼物。”

苏童秀逸的脸庞一点点皲裂,每一块碎片里都裹挟着她的愠怒。

她咬着牙恨恨道:“秦寒臻,别忘了你很快就会成为我的准妹夫了。我的私生活,你无权指责。”

秦寒臻面目狰狞:“苏童,你这次出狱,想必也是他帮忙的吧?”

苏童背脊猛地一颤。

是——他——吗?

不会。

他在遥远的m国,四年前她跟他分别时,他说过这辈子各安天命。

苏童拿着项链,跌跌撞撞的往楼上走去。

秦寒臻阴戾的瞪着苏童的背影渐行渐远,那种志在必得的操纵感,此刻崩塌瓦解。

就好像手里的流沙,怎么也握不住。

......

盛夏的天气,非常闷热。

天空原先是彤云密布,不知何时下起倾盆大雨。

恢宏高耸的帝寰大厦里,坐标九楼的某间装潢轻奢简约的办公室里,一抹颀长秀逸的身躯矗立在落地窗前。

奢华的水晶灯散发出朦胧银白的光辉,洒在他的高级灰**版西服上,让他周身散发出清贵迷人的风采。

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推开,走进来一位脸庞刚毅正直的青年。

他大踏步走到清贵俊美的男子面前,恭敬道:“少爷,我们的人已经暗中护送小姐安全回到苏家了。”

男人转过身来,他拥有一张俊美如神袛的脸庞。

只是眼眸深邃如潭,面罩薄冰,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敬畏感。

“苏家的人可有为难她?”

“虽然没有为难她,可看起来也不会善待她。小姐出狱,苏家没有派人迎接她。小姐回家,苏家也没有欢迎她的态度。仿佛,苏家压根就没有这个女儿一般。”

男人那双白 皙得有些病态的手不自觉的握紧,骨节因为用力而咔咔的响。

“锦馨,这就是你放弃我也要奔赴的亲情?你可曾后悔过?”男人的愤怒,似风雨欲来的沉寂,静待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