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娇妻:七少偏执宠》洛冉帝冽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现代言情 2021-05-01 06:38:14 主角:洛冉帝冽 作者:翻滚的喵
重生娇妻:七少偏执宠 已完结

重生娇妻:七少偏执宠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翻滚的喵 主角:洛冉帝冽

《重生娇妻:七少偏执宠》洛冉帝冽小说全部章节目录

《重生娇妻:七少偏执宠》小说介绍

主角是洛冉帝冽的小说叫《重生娇妻:七少偏执宠》,本小说的作者是翻滚的喵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情情,你最近是不是变胖了?”温情吃零食的小手一顿,“怎么可能,你又骗我!”祈夜一笑捏捏她的小脸,“那为什么,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越来越重了?” “七哥七哥,你知道我喜欢吃什么水果吗?” “苹果?桃?” “都不是,我喜欢你这个开心果!” 祈夜一怔,转身把温情咚在墙上,“你才是!” 家有七哥,每天都是没羞没躁的幸福生活。...

点击查看 洛冉帝冽 更多相关内容

《重生娇妻:七少偏执宠》第一章 超级近距离接触免费试读

温情醒来的时候,发现有个男人正在自己的瞳孔之上。

她吓了一跳,伸手想推开身上的男人,这一动,才惊觉两人此时近乎坦城以待,身上都黏糊糊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不可言状的味道。

温情呆住了,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她明明记得自己怀着身孕被大货车碾死了。当时大货车只碾过她的腿,她顾不上疼,脑子里只想着要保住孩子,却不想那大货车又倒车碾了回来……

她被来回碾压致死,临死前,她从路边的转角镜上看到副驾驶上坐着的人,正是她的好闺蜜许婧!

思绪涌动间,耳边徒然传来一道低沉黯哑的嗓音。

“怎么,还想?”

听到这把熟悉到恐惧的嗓音,温情心头噔咯了一声,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是祁夜!

看来,自己是真的重生了,而且还重生在了半年前的那一夜!

前世她跟沈谨言本是男女朋友,两人原本谈好大学毕业后要结婚。可她父母不知为何偏偏不同意,她一气之下跟家里断绝关系,想跟沈谨言私奔,却被无端杀出来的祁夜掳走软禁在别墅里,并像外界宣称她是他的女人。

祁家在京城只手遮天,任凭她怎么挣扎,始终出不了别墅半步。

后来在许婧的帮助下,她终于逃出来一次,却在酒吧被许婧灌醉,险些被祁夜当场见证一场她跟沈谨言的戏码。

好在祁夜及时赶到,阻止了这一切,可代价是,祁夜彻底失去理智,不管不顾的进入了他的节奏。

一瞬间,温情想起了昨晚这个男人盛怒之下是何等的疯狂,以至于她身子现在还酸痛得像随时要散架了似的。

“别!有话好好说,那个……你……你先出来……”

说这话的时候,温情的脸红的简直能滴出血来!没错,她跟祁夜此时还是负距离的!!

温情紧张得不敢轻举妄动,昏暗中,男人的眼神一直落在她身上,一眨不眨,布满红血丝的双眸深沉得触目惊心,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如同死过一次的死寂。

温情咬了咬牙,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小猫似的在他脖颈间蹭了蹭。

“我好累,我们洗个澡睡觉好不好?”

他不说话,但额上青筋突起,隐隐有要动的趋势。

“别别别祁夜!有话好好说,嗯……你……你你……你别动呀!!”

温情赶紧放手躺好,心里又紧张又羞耻。

她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刮子,太蠢了,这会是撒娇的时候吗?!

