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追妻套路深》大结局免费试读 《总裁追妻套路深》最新章节列表

豪门总裁 2021-10-13 17:22:47 主角:苏童北燕锦 作者:言安
总裁追妻套路深 已完结

总裁追妻套路深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言安 主角:苏童北燕锦

《总裁追妻套路深》大结局免费试读 《总裁追妻套路深》最新章节列表

《总裁追妻套路深》小说介绍

主角叫苏童北燕锦的小说叫《总裁追妻套路深》,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言安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都说北少偏执暴戾,清高孤傲,对任何女人都寡淡无情。  可是他却对苏家那个坐过牢的弃女与众不同。他卑躬屈膝的为她系鞋带,屈尊降贵的陪她逛街,甚至去学校图书馆帮她占位......  众人都觉得苏家弃女踩狗屎运了。  直到有天发现苏家弃女还有个名字叫北锦馨。  众人傻眼:北燕锦,北锦馨分明就是一对嘛。  北燕锦以为:他倾尽所有去宠锦馨,是她莫大的幸运。后来,他才知道自己才是最幸运的人。  北锦馨甘愿堕入地狱火海,也要为他撑起晴空万里。...

点击查看 女主角叫苏童和燕锦的小说 更多相关内容

《总裁追妻套路深》第3章免费试读

第3章

苏童小心翼翼的捧着祈福星,再也不看他一眼,转身离去。

这时候苏父苏母脸色凝重的走进来。

看到秦寒臻,苏母小心翼翼的问道:“寒臻,苏童被无罪释放,这事是你做的吗?”

秦寒臻鹰瞳里漫出巨大的惊骇,喃喃道:“无罪释放?”

苏圆嗤笑道:“苏童姐的话你们也信?如果真的是无罪释放,监狱那边还不跟我们打声招呼?依我看,她定是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才出狱的。”

苏母宠溺小女儿,苏圆说什么,她都会无条件的支持和拥护。

“圆圆说的是,苏童也许是装病获得保外就医的权利,也许是离监探亲,也许是假释,反正无罪释放不可能......毕竟三年前罪证确凿啊。”

秦寒臻拳头握得咔咔响——

他明明跟监狱那边打过招呼,不论苏童发生什么情况,都不许给苏童离监的机会。

他没有想到,在荣城,还有人敢跟他作对。

秦寒臻掏出手机,给他的助理打了个电话过去。

“立刻去调查苏童被无罪释放的原因,我怀疑背后有人在帮她。”

“是!”助理答道。

哼,他不管对方是谁,跟他作对,那就是自寻死路。

......

苏童拖着锐痛的双脚回到自己的房间。

将支离破碎的祈福星放在茶几上,跪在地上,哭成泪人。

“你要好好的,你答应我你一定要好好的......祈福星破了没关系,我重新折......”

苏童将那惨不忍睹的祈福星打开,纸条的背后,写着她的祝福语:“我愿替你承受人世间所有的苦痛,只求老天佑你一世健康。”

她小心翼翼的把祈福星折好......对于那些踩扁的祈福星,她小心翼翼的把它们捏回原状。

如此不知疲惫......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童累得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再次醒来,是被楼下的喧闹声给惊醒的。

这场景她非常熟悉,苏圆每周都会举办的名媛沙龙晚会——

说直白点,其实就是名媛千金的攀比大会。

苏童对此并无兴趣,她准备去厨房寻找点吃的,然而换衣服时才发现自己的衣柜已经被苏圆霸占。

衣柜里的大牌衣服被苏圆占为己有,吊牌被剪掉,也有穿洗旧的痕迹。

苏童顿时慌了。

她翻遍了衣柜的抽屉,可是都没有找到她珍藏的那款钻石项链。

苏童气得打开门,拖着不太灵便的双腿来到楼下。

喧嚣声因为苏童的到来而戛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都望着苏童,目光充满着鄙夷,惊讶。

“姐,你怎么下楼了?”

苏圆往秦寒臻身上蹭了蹭,宣布主权的意味明显。

苏童径直走到苏圆面前,目光犀利的落到苏圆脖子上的项链上,忽然扬起手甩了她一巴掌,怒吼道:“苏圆,谁允许你动我的东西的?”

苏圆捂着脸,楚楚可怜道:“姐你说什么,我没有动你的东西啊。”

苏童指着她脖子上的钻石项链,道:“你戴着我的钻石项链,还说没有动过我的东西?”

苏圆占用苏童的宝贝三年,时间一久,便心安理得的觉得这东西是她的。

苏圆护着项链,厚颜**道:“你别血口喷人。这项链本来就是我的。”

这时候苏圆那些朋友七嘴八舌的嘲笑起苏童来:

“呵呵,就凭她,能买得起这么昂贵的钻石项链吗?”

“就是,一个坐过牢的女人,还以为自己是曾经的千金小姐吗?”

“指不定就是嫉妒苏圆有这么好的项链!”

“......”

就连秦寒臻也气急败坏的数落起苏童来:“苏童,你别忘了你的身份,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作为苏家最不受宠的女儿,苏童确实买不起这么昂贵的项链。

可苏家人并不知道,苏童还有一个神秘的身份——m国首富白家的养女。

苏童没有理会众人的嘲笑,而是上前一步,拧开钻石项链的吊坠盖子,盖子后面竟然刻着“锦馨”两个字。

苏童嗤笑道:“这项链上面刻着我的名子,需要我拿身份证出来验证吗?”

苏圆没想到这钻石项链藏着玄机,慌言被当场拆穿,尴尬得无地自容。

这时候,那些嘈杂的非议声戛然而止,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项链竟然真的是苏童的!

脸上都有些难言的尴尬。

苏母见状,不悦的谴责苏童道:“苏童,你坐牢去了,这些东西闲置着也是浪费。你是姐姐,送给你妹妹又怎么了?”

苏童冷笑道,“不问自取就是偷。”

苏童将小偷的罪名按在苏圆身上,不止苏圆难堪,作为她的未婚夫的秦寒臻,也是脸上无光。

此刻秦寒臻的俊脸笼上厚厚的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