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凡崇祯闵洪学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我在大明当暴君小说免费试读

穿越重生 2021-05-06 15:36:12 主角:张凡崇祯闵洪学 作者:画凌烟
我在大明当暴君 已完结

我在大明当暴君

分类:穿越重生 作者:画凌烟 主角:张凡崇祯闵洪学

张凡崇祯闵洪学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我在大明当暴君小说免费试读

《我在大明当暴君》小说介绍

主角叫张凡崇祯闵洪学的小说叫《我在大明当暴君》,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画凌烟所编写的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以为私通建奴,朕不知道?你以为你隐瞒商税,朕不知道?东南醉生梦死,陕西却赤地千里、饿殍遍野!朝廷大臣不顾百姓死活、天下存亡,吸大明的血,剐百姓的肉!匹夫之怒,尚且血溅三尺,那你知不知道,天子一怒,伏尸千里!...

点击查看 张凡穿越明朝当崇祯 更多相关内容

《我在大明当暴君》第1章 不杀光他们,难以正国法!免费试读

第1章 不杀光他们,难以正国法!

“岂有此理!朕不杀光他们难以正国法!”皇帝愤怒的声音响彻在乾清宫,他走下去,一脚将一边的香炉踹翻在地上,手提着天子剑,将旁边的烛台砍翻。

“边关将士没有死在建奴手中,却死在自己人刀下!”

兵部尚书阎鸣泰匍匐在下面瑟瑟发抖,不敢抬头。

“那忠烈祠中还有多少英灵是被自己人所杀的!”少年天子用剑指着乾清宫外,群臣在下面跪着,把头埋起来,一动不敢动。

张凡是21世纪一家知名高科技公司最年轻的高管,因为一场车祸,他穿越到大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身上。

他已经穿越过来整整两年。

这两年他一天都没有停下来过。

缺钱就抄家,先灭八大蝗商九族,再操练新军,发起勋贵案,将北京城一半腐烂的勋贵杀光!

连那些个宗室亲王,都被他砍了好几个!

两年时间,他如瀑布一样砸钱下去,锤炼出八万精锐之师。

御林卫在辽东之战正面击溃多尔衮的三万联军,举国震惊,皇帝亲军军威一时举世无双!

他一言不合就抄家灭族,他愿意给钱,所有边军的军饷全部给到位!

为了不让自己在十几年之后去歪脖树子上吊死。

为了不让十几年之后建奴入关,华夏山河倾塌,剃发易服。

嘉定三屠!扬州十日屠!江阴三日屠!

他什么事干不出来?

可这大明朝的朝堂,却是烂得流脓。

不仅仅文官嘴炮横行,贪污受贿家常便饭,连边境军官也毫无下限。

就说近日发生的事情,宣府军官为了私吞下面人的犒赏,在从山海关返回宣府的途中,竟将下面百余人全部秘密杀害,将战功转移,又对兵部谎报战死,请求抚恤。

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一路最追杀到北京城,告状到了皇帝这里。

而兵部呢?

兵部侍郎的老婆擅用职权,勾结八大蝗商,联合顺天府府尹,私自卖粮食给皇太极!

大明朝是怎么亡的?

是亡于暴走的李小哥?

是亡于建奴?

不!

是亡于自己!

贪污横行,腐败不堪!

所有人都在捞钱,吸大明的血,剐百姓的肉。

“去把卢象升给朕叫来!去!”皇帝对王承恩道,“还有黄得功!”

王承恩连忙飞快跑出去。

这事就得让监察院介入进来,监察院已经成立了一年半的时间,宪兵司就是专门威慑军队用的。

本来监察院一直只是在统管京卫军的军纪,但现在是该整顿边军了,将边军军政纳入进来,做统一改制,已经迫在眉睫。

外面寒风瑟瑟,飘着小雪,乾清宫内气氛压抑得可怕。

皇帝此言一出,一边的兵部尚书阎鸣泰神色陡变,他知道皇帝要调用军队了,连忙道:“陛下,万万不可,若是直接调用京卫军北上,可能会引起边军反抗,致使局面一发不可收拾。”

他说得也有道理,张家口是京师北部重镇。

大明朝一共有九大边境重镇,俗称九边。

而九边之中,以宣府重镇为首。

为何?