等了好久,才听到他克制的闷哼了一声。

“嗯。”

黑暗中,温情神色一怔,眼睛泛起水光。

前世的祁夜就是这样,将她掳回别墅后,什么都宠着她纵着她,任凭她每天撒泼打砸,甚至烧了他的书房,他都没对她说过一句重话,对她的容忍程度高到简直令人发指。

就连此种尴尬脸红之事,他都能说停就停。

温情出神间,男人已经披上浴袍抱起她走进浴室,她下意识一慌,怕他又在浴室胡来,想说点什么又怕触怒他,只能拿一双湿漉漉的大眼可怜兮兮看着他。

祁夜将她小心翼翼放到浴缸里,面无表情替她放水擦身子,同时淡淡道:

“再这么看我,我就当你默认了。”

温情:“……”

她赶紧收回目光,将身子缩进水里挡住,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容:

“那个……能让我自己洗吗?”

祁夜手上的动作一顿,黑眸定定的看着她,温情正苦恼要怎么跟他沟通才能让他乖乖出去,他却忽然站了起来,一言不发转身出了浴室。

温情:“……”

这幅神情,像极了拔那啥无情的亚子。

实际上,某人是去隔壁冲冷水澡了。

温情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回自己的房间睡。

可当她碰到门把的时候,安静的室内又响起了祁夜冷岑得不含一丝温度的嗓音,“过来。”

温情转身,屋子里黑漆漆的,只有天色将明时由窗外洒进来的零星亮光,却足够温情看清楚眼前的一切。

眼前的男人赤果着上半身,坐在床边闷声抽烟,指尖星火忽明忽暗,他额前的碎发有些凌乱,越发显得整个人又颓又欲。

她有些恍惚,祁夜上一次抽烟的时候,还是他们闹得无法挽回的时候吧?

那次之后,他终于肯放她离开回到沈谨言身边,后来不久,听闻她怀孕了,从不沾酒的他开始酗酒成性,烟也是不要命的抽,最后硬生生把自己折腾进了重症室抢救。

可他不知道的是,前世她的孩子,正是在这一晚怀上的!

后来她虽然回到沈谨言身边,许是嫌弃她不干净了,沈谨言并未碰过她。

如果……前世她没有离开别墅,祁夜应该会很快发现她怀孕了,如果知道她怀孕,他肯定不会再放她离开,那她的孩子是不是就不用死?

思绪飘散间,她不自觉朝着男人走去。

刚近身,一只有力的大手便徒然抓住了她,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将她一把扯到了怀里,紧接着,男人的吻便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

“唔……”

祁夜的吻很是凶狠,带着无法抗拒的霸道和掠夺的气息席卷了她的心神。

因着之前的疯狂,温情此时浑身酸痛,四肢用不上力,加上他口中的烟味,温情下意识抗拒的推搡着。

“祁夜,别——”

闻言,祁夜抱着她的力道顿时加重了,黑眸阴沉得吓人。

“怎么,不喜欢我这样对你?那你希望是谁?”

温情生怕祁夜刚稳定下来的情绪又暴走,脑子一转,赶紧说道:

“不是!我只是不喜欢烟味……你以后,别再抽烟了好不好?”

男人沉默的看着她,似在确认她话中的真实性,半响才道:

“嗯。”

祁夜向来一诺千金,他既答应了,以后应该不会嗜烟了。

“咳,祁夜,我……我累了……”

温情佯装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顺势脱离了他的怀抱。

男人听懂了她的抗拒,刚缓和的暴戾情绪又开始凝结。

谁知下一刻,耳边又传来了温情的嗓音,语气听起来自然而然,“趁着天还未亮,我们赶紧再睡会吧。”

祁夜神色怔住。

温情先行躺下,见男人仍旧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她的眸光快速的轻闪了一下,语气有些撒娇似的抱怨,“祁夜,你快躺下啊,你压着我的被子了……”

温情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拉动被角的时候,还状似不经意的碰了一下他的手。

祁夜身形顿时一僵。

温情闭着眼睛背过身躺着,表面看似淡定,心里却直打鼓。

好在她很快就感受到了身旁的床榻陷了下去。

她微愣了一下。

原来他的心也跳得这么快……

祁夜从背后拥着她,下颚抵在她的头顶,过了好久,头顶徒然传来了他低沉的嗓音,轻轻的,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疲惫和卑微,“情情,别再逃了,以后都别再逃了。”