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嫁给渣男的死对头》免费阅读 沈鸾秦戈小说免费试读

古代言情 2021-10-27 13:02:30 主角:沈鸾秦戈 作者:绿芭蕉
重生嫡女:嫁给渣男的死对头 已完结

重生嫡女:嫁给渣男的死对头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绿芭蕉 主角:沈鸾秦戈

《重生嫡女:嫁给渣男的死对头》免费阅读 沈鸾秦戈小说免费试读

《重生嫡女:嫁给渣男的死对头》小说介绍

主角是沈鸾秦戈的书名叫《重生嫡女:嫁给渣男的死对头》,它的作者是绿芭蕉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沈鸾前世错嫁道貌岸然的曹瑾,脸蛋被毁,身子被污,最终被害身亡,一缕残魂让她看到了真相。重活一世,她回到了待嫁前夕。。。...

点击查看 沈鸾重生 更多相关内容

《重生嫡女:嫁给渣男的死对头》 第1章免费试读

第1章

一股若有似无的沁人心脾的香气忽然从不远处传了来。

在广阳侯府的西厢房内,女子的衣物落了满地,鎏金雕刻的香炉,袅袅青烟缓缓升起,一股迷乱的气息也在不断地散开着。

此刻的沈鸾从那雕刻着百鸟图的红木床上醒了过来,她觉得自己的脑袋仿佛要炸裂了一般,而且身体更是跟散架了一般。

意识逐渐慢慢回笼,今天不是她手帕交广阳侯府嫡小姐秦书的回门宴吗?她不是应该和夫君曹瑾在一起跟她们道贺的吗?

她还能模模糊糊地记得曹瑾劝她喝了几杯果酒之后,记忆就已经就开始缓缓模糊,虽然只是破碎的记忆。

但是她还记得她是被拉入一个厢房然后,门就立刻被锁上了。没过多久之后,她便被拉上了一个雕刻着百鸟图的红木床。

就在她思考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人朝他们所在地方走来。

这里的光不是特别亮,沈鸾只能看到进来的那个人身材魁梧,十分有气势,还有一种好非常的熟悉感。

她不由得呼吸一滞,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隐隐有些不妥的预感,不禁陷入沉思,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眼前的人身着一件火红似火的官服,在这件官服的左胸,还能看见纹着一个脚踏祥云的玉麒麟。

这麒麟不是只有正一品的武将才有吗!

沈鸾的脑子一下子就停机了,三品侍郎还有孔雀纹在上面,那......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嚣,一阵阵凌乱的脚步由远及近,她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房屋的大门就被人强行打开的。

人未到声先声先到:“秦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我以前都没发现你竟然是这样的**,不管伦理超纲,那可是我夫人啊。”

沈鸾听到这个名字后,不由得一阵冰冷袭来,她没猜错,但是怎么可能是他呢?

曹瑾立马冲道她面前一把将已经吓坏了的沈鸾抱在怀里,不停的安慰着,然后用被子将她那苍白无力的脸轻轻盖住。

一路听着那些人的辱骂声,她不由得想找个地缝钻下去,逐渐有些气不过,便直接晕了过去。

侍郎府东院,棠梨阁

沈鸾感觉最近的身体甚是不舒服,总是躺在床上,不愿下来,直到她让丫头找了个大夫来看看,可谁知竟然是喜脉。

曹瑾和他也有半余年没同房了,他总是有很多忙不完的事要去做,那便只能是秦戈的孩子了,一个多月前那些纠缠的画面再次浮现在她的眼前,想到这些她不由得一阵痛苦。

房门忽然被人推开,曹瑾绕过精美的屏风,缓缓走到她的面前,手里还拿着一个精致的药碗。

沈鸾看向面前这个男人,他一身精致的红色锦服,气派无比,哪还有当年那可怜的模样。

想想她与曹瑾也在一起整整三年了。

当年她因为一些意外导致了脸上有道从眉心一直划到脸庞的的长长伤疤,从大家都来提亲能一直到无人问津。

这份失落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说出来的,好在当年还有个人天天都会在门口求娶,那态度不由得让她感动。

就算他们两家门第差距巨大,但是她相信只要有爱就能解决一切,被他感动了,于是就嫁给他了。

在她嫁过来之后,她为了报恩把家里整理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还帮他打理生意,可是她是怎么做的?

自己所有的青春换来的是什么?他竟然为了赢秦戈给自己妻子和别人下药。

她缓缓张了张嘴,无声的控诉着他的过错,可是曹瑾确只动了动手里端着汤药,用那纤细而又白净的手指捏着那精致的勺子,缓缓开始舀动。并开口道:

“阿鸾啊,你知道这件事对我有多重要吗?秦戈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对谁都一样却偏偏对你一点也不提防。这是老天愿意给我的机会吗哈哈哈哈!”

曹瑾眼里尽是得意,他自己都没有料到事情竟然会进展的如此顺利,如今弹劾秦戈的奏章如雨后春笋般。

就算陛下再看中他,也不可能压下所有的奏章继续用他。一边又更加得意地道:

“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升官发财吗?现在我可以了,三皇子都答应我了。阿鸾啊你不开心吗?”

沈鸾看着他刚想开口,身体忽然一阵冰冷,嘴角流出一丝血迹。

曹瑾看到之后便抬手温柔的将她嘴边的血迹擦掉,并道:“就算你被玷污了也没事,我不会介意的,就像当时你脸被划破了,我一样不会嫌弃,你对你会跟以前一样好的。但是这个孽种却绝对不能留。”

说着便将药汁直接给他直接倒进她的口中,也不管她的感受。

他将沈鸾缓缓拥在怀里,边抱边道:

“不用怕,流产就一点点疼,我会陪着你的。哦对了你可能不知道,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便认为我配不上你,但是你一定是我的。”

缓缓吐了一口气道:“也幸亏你这道伤疤,萧家退亲之后,我才有机会拥有你。”

忽然腹中一阵疼痛,细密的汗珠从她的额头缓缓落下,疼痛感更是占满了沈鸾的所有意识。

她清楚的知道了,她的孩子没了

曹瑾看着那留下的血,不由得笑了笑然后又准备抱紧她,没想却被她一把推开。

沈鸾看着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曹瑾,忽然怒急攻心,一口血从她口中缓缓喷了出来,整个人如即将凋零的花躺在床上不停地抽搐着,满头青丝凌乱不堪。她缓缓闭上了眼睛,她早就该猜到的,曹瑾的大事都办完了,还留她做什么呢。

“曹瑾,你这辈子不得好死,打得一手好算盘,刚成了就灭妻。真行!”

曹瑾看着她十分慌乱忙道:“不是我不是我,快快快快大夫过来。”

沈鸾死后并没有消失,反而是飘在天空中,看着曹瑾抱着自己的尸体不停哭泣,不由得觉得一阵好笑。

明明做这一切的都是他,现在还这样做究竟是做给谁看的?

看着别人在那里不停地安慰他,沈鸾不由得一阵恶心,想走却还走不了,不能离开尸体五步。

就在沈鸾无聊的时候,忽然灵堂上面的灯亮了几下,一个身着黑色衣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曹瑾看见来人后,超那个人抡起拳头就上,可是这么倾尽全力的一击却被秦戈轻易拦下。

因为灵堂里并无其他人,他直接开口道:

“你怎么敢在这里的啊?皇上没降你罪吗?你出现只会害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