因为张家口在宣府。

张家口是北京西北部重要的门户,也是最大规模的城镇,它连接蒙古草原和关内,离京师又非常近。

从隆庆五年开始,陆陆续续崛起的边贸,在那里形成了大规模的互市。

蒙古人和沿着丝绸之路而来的西方商人们在那里交易丝绸、茶叶、白糖、陶瓷,还有皮革、药材、粮食等等。

张凡穿越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山西八大蝗商抄家灭族,那八大蝗商生财之地便是在张家口。

你要说边军和八大蝗商没有关联,是绝对不可能的!

阎鸣泰继续道:“一旦边境动乱,臣担心会引发大规模哗变,影响边贸互市,若是局面持续恶化,便是给了有心人可乘之机,甚至建奴会闻风而动。”

“此事你不必担心,朕自有办法!”

边军自然是重中之重,京卫军在今年的草原之战和锦州之战军威已经打出来了,边军腐烂成那个样子,再不动手,还等到什么时候?

明年新的农政将会在全国全面铺开,新的军政体系也会规划出来,再不动手,那时候再想动边军才为时已晚。

现在必须动手,天王老子来也挡不住!

但动手是不是一顿胡乱操作呢?

不是!

年底了,该筹备边军军饷了,该给的都给,该发的都发下去,告诉所有边军将士,朝廷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张凡这个人做事,向来霸道,但绝对不是不讲理,理要站得住,朝廷发钱给边军,致问候。

对边军的重视和关怀态度一定要拿出来。

这样在惩罚人的时候才有底气。

兵部郎中闵洪学道:“陛下,臣也有话说。”

“讲!”

“陛下新政今年刚刚推出,各地情况及其复杂,此时南方秋税已经开始征收,老臣担心新税法对南方影响极大,若是这个时候北方牵扯到边军不稳,恐引起更大规模的人心晃动,到时候南北两边问题同时爆发,朝廷应接不暇。”

闵洪学是谁?

这人是浙江人,还能是谁?

东林党!

当然,当时也不是所有浙江的官员都是东林党,但大部分吧,闵洪学就是。

自从张凡这个穿越者在今年年初颁布新的农政,废掉人丁税,按照手中田亩数量来交税到现在。

这朝堂上已经形成了一股顽固的保守派。

例如东林大佬韩爌、钱龙锡等人,例如这个闵洪学。

在历史上,这哥们儿在崇祯三年任职过左都御史,是朝堂上举足轻重的人物。

他现在是个典型的保守派,和钱龙锡一样,他一直就觉得皇帝的新税法有很大的问题,太过激烈。

新税法刚推出来的时候,北方各地的官员、地主乡绅已经爆炸,别看皇帝用军队镇压血洗后北方消停了,但其实不过都在蛰伏而已。

前不久又经历了新学与国子监之争,大明内部看似平静,但底层已经暗流涌动。

南方更甚,南方离北京太远,南京那些官员一个个太极都打得浑然天成。

所谓鞭长莫及,便是如此。

南北如果同时出现混乱,必然会引起朝堂上人心浮动,从而酝酿一场大规模的政治风暴。

这也是朝堂大臣们担忧的地方。

但你可千万不要以为闵洪学真的是担心南北同时起争端才说这些话。

他是兵部的人,都察院和吏部最近都盯着兵部,盯着今年辽东之战中兵部的调粮、军饷。

而此次张家口都司何忠祥杀良冒功,就是发生在辽东之战折返的路上。

这其中是有极其微妙而不可言喻的敏感在里面的。

就因为这件事,最近都察院的人兴奋得简直像打了鸡血一样。

私下被骂成“朝堂疯狗”的杨所修,已经揣摩上意,盯上了兵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